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得及說對不起 曾亞英不再有遺憾

曾亞英想起上人說:孩子與父母是累生累世的緣,今生有緣為母女,來生未必還有這份因緣再為母女,應當好好珍惜這世因緣。【攝影:林俊伐】曾亞英想起上人說:孩子與父母是累生累世的緣,今生有緣為母女,來生未必還有這份因緣再為母女,應當好好珍惜這世因緣。【攝影:林俊伐】

來不及說出口的懺悔,讓曾亞英堅持要入經藏演繹,她要透過經藏歌詞裡的法水來洗滌四、五十年來對媽媽的怨……


“六道輪迴,不由自己”——每每聽到《悟達國師傳奇》偈頌文裡的這句話時,五十七歲的志工曾亞英感觸特別深;她在比唱當中,總不由自己的想到媽媽,也因此讓她更了悟過去對媽媽的種種是何等的不孝不順,而今,要對媽媽說句“對不起”,患有老人癡呆症的媽媽已經不記得她是誰了。

◎ 聲聲抱怨不愛孩子的媽媽

“別人的媽媽那麼疼愛孩子,我的媽媽為什麼一點都不愛我們?為什麼?”

身材瘦小的曾亞英一提起媽媽,語氣仍然有無法解開的疑惑。她記憶裡的媽媽一點都不像媽媽,只因,從小到大,她和五個姐妹們都無法享受到溫暖的母愛。

眼看別人家的母親會對子女噓寒問暖,摟抱在懷,萬般疼惜,可是,自己的媽媽卻整天不在家,即使在家,對子女只會打罵而不會給予特別的關懷。

亞英記得,媽媽超級愛看電影,每天除了上班(媽媽幫人家做清潔工)外,就和同事去逛街、看戲、買東西;沒想過要趕回家照顧年幼的子女。自小,亞英和姐妹們就像野孩子般,到處跑到處玩。

因家境貧困,亞英小學剛畢業才二天,就到餅乾廠做童工。為了多做多賺點錢,她每天凌晨五點多,工廠還沒開門,她就從餅乾廠的籬笆洞口鑽進去,開始將餅乾裝進餅桶裡,直到晚上十點多才放工回家。回到家,媽媽即不問她吃飽沒,也不關心她工作辛苦嗎?有時回到家,媽媽都睡了,早上起來,媽媽還在睡……

最讓亞英不忿的是,媽媽做工賺來的錢只顧自己花用,沒想過要拿回家幫補家用,而自己辛苦工作,每月賺來的錢卻悉數交給爸爸做家用。

那一刻,小小的心靈學會怨恨,她常怨自己怎會有這樣不顧家、不愛孩子的媽媽?後來,年紀漸大,對媽媽的怨也越積越深,尤其是每逢過年過節,她和姐妹們忙的團團轉,媽媽卻在一旁袖手旁觀,等飯菜煮好後,媽媽才坐上餐桌,卻對每道菜都挑三剔四,弄到大家都不歡而散。

結婚後,亞英並沒有放下對媽媽的怨,即使媽媽曾幫她照顧自己的三個孩子,也曾煮做月的菜餚給她吃,但,這一切都抵不過媽媽不曾疼惜她的抱怨。

“因為怨呀,我對媽媽講話時很不客氣,常常大聲對媽媽講話,更常常頂她說,你一點都不愛我們,一點都不關心我們!”

不管會不會刺痛媽媽的心,亞英就是用這種態度和語氣與媽媽溝通了幾十年。

◎ 彌補沒和媽媽拍照的遺憾

現在回想起來,亞英對媽媽有深深的愧疚。原來,比媽媽大三十多歲的爸爸很早就往生了,當姐妹們都各自成家後,只剩媽媽一人獨居。

三年前,亞英加進慈濟成為志工,常常去訪視,對那些無依靠的老人家特別關懷;當時,在陪伴那些非親非故的老人家時,腦海不免閃過媽媽的身影,也曾自問,對別人能如此關懷,對自己媽媽,為什麼還放不下那份怨呢?

