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愛化解叛逆 黃麗慧扭轉人生

今年在靜思堂的浴佛典禮,因緣殊勝,麗慧衷心希望把自己最好的祝福送給媽媽,也藉著三節合一,回報三恩。【攝影:劉美賢】今年在靜思堂的浴佛典禮,因緣殊勝,麗慧衷心希望把自己最好的祝福送給媽媽,也藉著三節合一,回報三恩。【攝影:劉美賢】

老二哲學她無法體會,我行我素讓父母傷心。年少離家兩個月以表抗議,殊不知母親每晚淚流滿襟。認識慈濟後找回人生,母親關金鶯說:“我的女兒是慈濟找回來的……”


從呱呱墜地那刻起,孩子們就是父母的心肝寶貝,古語有云“養兒一百,長憂九九”。無論孩子年紀多大,在父母眼里始終還是個小孩。隨著時日流逝,當小孩步入青少年時期,或叛逆期受到身邊朋友的影響而變壞,最為憂心的始終還是養育我們的父母。

◎ 我是老二 為何不疼我 

芳齡二十七的慈濟志工黃麗慧,嬌小可愛,夾在鼻樑上的眼鏡讓她看起來更添書香氣,笑起來瞇著的眼告訴我們她的平易近人。每當緊張時,她說起話來的速度也加快了,所以總是在分享或報告時,惹得大夥兒也跟著她緊張。穿上慈濟旗袍的她,舉手動足皆顯得多麼地莊嚴與靚麗,而在這身旗袍背後,原來有著她不堪回首的一段過往……

來自小康之家的麗慧在家排行老二,上有大姐下有小妹,自懂事開始就認為自己是塊夾心餅乾,對父母的愛視為不見,反倒埋怨父母忽略自己。

“當時不懂事啊。總覺得父母都把注意力放在姐姐和妹妹身上,所以為了引起雙親的注意,我努力半工讀,可是沒有辦法。”

麗慧一心以為把課業考好就能引起雙親注意,可是顯然身為父母的還是沒有把注意力聚焦在她身上。她越是努力,牛角尖也鑽得更深,凡事都看不順眼。麗慧無論在工作上、在課業上的成績都是亮麗的,這導致她在對待家人方面有了缺失,也漸漸養成傲慢心。

麗慧靦腆說著:“以前在家中,我可是個小霸王,家人都必須聽我的。”年少無知的她告知無論在任何環境中,都覺得自己的所作所為是正確的,自己所說并沒有錯,所以家人都必須聽她所言。

年少時期初入社會工作,因為同事關系加上工作壓力,麗慧開始對家人起懷疑和猜疑心,導致性格偏激,也在那時開始對家人惡臉相向,朋友邀約外出她從不拒絕。母親說往東,她偏要往西,總和母親唱反調,母親為此擔心不已。

身為母親的關金鶯擔心麗慧在外的安全,常會給予她勸導,希望她有所轉變。卻不知麗慧將母親的關心變成嘮叨,也成了她和父母吵架的導火線。半工讀讓她開始感到壓力,再加上對家人的誤解,她經不起朋友的慫恿,決定搬離家園,遠離父母的羽翼到外面過屬于自己的生活。

◎ 你不疼我 我離家出走
 
金鶯想起當年麗慧打電話給她的情景說:“媽,今天我不要回來了。我要搬離這個家到外面生活,因為我不能忍受家里的環境和吵鬧。”

冷淡的口氣,讓母親對麗慧即熟悉又陌生,頻頻問自己,到底是發生什麼事?為何在家裡住的好好的卻要離家出走呢?

“接到這通電話時的心情很難以形容,心情就像刀割一樣。也不知曉為何孩子會變成如此,自己是否做錯了什么?所以孩子要離開自己?雖事隔多年,金鶯依然淚眼盈眶。

金鶯在麗慧離家的那段日子,常會因想起女兒獨自在外而每晚以淚洗臉。她擔憂孩子在外的生活是否過得安好,但是叛逆的麗慧又不讓父母知道住宿的地址,金鶯唯有請先生載著她悄悄到女兒上班的公司外偷瞄,以確定孩子是否有去上班,以及跟蹤她回去住宿,確保她是安全抵達的。

麗慧離開家里的那段日子,金鶯的心緒就如萬般愁掛肚又牽腸,直問為何自己付出的母愛沒有感動到她,反而還讓她離家?一連串的擔憂導致她血壓上升,曾經嘗試撥電給麗慧,請她回來照顧病中的自己,但她還是無動于衷甚至不愿回家探望,這對一位母親來說可說是雙重打擊啊。

雖然遠離了家里的吵鬧,卻還是躲不過公司的人我是非與工作壓力,麗慧的壓力可想而知。一次因緣巧合下,麗慧在素食館聽到了“慈濟”這個詞,也開始對慈濟感到興趣。她也想起住家附近設有一個慈濟環保點,就上網搜尋慈濟是在做些什么事情,漸漸地從網上獲取慈濟相關訊息。

