台灣佛教慈濟基金會

亞庇街頭募款 愛心馳援日本

亞庇志工動員逾四百人次,不分晝夜走入大街小巷,向不同階層民眾募心募款。【攝影:王先雄】亞庇志工動員逾四百人次,不分晝夜走入大街小巷,向不同階層民眾募心募款。【攝影:王先雄】

亞庇志工從三月十七日至二十一日,動員逾四百人次,不分晝夜走入大街小巷,向不同階層民眾募心募款。此次行動,志工視之為“大懺悔”,積極把握因緣願募天下人的愛心。


一位怒氣沖沖的老伯迎面而來,開口對著志工喊道:“南京大屠殺,你們都忘記了嗎?”志工彎腰向他微笑,此舉引來四周投來異樣的眼光。志工臉上一陣紅,在旁較資深的志工趕緊說:“一方有難,十方馳援,不管對錯,愛心不會錯。”大家再次提起勇氣,捧著愛心箱呼籲愛心。

同樣的遭遇,幾乎每個社區的募款志工都遇上了,然志工說:“當修行嘛!”

亞庇志工從三月十七日至二十一日,動員逾四百人次,不分晝夜走入大街小巷,向不同階層民眾募心募款。此次行動,志工視之為“大懺悔”,積極把握因緣願募天下人的愛心。

“先生,要幫助日本海嘯的災民嗎?”志工向坐在路旁一位印尼籍男士募心。志工這一問,他楞了一下,隨之揚起嘴角很快掏出零錢投入愛心箱內,接著說:“別人有難就要幫忙,全世界是一家親。”對於他的友善,志工內心非常感激,錢多寡不重要,重要是那分發自內心的善念。

“他也要捐。”聽說有人要捐錢,志工趕緊轉身,一看原來是之前那位印尼籍男士,捐錢的人正好是他兄長。他們的愛心不僅感動了志工,更溫暖遠在日本的災民。

◎ 信己無私 信人有愛

“確定是慈善團體來募捐的嗎?該不會又是騙人的吧?”志工忍不住轉身看看話出自誰的口,映入眼簾的竟然是位失明的腳底按摩師。

服務完畢,失明叔叔敬業地送顧客到門外,正轉身要離去,耳際再度傳來一把聲音:“可以幫忙日本海嘯的災民嗎?”

“他們真的來募捐救日本的嗎?不是騙人對嗎?”失明叔叔走向身邊在等候的客人再次問道。“不會啦!他們真的是慈善團體。”客人笑著回答。

 聽了顧客此番話,失明叔叔往自己的腰包摸索,搓著手上的鈔票,他遞向顧客問:“請問我手上拿著多少錢啊?”,“是十塊錢。”失明叔叔緩緩循著聲音的來處走向愛心箱,將鈔票投進去,他展開笑容說:“我不富有,但是希望可以盡一分綿力幫忙災民。”說完轉身回店,留下一分感動,久久無法散去。

看著愛心箱內的“感動”,志工們彼此相視,用力吸了一口氣,自我勉勵說:“就算再累,?了災民、?了愛心,還是要繼續募!加油!”募款過程中,遇到有人質疑,有人不善的回應,志工一一含笑道感恩;失明叔叔的愛心,如力量灌注在志工心田,印證“信己無私,信人有愛。”

◎ 家在日本 大家加油

“可以幫助日本的災民嗎?”志工三語並用呼籲商場的民眾慷慨解囊。直到下午四點,志工們準備整隊歸程,一位婦女提著大包小包行色匆匆朝大家走來。“你們好,我是日本人。”她說著一口日本腔的英文,邊說邊面帶笑容。聽說是日本人,大家都放下手邊工作,向她關心起來。

日本女士告訴大家其家鄉就在日本仙台,幸運的她一家都平安。她看志工在為日本災民募款,內心非常感激,頻頻向志工道謝,還掏出飲料請大家喝。志工趕緊婉拒表示這是本分事,然她堅持要志工們收下,並一邊說著日語“謝謝”。大家被她的那分誠意感動,唯有收下她的愛心。才收下飲料,她拿出早?在手裡的鈔票投入愛心箱,“這是要捐給我家鄉的朋友的。”

揮別了日本女士,走向集合點,沒料到再次遇見她。日本女士得悉有兩組慈濟志工在為鄉親們募款,所以買下了兩袋飲料要感謝志工們。

志工把握機緣向她說慈濟,離別之前,志工也以日語“gang ba dei”為她與鄉親加油,她感動回答說:“我們會跟你們一起加油。”

另一邊商場,兩位皮膚白皙的女生一見志工就鞠躬,還邊道謝。大家正好奇之際,她們以簡單英語介紹說他們乃日本旅客,明天將返回家鄉,投入救援隊伍。說完就把身上僅有的馬幣全投入愛心箱內。愛心不分國籍,一分善念叫不分膚色、毫無血緣的大家聯繫在一起,這就是善與愛的力量。

 

愛心不分你我,不分老幼,更不分宗教。【攝影:陳詩慧】 印尼籍男士在其胞弟呼籲下投入善款,他們的愛心不僅感動志工的心,更溫暖遠在日本的災民。【攝影:楊秋鳳】

愛心不分你我,不分老幼,更不分宗教。【攝影:陳詩慧】

印尼籍男士在其胞弟呼籲下投入善款,他們的愛心不僅感動志工的心,更溫暖遠在日本的災民。【攝影:楊秋鳳】
日籍女士見志工賣力為日本災民募款,感動得自掏腰包給志工買飲料,也捐助自己的同鄉。【攝影:王先雄】 兩位日籍遊客,將身上僅有的馬幣投入愛心箱,更要與志工合照,以記得有一群人為日本災難而付出愛心。【攝影:周莎梅】

日籍女士見志工賣力為日本災民募款,感動得自掏腰包給志工買飲料,也捐助自己的同鄉。【攝影:王先雄】

兩位日籍遊客,將身上僅有的馬幣投入愛心箱,更要與志工合照,以記得有一群人為日本災難而付出愛心。【攝影:周莎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