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五年的心願 羅桂群請佛回家

“想了五年,盼了五年,今天,我竟然有機會捧著琉璃佛來浴佛現場,我是何等有福報呀!”一聲佛號一步腳印,捧著琉璃佛的羅桂群隨著供奉琉璃佛的隊伍緩緩走向浴佛台,此時此刻,她覺得快樂溢滿心田,臉上不知不覺露出了濃濃而歡喜的笑容。【攝影:黎日泉】“想了五年,盼了五年,今天,我竟然有機會捧著琉璃佛來浴佛現場,我是何等有福報呀!”一聲佛號一步腳印,捧著琉璃佛的羅桂群隨著供奉琉璃佛的隊伍緩緩走向浴佛台,此時此刻,她覺得快樂溢滿心田,臉上不知不覺露出了濃濃而歡喜的笑容。【攝影:黎日泉】

“想了五年,盼了五年,今天,我竟然有機會捧著琉璃佛來浴佛現場,我是何等有福報呀!”捧著琉璃佛的羅桂群隨著供佛儀式的隊伍緩緩走向浴佛台,此時此刻,她覺得快樂溢滿心田,臉上不知不覺露出了濃濃而歡喜的笑容。這一刻,她彷彿擁有了這一輩子都未曾有過的幸福。


◎ 天天凝視手機裡的佛像

2013年5月12日,位於雪蘭莪州的八打靈體育場在志工連夜趕工佈置下,空蕩蕩的體育場搖身變成充滿慈悲和道氣的浴佛現場。

傍晚六點,當聲聲禮贊宇宙大覺者的唱誦響起時,六十八歲的志工羅桂群雙手捧著琉璃佛,跟著供佛儀式的隊伍、慢慢地走向浴佛台。

把手中的琉璃佛安放在浴佛台上,桂群雙手合十,默默凝視晶瑩剔透、充滿慈悲容顏的佛像(琉璃佛),她有種做夢的感覺中,不敢相信眼前的這尊琉璃佛在浴佛完畢後,將永遠屬於自己,她真的可以請“佛”回家。

“五年前(2008年),我第一次到武吉加里爾(Bukit Jalil)體育館參加慈濟的浴佛慶典時,看到浴佛台上擺著的一尊尊琉璃佛,我就很喜歡、很喜歡!”

桂群難忘那一年,她是第一次參與慈濟的浴佛典禮,也是第一次看到琉璃佛,當時,她聽志工說上人稱琉璃佛是宇宙大覺者,是現代佛陀的象徵,她便目不轉睛地凝視琉璃佛,越望越歡喜,覺得這尊慈濟的佛像與一般佛像完全不同:眼前的“佛”從天而降,輕輕用手撫摸地球的動作就宛如母親守護孩子、疼惜大地……

霎那,桂群深深感受到慈悲的愛從四面八方湧來,溫柔地包圍著她,當下,她不禁想著:如果有一天,自己能把這麼悲憫的琉璃佛請回家,該多好呀!但,她馬上覺得這是不可能的事,她以為,琉璃佛只能供奉在慈濟的道場的非賣品,是不可以請回家的。

但自那時起,琉璃佛的慈顏一直在腦海中盤旋,桂群也因此而積極參與慈濟活動,舉凡吉祥月、歲末祝福,浴佛,她年年都不錯過。有一次在歲末祝福現場,看到“佛陀灑淨土”的畫像,她就像看到琉璃佛一樣,馬上拿出手機,把整幅畫像拍下,變成手機裡最珍貴的畫面。

“有了這幅佛陀法相,我開心的不得了,每天都會打開手機看看佛陀,有時在做生意時,遇到不順心的事,就會看看手機裡的佛陀,看後,會覺得剛才的事是小事,沒什麼好計較,心也會變得開朗。”

桂群坦言,自小生長在單親家庭裡,而她又是獨身女,貧困的生活讓她小學畢業後就出來學車衣、釘鈕扣,日復一日地埋首在工作中。後來,結婚了,以為可以過清閒又溫暖的家庭生活,沒想到,結婚後要幫忙丈夫在半山芭巴剎擺檔口賣布,天天從早上七、八點開始營業至傍晚六、七點才收檔。

賣布時間很長,生活也很忙碌,但桂群毫無怨言,反而是體弱多病的丈夫,常常會對她發脾氣,怒罵不停;每當丈夫發脾氣就像暴風雨來臨,桂群不但不敢吭聲,更時時提心吊膽,不知什麼時候丈夫又要大發雷霆了。