對慈濟了解後,她開始參與慈濟活動,也從中學習到感恩對方,當境界來臨時不會那么容易起憎恨心。一句靜思語“原諒別人,就是善待自己”,讓她對這句話起了好奇心,不解為什么會說原諒別人就是善待自己,蓋因當時的她正處在猜疑及傲慢中,直到投入慈善志業及活動中,她漸漸地釋懷,也真正地體會箇中意思。

◎ 見苦知福 人生大轉彎

在訪視中看到貧苦家庭有的沒有父母,從別人的不足中看到了自己的富足。而還有雙親的自己為什么不好好的珍惜和盡孝呢?在毫不遲疑的情況下,麗慧撥了電話給媽媽:“媽,我要回來住可以嗎?”

一聲媽,喚回了親情,也喚回了家庭。回到家的麗慧,打開心胸向母親懺悔,也開始向母親訴說她加入慈濟大家庭後的轉變,及在慈濟大家庭裡得到的法親之愛和關懷,一切的一切都讓她有所頓悟,所以她選擇不做逃兵,回到溫暖家庭的懷抱。

如還沒加入慈濟,感恩父母的浴足不會出現在家里頭。那天跪著擦拭父母的雙腳,再回想自己對父母的不孝,麗慧的淚不止,現在她反倒慶幸自己回頭不遲,因為還有機會服侍父母。

以前家庭日對她們來說是奢侈的,可加入慈濟后,環保日變成了他們家的家庭日。在這里,她們一家人做著同一件事情,商討著同一件事,氣氛是多麼地融洽。可這些對麗慧來說還是不足夠的,身為一個孩子,她開始思索如何報答父母恩,那就是希望家人可以一起來聞法,一起法入心,齊行在善道上。

“我加入慈濟,不止找回自信,也找回了我的女兒……”回首女兒離家的那段日子,再看回女兒如今精進在慈濟菩薩道上的喜悅,金鶯的眼淚還是止不住的滑落,只是現今流下的是開心的淚水,因為女兒就在身邊了。

麗慧的改變讓母親金鶯感到欣慰無比。她曾經發愿,如麗慧回來或變得乖巧她就做善事回報。今天,看到慈濟把叛逆的女兒“變得”乖巧,她將心願化為行動,隨著女兒的腳步也加入慈濟,把小愛化為大愛。

未加入慈濟前金鶯個性內向,總是眉頭深鎖、文靜(話較少),自從加入慈濟及承擔起環保站惜福區的重責後,逐漸打開心境,勇於與到來的志工或會眾交流,也在看個案中學會知福,現在的她總是將慈濟面霜塗在臉上,和女兒及家庭的關係也更進一步了,她說家庭和樂就是她最大的收穫。

今年在靜思堂的浴佛典禮,麗慧衷心希望家人可以一起參與,因為這是給媽媽最好的祝福和禮物,也可以同時慶祝三節合一“佛誕節、母親節和慈濟日”,齊報三恩。

無論兒女曾經做過什么傷透父母的事,只要迷途知返,再給雙親送上一聲“感恩,有您真好”,還是可以穩住家人的情感。世上的父母皆無所求,只求孩子們可以健康成長及幸福快樂。


 

慈濟志工黃麗慧在經營慈善個案方面頗有心得,圖為她與志工陳麗珠在慈善日家訪時,開懷大笑。【攝影:李勇甫】 麗慧的改變也接引了母親參與慈濟活動,母女倆的互動在加入慈濟後更是親密及融洽。【攝影:許(音包)玲】

慈濟志工黃麗慧在經營慈善個案方面頗有心得,圖為她與志工陳麗珠在慈善日家訪時,開懷大笑。【攝影:李勇甫】

麗慧的改變也接引了母親參與慈濟活動,母女倆的互動在加入慈濟後更是親密及融洽。【攝影:許(音包)玲】
看著女兒麗慧加入慈濟的改變後,身為母親的關金鶯(右一)也發願一起行走菩薩道。【攝影:李勇甫】 環保日當天,一家三口都在環保點忙碌,過得充實也過得和樂。【攝影:許(音包)玲】

看著女兒麗慧加入慈濟的改變後,身為母親的關金鶯(右一)也發願一起行走菩薩道。【攝影:李勇甫】

環保日當天,一家三口都在環保點忙碌,過得充實也過得和樂。【攝影:許(音包)玲】
母親關金鶯回首女兒的那段日子,不勝噓噓,直說:“我的女兒是在慈濟找回來的……”【攝影:許(音包)玲】

母親關金鶯回首女兒的那段日子,不勝噓噓,直說:“我的女兒是在慈濟找回來的……”【攝影:許(音包)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