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佛教慈濟基金會

居鑾首演佛教經典 盪氣迴腸揚孝道

志工鐘詠銘透過演繹,體會無常,惟有及時孝敬雙親,才不會讓生命留下遺憾。【攝影:廖昌豪】志工鐘詠銘透過演繹,體會無常,惟有及時孝敬雙親,才不會讓生命留下遺憾。【攝影:廖昌豪】

《父母恩重難報經》音樂手語舞台劇公演在居鑾,成為開埠以來首次的大型戲劇演出。兩天三場,喚醒不少民眾對父母的感念,助導正逐漸淡薄的社會道德風氣。


“父愛似朝陽,母愛浩連天”,居鑾開埠以來首次舉辦的大型戲劇演出——《父母恩重難報經》音樂手語舞台劇,2013年8月31日及9月1日兩天三場、在居鑾中華二小綜合冷氣禮堂盛大公演。而慈濟居鑾聯絡處更是首次總動員,一百八十四位志工同台演繹,吸引約兩千三百位觀眾前來觀賞,讓“行善行孝要及時”觀念更廣被,大眾一同感念父母恩澤。
 
◎ 闡釋孝道真諦 導正社會風氣
 
“花開花謝幾度秋,滾滾江水向東流,人間世代新換舊,唯有那父母對子女的真愛啊,天長地久至死方休。”自古以來,父母與孩子之間的親情,任憑時代更迭都無法被取代;但是在社會道德風氣日益淡薄的現今,血脈相融之情漸漸被冷落。

對此,受邀出席的釋素德法師感慨道:“現在的社會好像已經沒有道德觀念了,父母親的過分溺愛,讓孩子視一切付出為理所當然,不懂得怎樣去感恩。”而這場舞台劇恰恰好為年輕一代上了一堂震撼教育課,它把艱澀難懂的佛典經文,轉化成人人易懂的言語,上演人生百態,讓觀眾產生共鳴、反觀自照,進而喚醒良知,感父母恩,報雙親情。
 
◎ 強硬脾氣把親傷 悔改子過報親恩

音樂手語劇全長七十分鐘,以〈跪羊圖〉為序幕,再進入〈序曲〉,〈因緣〉,〈懷胎〉,〈十恩〉,〈親情〉,〈子過〉,〈報恩〉及〈終曲〉,最後再以〈最美的笑容〉謝幕。在特別設計的舞臺燈光下,觀眾隨著一幕幕起伏跌宕、張力十足的劇情,不斷敲擊著淚水的堤壩。尤其從〈懷胎〉層層推進到〈終曲〉,敘述母親從懷孕那一刻起,就必須歷經擔憂、畏懼、慌恐,時刻記挂腹中胎兒的安危。當胎兒出生後,還得為種種養育問題操心煩憂,呵護子女成長。及至兒女已長成,卻使出種種惡行把親傷。惟妙惟肖的演繹,搭配剛柔並濟的手語,把觀眾帶入時空裡省思過往,不少觀眾頻頻落淚,或失聲抽泣。

“每一幕都很感動,我的媽媽就跟戲裡的媽媽一樣,對我們這樣含辛茹苦的照顧,沒有一點怨言。”母親對己付出,一一浮現在觀眾陳麗玉的腦海。她坦言,自己的脾氣很強硬,常常把在外的怒氣發洩在母親身上,一次次的傷害,母親卻一次次無條件地包容她。年復一年,她卻不曾向母親道歉。

陳麗玉從戲劇中看見自己的不對,隔空向母親懺悔:“媽媽,雖然有時我對你大聲說話,發脾氣,希望妳能夠原諒我,因為當時我真的控制不到脾氣,其實我心裡是很愛你的!” 陳麗玉希望以身教延續母愛,學習母親無怨無悔的付出,用愛感化正值叛逆期的晚輩。

◎ 演繹迴響如漣漪 層層波蕩振人心

台下的感動源自於臺上一百八十四位志工演繹,並歷經約半年的籌備和演練。要讓觀眾明白《父母恩重難報經》所要表達的意義,入經藏菩薩自己得先入戲,讓角色和自己融為一體,演起來就能活靈活現,打動人心。