“幾十年來,天天過這樣擔心害怕的生活,我覺得人生很苦,有時會升起一個念頭,不知做人有什麼意思?忙生意、又要時時刻刻擔心丈夫發脾氣,每天,心情很低落也很悲哀,加上自己的性格較內向,不愛與人打招呼,也沒有朋友可以傾訴,所有的委屈都是默默忍、忍……”

長期的忍讓變成心靈上的苦,她已經忘記了什麼是快樂!即使後來丈夫病逝已整十年了,她依然覺得自己並不幸福。因為丈夫逝世後,她自己獨守檔口,天天與布匹打交道,生活極之乏味。加上身邊只有一個獨身女陪伴,她常感到心靈空虛和鬱悶。

◎ 與佛同等的悲願

桂群很感恩在賣布檔口看到年老騎腳車的禤翠萍(暱稱萍姊)在撿資源,開始她以為萍姊靠撿資源過活,便將報紙送給她;談起才知道萍姊是慈濟的環保志工,從那刻起,桂群便跟隨萍姊參與慈濟活動。

在慈濟裡,桂群接觸到美善的人事物,尤其家裡裝上大愛台後,天天聽上人開示,慢慢的,心中累積的鬱悶淡了;漸漸的,她發現自己常認為的苦其實一點都不苦,真正苦的人是大愛台裡和現實生活中遭遇天災人禍、窮困潦倒和病痛纏身的眾生。

桂群開始感到知足,尤其是手機裡擁有了佛陀法相,她覺得自己再也不是沒有人緣、沒有福報的人了,她懂得先向路過的人笑笑,主動說聲早!大家也因為她的笑臉和主動,都會回報友善的笑。那份笑容落在桂群心裡,特別的溫暖。

“佛陀總是那麼和藹的看著地球和眾生,佛陀和那麼多人結好緣,我也應該學習佛陀的這份精神呀!”

愛佛學佛不只是說說而已,桂群也用行動來證明要跟隨佛的決心;四年前,在參加慈濟的歲末祝福時,她領到一張齋戒卡,當下,她想起上人說的不吃眾生肉,她馬上在齋戒卡填寫要一輩子茹素。從那刻起,她非但完全不吃葷,連路邊素也不吃,寧可每天早起煮飯炒菜,帶便當去開檔做生意。

堅持吃素、堅持帶便當,桂群不覺得麻煩,反而感到歡喜和自在。

因為有佛,心中也有了正信和正念。所以桂群也渴盼有一天,手機裡的佛像能化為立體的佛像,讓她可以天天看佛、天天提醒自己要學佛的慈悲與愛。雖然,家裡神台上有供奉兩尊小型佛像,但她心底依然忘不了琉璃佛……

也許是心中強烈的願力讓她終於圓了五年來的夢。今年浴佛前夕,桂群參與志工成長班的課程時,聽身邊的志工說浴佛節將要到了,有一百尊琉璃佛從台灣運過來,讓有緣人請購回家供奉。

一聽琉璃佛可以請回家,桂群想也沒想,也不問價錢,馬上衝口說她要請一尊琉璃佛回家。

“後來,師姊告訴我,一尊琉璃佛要馬幣四千九百令吉,我覺得不貴,因為,佛是無價的。”

桂群喜出望外的笑靨感動了身旁的志工。志工知道她擺檔賣布,所賺不多,要拿出幾千元,怕會增加她的負擔。桂群卻歡喜地透露,雖然現在賣布生意不好做,一天往往只賺十幾二十吉,每月都無法存錢,但早期生意較好,幾十年來存有一些積蓄,這些積蓄足夠請佛回家。

那天5月5日,接到雪隆分會靜思人文同仁來電,告知琉璃佛到了,可以過來先將琉璃佛請回家,12日浴佛時,才將琉璃佛帶到現場供奉,與來浴佛的萬人結好緣。聽到這消息,桂群緊張又興奮的徹夜難眠。當天,在去請琉璃佛回家之前,她特地將神台收拾乾淨,空出一個位置等待放琉璃佛。

對桂群而言,一房一廳的政府組屋雖然狹窄些,但只要心誠,把琉璃佛供奉在神台上也是好位置呀!

在雪隆分會,桂群拿出錢幣,一張一張的數,這筆錢是幾十年來的血汗錢,但她沒有絲毫的不捨,她輕輕地說,如果拿這筆錢去吃喝玩樂、去旅行,她會很不捨;但拿來請琉璃佛,她一點都不心疼。

同仁梁慧欣教導桂群如何安裝琉璃佛的電磁,她很用心地學。當電磁安裝好後,桂群輕輕觸摸,琉璃佛頓時光亮起來,她不由自己跪下,在佛像前雙手合十,默默禱告,神情虔誠又喜悅。

——願天下無災無難、願人人平安、願世界和平!