不信因果和六道輪迴的亞英,透過大愛台聽上人說法,漸漸印證在做訪視時遇到的病苦、心苦等現象,遂能接受六道輪迴之說,可是,對媽媽的“心怨”始終無法解開。

直到媽媽在去年被檢驗出患有老人家癡呆症,她才醒覺對媽媽是否太苛刻了。尤其是有一天,正是風大雨大之時,鄰居來電說媽媽失踪了,她和姐妹們到處尋找都找不到。那時,望著滂沱大雨,她徹夜難眠,害怕媽媽不知流落何處,害怕媽媽受風雨侵襲……

那時,她才體會到不管怎樣怨媽媽,母女連心的親情是無法切斷的,當時,她也想起上人說的:孩子與父母是累生累世的緣,今生有緣為母女,來生未必還有這份因緣再為母女,應當好好珍惜這世因緣!

體悟到這點,亞英心裡充滿痛苦的掙扎。幸好,第二天,在路邊流蕩的媽媽被好心人發現並通知警察,結果,警察透過一張收藏在媽媽口袋裡的殘舊水單上的模糊地址,將媽媽送回家來。

曾經把失去記憶的媽媽接回家裡照顧,可是,媽媽病情難於意料,除了會吵鬧外也會跑出家門,為了讓媽媽二十四小時有人照顧,遂將她送到安老中心去。為了與姐姐分擔媽媽在安老中心的費用,原本只幫別人顧二個孩子的亞英不得不多顧一個,多賺些費用來幫補媽媽。

多顧一個孩子,生活變得忙碌又緊湊,但,亞英沒有後悔,只是,不知為何,對媽媽依然有不能忘懷的怨!在心深處仍覺得媽媽是不愛自己的媽媽。

直到她聽說今年的歲末祝福,人人都要入經藏,要演繹《悟達國師傳奇》,她便報名參與妙手演繹,當唱誦那句句發人深省的偈頌文時,那句“六道輪迴,不由自己”,讓她醒悟到媽媽和自己,何嘗不是六道輪迴再來人間;上輩子做的事,這輩子就會受報呀,與媽媽上輩子是否結了不好的緣,今生才會如此執著對媽媽的怨?

明白因緣果報,亞英細細回想媽媽的一生,媽媽在很年輕時就嫁給爸爸,她的心智其實一直停留在年輕時的光陰裡,追求玩樂原本就是年輕人的心態,媽媽有錯嗎?三年前,媽媽已開始有老人癡呆的跡象,但她卻忽略了媽媽有病,等到醫生檢驗出時,已太遲了!一直說媽媽不愛自己,而自己有愛過媽媽嗎?

在入經藏後,亞英在唱誦“觀身不淨厭離心、我執懺縛一時明”時,頓悟自己內心原來充滿了“我執”,因此才會背負沈重的包袱而無法放下。想想,自己的三個孩子都已長大了,為何還“念”媽媽的不好?

亞英深覺句句偈頌文就像清淨的水,不斷洗滌內心的煩惱,她每練唱一次,對媽媽的怨也減少一分。四、五十年來積壓的“心怨”在句句法語中層層剝落;她很想對媽媽說聲“對不起”,可是,七十七歲的媽媽只知道她是自己的親人,卻忘記她的名字,也不知道她是誰了。

“媽媽很多事情都不知道了,現在回想起來,我連要給媽媽回憶的相片都沒有,因為,我和媽媽從來沒有合照過。”

為了要彌補沒有與媽媽拍照的遺憾,亞英在志工的協助下,到安老中心與媽媽拍合照。在安老中心的媽媽猶如愛玩的孩童,對著鏡頭不時扮鬼臉;亞英見媽媽還是這麼愛玩,不由拉著媽媽的手,誠摯地對她訴說之前的不孝不順;媽媽扭過臉,彷彿不在意似的,但當亞英聲聲和媽媽說“對不起”時,媽媽突然回過頭,說:“我知道,我聽到了,過去的事還提來做什麼?”