在〈終曲〉飾演失去雙親、懊悔不已的逆子,對慈濟志工鐘詠名來說是一項前所未有的挑戰。

“我要把整顆心投入才會有感覺,尤其在揣摩‘父母離我們遠去,已經不在人世’時,我突然有子欲養而親不待的感覺。”透過演繹,鐘詠名驚覺年邁的母親也會有離世的一天。他感恩自己一直都明白“行善行孝不能等”,惟有把握當下及時孝敬雙親,才不會讓生命留下遺憾。

◎ 父母恩重難報償 一朝不孝永成憾

但並非每個人都如同鐘詠名幸運,一杯遲遲送不出的茶,是陳心梅人生中最無法彌補的缺憾。
 
兩個星期前,陳心梅的父親嚴重感冒,吩咐她泡杯熱茶,心梅卻因忙著手頭上的事,一再推託;沒想到過後一向健朗的父親,一夕之間一覺不起,那杯遲遲無法為父親奉上的茶,霎時成了她一輩子至深的悲慟。

〈子過〉曲目有一段歌詞:“父母倚門日日望,掛心祈求兒平安……如渴思漿思見面,未報平安寢難安……”陳心梅說自己年輕時曾與朋友飆車玩樂,拿命在公路上拼搏;父親雖操心,卻不說穿她的惡行,天天倚靠在門扉,等待她倦鳥歸巢。

千頭萬緒,磬竹難書;父母恩重難報償,一朝不孝永成憾,陳心梅最後緩緩說出:“子欲養而親不待真的很痛,希望人人好好珍惜身邊所有的人,趕緊孝順父母!”。

◎ 驀然回頭人不在 一聲感恩終欠缺

失去至親的痛,觀眾謝秋萍與陳心梅有相似的經歷。

“遠離益友交損友,師長訓誨無疚,親情呼喚不悔過,爹娘心緒萬般愁”四句簡單的歌詞,句句唱入謝秋萍的心坎。中學時期,十五歲的她因結交損友,成天好玩,堅持己見且輟學,不顧母親及親友勸告,早婚生子。她仍然記得當時用言語頂撞,就如利刃般一刀刀割在母親心上,母親倚靠窗扉,徒流傷心淚。

謝秋萍自小與父親聚少離多,直至自己快要成婚的那段時期,父親才從國外拖著罹患淋巴癌的病軀回鄉接受治療。最後十個月,是謝秋萍這輩子與父親相處最長、也是最痛的日子。眼睜睜地看著父親日復一日飽受病苦折磨,為人子女的她,痛在心裡。儘管如此,承接東方人的含蓄和害羞,謝秋萍還是未能在父親病逝之前好好地擁抱他,跟他表達感恩之意。

回憶乍現,戲劇也在上演,演員一聲悲壯的吶喊,把秋萍濕透的雙眸拉回現實。舞台劇來到尾聲,偌大的臺上僅剩搖椅空晃著,“子欲養而親不待”的悲慟,這一幕最能詮釋謝秋萍的心境:“如果還有機會,我真的很想、很想抱著爸爸,跟他說一聲,我愛你!但是,都已經來不及……”

◎ 父母恩重常憶念 及時行孝報親恩

《父母恩重難報經》云:“假使有人,左肩擔父,右肩擔母,研皮至骨,穿骨至髓,遶須彌山,經百千劫,血流沒踝,猶不能報父母深恩”意即:若是有人,左邊肩膀擔著父親,右邊肩膀擔著母親,背上竹簍,徒步爬涉須彌山,直到肩膀被磨得皮開肉綻,骨現髓流,血流沒踝,如實輾轉千百劫中,猶不能報答完浩瀚深重的父母恩啊!

烏鴉能反補,羔羊知跪乳,父母的恩情高比天,即使枯了筆、乾了硯,再多的文字都難全,試問天下多少負恩兒,迷途能知返,思親孝親淚漣漣!

