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佛教慈濟基金會

一直守在房外等您 再接力關懷

無聲的陪伴是最好的關懷,幾位慈濟志工徹夜守在家屬的門外,只要對方有需要家門即能見到關懷者。【攝影:林思源】無聲的陪伴是最好的關懷,幾位慈濟志工徹夜守在家屬的門外,只要對方有需要家門即能見到關懷者。【攝影:林思源】

馬航航空MH-370班機在失聯十七天後,於2014年3月24日晚間十點,馬來西亞首相納吉召開緊急記者會證實,MH-370班機在與塔臺失聯之後,飛向南部空中航道,最終消失在南印度洋。在吉隆坡與北京兩地的慈濟志工由始至今不離,隨時給予家屬必要的協助和膚慰。


晚間九點三十分,約二十位慈濟志工一接獲馬航的通知,即趕至酒店安撫再度崩潰的家屬。馬航職員、關懷組、中國駐馬大使代表等人,分批到房內關心陪伴家屬,有的忙於協助醫護人員、心理導師,陪伴家屬度過這難熬的一刻。

安頓在萬宜酒店(Hotel Bangi Putrajaya)的中國家屬聽聞已公佈的噩耗,紛紛痛哭失聲,悲痛萬分。來自紐西蘭的莉莉女士(Lily Wang)傷心地全身痙攣,仰躺在合拼的三張靠椅上。其女兒、馬航關懷人員及慈濟志工為她做全身按摩,等候救護車的到來。

母女倆逕自回房休息,志工亦寸步不離守在她們房外, 房裡不間斷傳出抽泣聲,令人傷感及不捨。

◎ 用愛膚傷痛

患有小兒麻痺症的小趙難掩喪妻之痛:“我以為上天拿掉我的一條腿已足夠了,為什麼還把我的愛人拿去?為什麼那麼殘忍?”雙手緊握著志工,淚水一顆顆滑落。

他不敢致電給在北京等候消息的家人,深信消息一定會傳開,他口中喃喃自語:“她才第一次出國就遇上這樣的事。”想到家鄉福建年邁的雙親、岳父岳母及八歲的女兒,小趙眼眶又模糊了。

“你們起來坐著吧!”擦乾淚水的他不捨蹲著的志工,心也牽掛著七十多歲的另一家屬劉叔叔。

來自北京的劉大叔陪同姐夫徐伯伯抵馬等候姐姐的消息,姐夫日前不堪媒體的壓力已飛返北京。劉大叔獲悉客機無生還者,老淚橫秋,胸口抽痛。眾人即扶送他回房,經專業醫護人員檢查,身雖無大礙,但心之傷痛令人擔憂;志工鄭順吉不捨他一人獨處,決定徹夜陪伴。

“劉爺爺他不吃、不喝也不哭,今天凌晨四點才入睡……”鄭順吉整個晚上就這樣靜靜地在房裡陪他、聽他說話。

一整天下來,劉大叔直待在房裡不進食;志工十分擔憂,不時在房門外探聽房裡的異動。直到早上十一時,聽聞中國大使館的代表來酒店會見中國籍家屬,他才離開房間到會議室去聆聽大使布達的事項。途中,他一直猛抽煙,一句話也沒說。會議結束,他絕食午餐,逕自回房。志工依然不敢離開,繼續守候。

協調組志工確認每一戶家屬都有志工陪伴後,即商討關懷的下策;數位志工留守於酒店至天明,隔天再由另一批志工分兩班次排班關懷。於此同時,已有數名慈濟志工在吉隆坡國際機場全天候三梯次輪流承擔接聽電話。

馬航代表預先告知慈濟,希望能有志工陪同家屬到澳洲;雖然緊接下一步仍有待敲定,但雪隆分會行政人員亦非常重視,已經辦好之前報名欲隨時飛往澳洲的志工名單,準備動員作另一站的膚慰之旅。

悲戚的深夜,房內家屬的淚、傷、痛,志工默默的陪伴;房外馬航職員席地而坐,愛與關懷不離不棄。為了MH370馬航班機上的每一位乘客,為了家屬,大家攜手以愛撫慰。


 

就在首相召開緊急記者會公佈消息同時,十多名慈濟志工也同步抵達酒店關懷家屬,確認每一房間的家屬都有志工陪伴。圖為集體商討關懷的下策。【攝影:梁倩宜】 北京的劉大叔一直關在房裡,志工寸步不離守在門外,不時輕輕敲門慰問。【攝影:林思源】

就在首相召開緊急記者會公佈消息同時,十多名慈濟志工也同步抵達酒店關懷家屬,確認每一房間的家屬都有志工陪伴。圖為集體商討關懷的下策。【攝影:梁倩宜】

北京的劉大叔一直關在房裡,志工寸步不離守在門外,不時輕輕敲門慰問。【攝影:林思源】
馬航委託慈濟志工守在吉隆坡國際機場,承擔二十四小時接聽電話服務。【攝影:林志輝】 雪隆分會行政秘書陳佩琪正在處理準備飛往澳洲的的護照。圖為慈濟志工匆匆趕來交護照給行政人員代理。【攝影:胡玉美】

馬航委託慈濟志工守在吉隆坡國際機場,承擔二十四小時接聽電話服務。【攝影:林志輝】

雪隆分會行政秘書陳佩琪正在處理準備飛往澳洲的的護照。圖為慈濟志工匆匆趕來交護照給行政人員代理。【攝影:胡玉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