這一刻,亞英意識到媽媽是感受到她的懺悔,媽媽也許什麼都知道,但已不願再回憶過往了。亞英不由想起小時候,媽媽也曾帶自己和姐妹們擠巴士去看戲,媽媽曾說過她打罵孩子是擔心孩子到處跑而發生意外,媽媽其實是愛孩子的,只是當初,媽媽愛的方式讓孩子們體會不到。

亞英明白了媽媽的心,也更清楚自己內心的垢穢,當下,她抱著媽媽,頻頻輕吻媽媽的臉頰;媽媽一直哎呀哎呀地叫,但臉上卻露出歡喜的笑容,彷彿也感受到女兒遲來的愛。

◎ 睡夢中也在練手語

與媽媽重結好因緣,讓亞英更積極入經藏。對做慣粗活的她而言,要比手語,手指僵硬,記憶不靈光,一個動作總是要重復比唱才記得。

白天要當保姆照顧三個小孩,需消耗很多力氣和時間,往往,等三個孩子的家長來接回孩子後,她又要趕緊煮晚餐給家人吃,直忙到夜裡,身心疲累的她倒頭就呼呼入睡。可是,為了入經藏,她不怕累,總是分秒必爭來練習。

“白天在顧孩子時,會一邊唱一遍記歌詞,有時,太投入了,燙好的菜再燙多一次;有時,在等待開水煮滾的時刻,也捉緊時間練幾句。晚上入睡前,一定會練十多二十分鐘。”

偈頌文時時刻刻印在腦中,有時在睡夢裡,夢見哪句歌詞的動作比錯了,趕緊醒來,爬起身,取過歌詞來看,確認比對了才安心睡覺。

也曾因為趕時間到種子老師家學習,她連涼都沒冲就出門練手語了。星期天除了跑訪視、做環保、到安老中心探望媽媽外,剩餘的時間必定拿來勤練手語。

“我練到現在已經一個多月了,只熟悉一半,還有一半不熟呢!”

亞英有些靦腆地說,但她表示絕不放棄,一定要每天擠出時間來加以練習。不怕難、不怕苦,堅持入經藏,亞英坦言,除了可以讓法水時時滌心垢、去“心怨”外,她體會到今天能入經藏,是上人給予的修行方向,深信只要依循上人給的方向前進,一定可以找到幸福的人生路,也一定可以緊緊跟隨上人。

因為入經藏而讓自己的心不再有怨,亞英也積極去邀約會員朋友一起入經藏,雖然,目前她只邀約到一位會員的十二歲女兒來參與妙音演繹,但她不灰心,她相信只要肯積極邀約,一定可以讓更多人入經藏,讓法水洗滌人人心中的垢穢。


 
在讀書會上,曾亞英向眾懺悔對媽媽數十年的怨,她要藉由經文讓自己更深入因緣果報而對媽媽不再有怨。【攝影:陳麗鳳】 曾亞英在唱誦時就想到媽媽和自己都是六道輪迴再來人間,今生不解開與媽媽的心結,來生將必再受果報。【攝影:林俊伐】

在讀書會上,曾亞英向眾懺悔對媽媽數十年的怨,她要藉由經文讓自己更深入因緣果報而對媽媽不再有怨。【攝影:陳麗鳳】

曾亞英在唱誦時就想到媽媽和自己都是六道輪迴再來人間,今生不解開與媽媽的心結,來生將必再受果報。【攝影:林俊伐】
曾亞英那做粗活的手指僵硬,在年輕手語老師的指導下,她也能將句句經文比得好。【攝影:林俊伐】 曾亞英跟媽媽道歉,意想不到患了老人癡呆症的媽媽竟然對女兒說她聽到,過去的事不要再提。這是母女倆唯一的合照。【攝影:林俊伐】

曾亞英那做粗活的手指僵硬,在年輕手語老師的指導下,她也能將句句經文比得好。【攝影:林俊伐】

曾亞英跟媽媽道歉,意想不到患了老人癡呆症的媽媽竟然對女兒說她聽到,過去的事不要再提。這是母女倆唯一的合照。【攝影:林俊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