不為自己求福氣,但願眾生皆安樂,桂群發出了與佛同等的悲願。

歡喜地將琉璃佛請回家,當雙手將琉璃佛安放在神台上,當琉璃佛大放光明時,桂群誠心在佛前感恩,感恩這輩子在年老的這刻,還能接觸佛法、還能找回幸福的人生、還能當慈濟志工,做一個幫助別人的人。

“有了琉璃佛,我再也不怕鬼了,因為,琉璃佛的光明將永遠照耀四周!”

原來,她小時候聽多鬼故事,怕鬼的陰影一直縈繞心中,現在常聽上人說因緣果報、六度輪迴的真諦,她漸漸祛除畏懼鬼的心理,而今,有了琉璃佛,她說呀,即使半夜有人在住家附近設靈堂打蘸,超度亡靈,她也能安然入睡而不會像以前那麼迷信,害怕“撞”到霉運或招惹到骯髒的東西。

在桂群的心裡,琉璃佛變成家裡最貴重、最有意義、最有價值也是最光明的寶物了,她沐浴在琉璃佛的慈悲光輝裡,感到身心都輕安自在,她知道,琉璃佛的光芒就是她人生的明燈,會永遠指引她緊隨上人行菩薩道。

 
在半山芭菜市場擺攤賣布三十多年的羅桂群原本不善於跟人互動;參加慈濟,接觸佛法,她明白到要和人廣結善緣,因此,學會先對別人笑,先主動和別人問好。【攝影:林俊伐】 自2008年在浴佛現場看到琉璃佛後,羅桂群深深感受到佛的慈悲與愛,她用手機拍下“佛陀灑淨土”的畫像,這幅現代佛陀法相成了她手機裡最珍貴的畫面。【攝影:林俊伐】

在半山芭菜市場擺攤賣布三十多年的羅桂群原本不善於跟人互動;參加慈濟,接觸佛法,她明白到要和人廣結善緣,因此,學會先對別人笑,先主動和別人問好。【攝影:林俊伐】

自2008年在浴佛現場看到琉璃佛後,羅桂群深深感受到佛的慈悲與愛,她用手機拍下“佛陀灑淨土”的畫像,這幅現代佛陀法相成了她手機裡最珍貴的畫面。【攝影:林俊伐】
要將琉璃佛請回家的當兒,羅桂群先將家裡的神台擦拭乾淨,她要以虔誠歡喜心迎接佛到她家。【攝影:林俊伐】 朝思暮想盼望了五年的琉璃佛就在眼前出現,而且終於可以擁有一尊。羅桂群第一眼見了好歡喜,用手輕輕觸摸佛像。【攝影:林俊伐】

要將琉璃佛請回家的當兒,羅桂群先將家裡的神台擦拭乾淨,她要以虔誠歡喜心迎接佛到她家。【攝影:林俊伐】

朝思暮想盼望了五年的琉璃佛就在眼前出現,而且終於可以擁有一尊。羅桂群第一眼見了好歡喜,用手輕輕觸摸佛像。【攝影:林俊伐】
同仁梁慧欣細心引導羅桂群如何安裝琉璃佛的電磁,桂群認真地記起每個步驟。【攝影:林俊伐】 羅桂群見到琉璃佛心生歡喜,不由自己的跪在琉璃佛前,誠心祈求天下無災無難、人人平安、世界和平。【攝影:林俊伐】

同仁梁慧欣細心引導羅桂群如何安裝琉璃佛的電磁,桂群認真地記起每個步驟。【攝影:林俊伐】

羅桂群見到琉璃佛心生歡喜,不由自己的跪在琉璃佛前,誠心祈求天下無災無難、人人平安、世界和平。【攝影:林俊伐】
將琉璃佛請回家,供奉在神台上,羅桂群歡喜地說,她可以天天看到立體的琉璃佛了。明亮潔淨的琉璃佛變成家裡最珍貴、最有意義、最有價值的寶物了。【攝影:林俊伐】

將琉璃佛請回家,供奉在神台上,羅桂群歡喜地說,她可以天天看到立體的琉璃佛了。明亮潔淨的琉璃佛變成家裡最珍貴、最有意義、最有價值的寶物了。【攝影:林俊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