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佛教慈濟基金會

變化極大 日夜排班駐守

航班失聯進入第六天,慈濟諮詢服務中心每天都有志工輪班報到。圖為協調組一早就趕快整理排班的名單。【攝影:李國強】航班失聯進入第六天,慈濟諮詢服務中心每天都有志工輪班報到。圖為協調組一早就趕快整理排班的名單。【攝影:李國強】

馬航航班失聯事故發生至今,情勢不明、變數極大,雪隆慈濟志工面臨數次整裝待發,卻臨時被取消。超過七百名志工報名參加關懷行動,分成三班制,有條不紊的迅速整隊,希望給予馬航及家屬最大的支持。


駐守在慈濟諮詢服務中心的黃種輝(濟煒)是負責人力排班協調。3月9日當天一早接獲馬航飛機失聯的消息,心情非常沉重,忍不住落淚。當下,他二話沒說,暫時把工作擱下,馬上承擔此項輪班服務的調配。

連日來,他與葉忠麟及林建聰三人堅守崗位,並與馬航緊密互動,有條不紊地為志工們排班。

突發事件,情勢一直不明確。種輝面對多次溝通困難,他抱持同理心化解一切,客觀看待對方的困難。於是,他耐心等待馬航的消息,同時通知志工作好心理準備,隨時召喚付出的使命。

貫徹慈濟“合和互協”的精神理念,志工總動員,勇於出來承擔,隨時接受召喚,令種輝感動也安慰。他說,來自中國的乘客家屬會相繼飛抵馬來西亞,面對國籍和語言的不同,需要慈濟志工充當翻譯,隨時提供服務和關懷,做好安定人心的陪伴。

事件發生至今,葉忠麟只回家休息一晚,其他時間都留在飯店,並從最初來當陪伴家屬,轉身成為行政協調窗口,聯合種輝和建聰組成“鐵三角”。

“這是慈濟雪隆首次面對突發事件,挑戰很多,變化球也多,我們也只好邊走邊整隊。”

訊息混亂,程序不清。事發第二天,忠麟主動參與規劃,整理乘客名單,連同幾位志工重新安排關懷人員。待一切上軌道,接獲馬航通知需要慈濟派人到另一家飯店接待中國籍家屬,他立刻當不請之師,主動向馬航提出參與建立行動中心的籌備。

雖然臨陣變卦,行動中心最終沒派上用場,不過忠麟並不氣餒,反而與馬航職員多分享在慈濟裡所學的經驗,如: 場地規劃,行政安排及動線等。


“經一事長一智,現在我們承諾做到,只要馬航在兩小時前通知,可以立刻調動志工前來支援。”這之前,團隊經歷兩次大陣仗調配,結果臨時取消的,不過志工還是保持高度配合。

◎ 無聲陪伴 用愛膚慰 

志工黃寶英(慈緣)接獲通知,3月8日下午就趕到酒店值班。場面混亂,人聲鼎沸,她不受外境干擾,清楚自己是來膚慰家屬,盡力做好本分。

每一位家屬的情緒都非常低落,焦慮不安,亟需安撫。有一些沉默無語,對人不理睬,需要安靜。遇到這種情況,她以無聲的陪伴,這一個煎熬的等待過程,足以考驗陪伴者的耐性與意志。

面對這種情況,黃寶英偶爾用手擁著家屬,盡量傾聽以減輕家屬的傷痛。陪伴她們吃東西,幫對方拎東西,陪她到洗手間……這一些看似細微的動作,往往可以拉近彼此的距離,使他們接受慈濟人的愛心。沒多久,家屬漸漸平復心情,願意接受志工的好言相勸,雙方的話題也變多了。

黃寶英說,災難當前,人傷我痛,身為膚慰家屬的志工必須心靈堅強,意志堅定,不能看到家屬歇斯底裡的哭泣,自己也跟著對方一起哭。避免個人的傷感加重家屬的哀傷,會把情況弄得更糟。

安撫需要技巧,黃寶英說:“遇上愛說話的家屬,我們有時需要當一個聽眾,耐心地聽他們細訴,讓她們紓解心中的傷痛,這樣她們心裡頭會舒暢很多。”寶英表示,等時機成熟時,不妨找機會契入撫慰對方,說話也必須恰恰好,不該說的不說,該說的也要謹慎用語,同時讓他們相信慈濟的真誠。

曾與來自中國的兩位家屬互動的多位志工皆表示,其中一位是余紅保,當聽到夫婿李樂在失聯的機上,趕來吉隆坡瞭解情況。開始時,一直悲傷流淚,不接受撫慰。志工們耐心地陪伴在她的身邊,一句話也沒說,期許她情緒穩定,才與她交談。

安撫期間,志工發現無聲勝有聲,採用肢體接觸,非常管用。志工不時用手輕拍余紅保的肩膀,給她感受慈濟的溫情,慢慢地她的情緒穩定下來了。

彼此可以互相說話,她說來吉隆坡之前,已在北京機場獲得慈濟人的撫慰,非常感動。想不到來到吉隆坡,再度遇上慈濟人,就在她最困難的時刻,有慈濟人的撫慰,陪伴,感覺有親人可以依靠似的。

由於余紅保的媽媽從北京趕來,她要求志工送她到酒店與媽媽會合。雖然與志工相處只有一天,她說已感受到慈濟給予無私的關愛,也明白慈濟可貴之處。


 

黃種輝接到馬航客機失聯的消息,馬上將事業擱下,暫時把工作擱下,馬上承擔此項輪班服務的調配。【攝影:覃平福】 黃種輝(站者)、葉忠麟(左二)及林建聰(左一)負責現場的行政協調,緊密與馬航職員互動。【攝影:覃平福】

黃種輝接到馬航客機失聯的消息,馬上將事業擱下,暫時把工作擱下,馬上承擔此項輪班服務的調配。【攝影:覃平福】

黃種輝(站者)、葉忠麟(左二)及林建聰(左一)負責現場的行政協調,緊密與馬航職員互動。【攝影:覃平福】
葉忠麟從事發至今只回家睡一晚,其餘的時間都留在飯店守候。從最初來陪伴親屬的角色轉承擔行政窗口,與黃種輝和林建聰並肩執行協調。【攝影:賴秀珍】 用手輕輕地膚慰,無聲的陪伴,讓黃寶英用心做個傾聽家屬細訴,讓對方紓解心中焦慮不安。【攝影:梁倩宜】

葉忠麟從事發至今只回家睡一晚,其餘的時間都留在飯店守候。從最初來陪伴親屬的角色轉承擔行政窗口,與黃種輝和林建聰並肩執行協調。【攝影:賴秀珍】

用手輕輕地膚慰,無聲的陪伴,讓黃寶英用心做個傾聽家屬細訴,讓對方紓解心中焦慮不安。【攝影:梁倩宜】
林建聰守在慈濟諮詢服務中心已有五天,每天僅睡數小時,身體雖感到疲累,但他毅然為失聯的親屬們繼續服務。【攝影:林思源】 大愛台同仁結合雪隆人文真善美志工每天排班,趕製影視新聞及日誌回傳大愛台和台灣慈濟基金會。飯店睡房變成臨時工作室。【攝影:李國強】

林建聰守在慈濟諮詢服務中心已有五天,每天僅睡數小時,身體雖感到疲累,但他毅然為失聯的親屬們繼續服務。【攝影:林思源】

大愛台同仁結合雪隆人文真善美志工每天排班,趕製影視新聞及日誌回傳大愛台和台灣慈濟基金會。飯店睡房變成臨時工作室。【攝影:李國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