如此盪氣迴腸的劇情,博來全場觀眾如雷掌聲,是為演出者喝彩,也是為自己的感動化成澎湃掌聲!乍聽下就像呼喚天下兒女“莫待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

三場公演,圓滿落幕。臺上演的,是臺下許多人的遺憾與警惕;臺下看的,則是臺上苦練半年的圓滿。

《最美的笑容》悠揚響起,全體演繹志工跟隨面向民眾,揮揮手,道感恩舞臺燈光漸漸熄滅,一張張因感恩而歡喜的笑容一一映現,眼眶泛著瑩瑩淚光,視線模糊卻照亮了人性光輝,恍若一股暖流,在淡漠孝道的社會中,緩緩湧現。


 
居鑾開埠以來首次舉辦的大型戲劇演出——《父母恩重難報經》音樂手語舞台劇,兩天三場盛大公演,獲得不俗迴向。【攝影:李經志】 兩天三場《父母恩重難報經》手語音樂舞台劇,吸引兩千三百位觀眾出席觀賞,一同感念父母恩澤。【攝影:甘浩禎】

居鑾開埠以來首次舉辦的大型戲劇演出——《父母恩重難報經》音樂手語舞台劇,兩天三場盛大公演,獲得不俗迴向。【攝影:李經志】

兩天三場《父母恩重難報經》手語音樂舞台劇,吸引兩千三百位觀眾出席觀賞,一同感念父母恩澤。【攝影:甘浩禎】
來自居鑾三寶林釋素德法師,讚歎慈濟志工用心把艱澀難懂的佛典經文,轉變成通俗易懂的語言,喚醒人人及時行孝。【攝影:楊秀麗】 “用心就是專業”,慈濟志工全情投入、努力不懈地練習,把角色演繹得惟妙惟肖。【攝影:鄭志和】

來自居鑾三寶林釋素德法師,讚歎慈濟志工用心把艱澀難懂的佛典經文,轉變成通俗易懂的語言,喚醒人人及時行孝。【攝影:楊秀麗】

“用心就是專業”,慈濟志工全情投入、努力不懈地練習,把角色演繹得惟妙惟肖。【攝影:鄭志和】
入經藏菩薩得先入戲,和角色融為一體,才能打動人心。圖為扮演損友的慈少,從演繹中慢慢感受到父母對子女的擔憂。【攝影:楊秀麗】 陳心梅(右)及謝秋萍((中)雖來自不同的家庭,但都有沒能來得及報答親恩的遺憾,兩人因觀賞《父母恩重難報經》音樂手語舞台劇而感動。【攝影:楊秀麗】

入經藏菩薩得先入戲,和角色融為一體,才能打動人心。圖為扮演損友的慈少,從演繹中慢慢感受到父母對子女的擔憂。【攝影:楊秀麗】

陳心梅(右)及謝秋萍((中)雖來自不同的家庭,但都有沒能來得及報答親恩的遺憾,兩人因觀賞《父母恩重難報經》音樂手語舞台劇而感動。【攝影:楊秀麗】
音樂節奏快速且攝心的〈報恩〉曲目,獲得許多掌聲的肯定。【攝影:廖昌豪】 不少觀眾因觀賞《父母恩重難報經》音樂手語舞台劇,留下感恩、感動也懺悔的淚水。【攝影:楊秀麗】

音樂節奏快速且攝心的〈報恩〉曲目,獲得許多掌聲的肯定。【攝影:廖昌豪】

不少觀眾因觀賞《父母恩重難報經》音樂手語舞台劇,留下感恩、感動也懺悔的淚水。【攝影:楊秀麗】

 更多活動剪影,敬請瀏覽: 居鑾父母恩重難報經活動剪影

 

人間菩薩招生

將善念升起的剎那,
化為永恆的善行!

您是否經常覺得很想助人,卻找不到合適的方式?忙碌中,一再讓這樣的善念升起又降落,卻一直沒有真正去實踐?舉手之勞就能成為慈濟會員護持慈濟志業。

新芽助學

馬來西亞影像新聞

馬來西亞影像新聞

靜思書軒

靜思書軒

慈濟大學社教中心

慈濟大學社教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