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國海燕賑災 身處災區心在淨土

藥劑師何書蕾參與簡易教室移交儀式,並與在地小朋友快樂互動。【照片:何書蕾提供】藥劑師何書蕾參與簡易教室移交儀式,並與在地小朋友快樂互動。【照片:何書蕾提供】

七個國家的慈濟人共聚一起,一概把“我”放下。不需要有太多的語言,每一個從海外來支援的都願意付出,對於要辦的活動都沒有異議,默契十足。在這次的賑災,何書蕾感受到慈濟人展現了高度 “合心、和氣、互愛、協力” 的家風。


“菲律賓海燕風災的街頭募款,我都沒有機會參與,沒有為災民付出一點心力。”何書蕾懺悔。因事業及志業纏身,她錯過了第八梯次菲律賓海燕賑災的機會。事後,在面子書上看到了醫護人員的賑災心得分享,得知醫護人力不足,尤其是藥劑師,讓身為藥劑師的她,再次深感內疚。

因緣不可思議,一個月後,她接到麻坡負責人的徵詢,是否要參與菲國賑災團。錯過街頭募款付出的機緣,這次在很短的時間內,她做了最明智的抉擇,把握因緣,踏上第九梯次賑災之旅。

天下父母心,何忍孩子遠赴災區受苦。當書蕾知會家人時,其母親大力反對。

書蕾一時覺得有點驚訝,以為媽媽是大愛電視臺的忠實觀眾,慈濟人的賑災活動,她都瞭如指掌。可媽媽的理由是:“賑災很辛苦,所以不讓妳去。”書蕾笑說:“媽媽太愛我啦,怕我去受苦。”

書蕾天天與媽媽溝通,但老人家還是很堅持。她告訴母親,身為醫護人員,就要發揮自己的良能。書蕾最後丟下一句話:“您如果沒有祝福我,即使我去,心裡會帶著一個牽掛。”

也許是這句話,令媽媽妥協了,書蕾終於帶著眾人的成就與祝福到菲國賑災去。

◎ 團進團出的默契

2014年1月15日至22日的賑災行,可說是書蕾的生命教育之旅。

抵達獨魯萬,菲國志工帶著他們繞看重災區。路旁的椰樹被吹得只剩三兩片椰葉,屋子被掀開屋頂或倒塌了。獨魯萬一夜之間被夷成平地,滿地的垃圾或爛泥。一路看過去,書蕾的心情越來越沉重,彷彿自己在做惡夢,來到了一個死城。

她內心想如今這已是災難的兩個月後了,而那刻災難發生時,情況不是更加淒涼,更加慘不忍睹嗎?

接下來七天的工作崗位,書蕾理所當然協助義診的藥劑部門。第三次的義診最令她畢生難忘,從早上八點開始配藥,至下午一時,連續六個小時,她沒有停歇,連水都沒有喝,險些暈倒。如此的工作量,令她有點吃驚。

結束這場義診,接下去是趕赴下午場的歲末祝福,這對藥劑部蠻有壓力。因為如果無法在指定的時間將藥物配給病人,就會妨礙大家參與活動。但大林醫院的院長賴寧生卻表示要等藥劑部整理好了,大家才一起去,一定要做到團進團出的默契。這樣的舉動,令書蕾聽了很感動。

用餐的當兒,打開飯盒,只是白飯,身邊一位臺灣的藥劑師從包包裡拿出精舍自製的素南瓜鬆,為她倒了一些在飯裡當配料。書蕾說:“我這輩子從來沒有吃過單單只有白飯而已。”事後,她覺得這種感覺很有趣,也更了解到很多事是從經驗中所累積的。

幾乎每場義診,都有很多人來看診,每一個病患的配藥都一定會經過三個關卡的確認後,才交給病人。她很感恩臺灣的醫療團隊給予她的信任,將配藥的重任託付予她。

義診時,書蕾發現很多小孩是自己來看病,或七、八歲的帶著四、五歲的小孩來看診。她心裡頭在狐疑是否這些孩童都沒有了父母?

一次,她與臺灣志工分享自己對這些孩子的擔憂,對方告知書蕾應該要問,如真的父母不在了,志工的關懷,讓這些孩子有個情緒抒發的出口。

◎ 一天換三次制服

基本上,第九梯次團隊的組員都已拿了工作流程表,但當中卻有很多突發的狀況。例如原本有義診,卻因天氣不好,藥物無法準時從宿務來到獨魯萬而被迫取消;或者有舉辦歲末祝福,但音響器材無法在預計的時間抵達,或下雨等而不能如期進行。

有趣的是,她一天可以更換三次不同的制服。原本早上是穿著委員服要準備下午的歲末祝福,但因下雨取消,就回返酒店換上藍天白雲志工服,以方便發放,突然下午有一場義診,又得回去換穿人醫會的制服。

“變化球是很多的,可是很感恩的就是大家都沒有怨言,一個口令,一個動作。”書蕾說。

她表示菲律賓的志工組織能力非常強。七個國家的慈濟人共聚一起,一概把“我”放下。不需要有太多的語言,每一個從海外來支援的志工都願意付出,對於要辦的活動都沒有異議,默契十足。在這次的賑災,她感受到慈濟人展現了高度“合心、和氣、互愛、協力”的家風。

在其中一場的義診後,有位婦女主動來表示要成為慈濟志工。

書蕾問:“你為什麼想要來參與慈濟。”她表示因為被慈濟發放的人文所感動。看到這位婦女的真誠,書蕾說那是因為菲國志工的用心帶人,感動了災民,願意加入志工行列。

在這七天裡,書蕾的心靈清淨無比,感受到自己竟然可以把世俗的事業或家業放在一旁,心無旁騖地一心去做國際賑災。每天一早起身,都知道今天有事情要做,就是儘量去付出,沒有絲毫的煩惱。

書蕾說:“即使是一個微笑,一個擁抱,我都希望可以為他們做一點點。”


 

2014年1月15日至22日的賑災行,藥劑師何書蕾經歷了一場實在的生命教育之旅。圖為何書蕾戴上志工所發的雨衣,準備與大家一起冒雨參與發放。【照片:何書蕾提供】 在塔瑙安義診,何書蕾(右三)與來自不同國度的藥劑師團隊及菲律賓牙醫師合影留念。儘管來自不同國家,但慈濟人共聚一起,一概把“我”放下。不需要有太多的語言,每一個從海外來支援的志工都展現了高度“合心、和氣、互愛、協力”的家風,令她深受感動。【照片:何書蕾提供】

2014年1月15日至22日的賑災行,藥劑師何書蕾經歷了一場實在的生命教育之旅。圖為何書蕾戴上志工所發的雨衣,準備與大家一起冒雨參與發放。【照片:何書蕾提供】

在塔瑙安義診,何書蕾(右三)與來自不同國度的藥劑師團隊及菲律賓牙醫師合影留念。儘管來自不同國家,但慈濟人共聚一起,一概把“我”放下。不需要有太多的語言,每一個從海外來支援的志工都展現了高度“合心、和氣、互愛、協力”的家風,令她深受感動。【照片:何書蕾提供】
來自各國的慈濟人醫會成員前往萊特省帕洛鎮(Palo)舉辦義診。【攝影:陳國麟 】 在其中一場義診後,這位婦女被慈濟志工發放九十度鞠躬的尊重人文所感動,主動前來表示要加入成為慈濟志工。【照片:何書蕾提供】

來自各國的慈濟人醫會成員前往萊特省帕洛鎮(Palo)舉辦義診。【攝影:陳國麟 】

在其中一場義診後,這位婦女被慈濟志工發放九十度鞠躬的尊重人文所感動,主動前來表示要加入成為慈濟志工。【照片:何書蕾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