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佛教慈濟基金會

祝福深藏紅包裡 等待有緣人

陳惠蘭(左)仔細地檢視每封紅包,務求每封都是整齊端正,以便會員能夠以歡喜心接受證嚴上人的祝福。【攝影:鄭承霖】陳惠蘭(左)仔細地檢視每封紅包,務求每封都是整齊端正,以便會員能夠以歡喜心接受證嚴上人的祝福。【攝影:鄭承霖】

一頭銀髮的陳惠蘭面對桌上的福慧紅包(注一)及歡喜有緣祝福卡,細看每封紅包的年度及形狀。當翻到2000年的福慧紅包時,她憶起那年回台受證,親手從證嚴上人手中領取這封紅包的情景,耳邊彷彿又響起〈想師豆〉的歌曲,上人慈悲的容顏歷歷在目;一股想師之情從心底湧上眼眶,淚水直在眼裡打滾。在歲末祝福即將來臨的日子,她真實感受到上人的祝福透過福慧紅包,再次傳到心坎裡。


 
◎ 領第一封紅包有二元美金
 
陳惠蘭(慈永)回憶在1997年,第一次拿到上人贈送的福慧紅包,打開紅包套,看見內有二張一元的美鈔,那時的她以為是上人給弟子的壓歲錢,完全不知福慧紅包的來源和意義。儘管十七年過去,保存至今的美鈔卻嶄新如初。她難忘那時對著二元美鈔的歡喜心情,猶如小時候領取長輩的壓歲紅包一樣。
 
後來,惠蘭才知道製作福慧紅包的錢是上人將自己著作的版權稅拿出來,全部變化成紅包,在年底的歲末祝福(注二)活動中,送給每一個慈濟人。在送紅包時,上人也會祝福大家年年福慧雙修、日日智慧增長,因此,大家都將上人給的紅包稱為“福慧紅包”,也是慈濟人最珍貴的福慧財產。
 
“上人自己一分錢也不留,全變成紅包給我們,這是上人給我們的祝福和期許!”
 
惠蘭每每念及上人的心意,既感動又不捨。尤其了解上人每年都會設計不一樣的紅包,務必將最好及最有意義的紅包送給弟子及會員,惠蘭就更珍惜每一封福慧紅包。
 
雖然只是一封紅包,但每封福慧紅包都有當年的時代背景及故事。九十年代初,上人在歲末與志工圍爐時,會贈送每人一封福慧紅包,當年的紅包是六個五元台灣硬幣,象徵六度波羅蜜。1997年(1996年歲末祝福)所領的二元美鈔則象徵慈濟志業走向國際化。1998年初(1997年歲末祝福),上人期許慈濟人發大願更精進參與慈濟志業,代代相續,遂設計紀念幣,正面是慈濟蓮花標誌(Logo),刻印“叁拾貳”,代表慈濟邁向三十二週年。紀念幣背面是靜思精舍圖像,刻印“慈悲喜捨、福慧雙修”八個字。除此,還有一個一元的硬幣,象徵一年復始,萬象更新。
 
從1997年度歲末祝福起,福慧紅包首次以紀念幣及一元硬幣組成,但每年的刻印卻是不同的字句,紅包封內外的設計也會更新。封外的設計雖以蓮花為主,但每年的蓮花形狀都不相同,封裡的紀念幣圖案也時會更換。除了福慧紅包外,上人也會贈送“歡喜有緣祝福卡”給會員。歡喜有緣祝福卡則以五元紀念幣為主,象徵彼此有緣,歡喜結善緣。
 
惠蘭撫摸桌上打開了的每封紅包,拿起2008年的福慧紅包,紀念幣的圖案是大地之母(佛相),有別往年的宇宙大覺者。大地之母慈祥守護眾生,那份悲懷讓惠蘭想起“為佛教、為眾生”的上人,想到上人為苦難眾生憂慮,時時刻刻想辦法拔苦予樂;上人也為弟子的慧命操心,早晚講經,希望弟子法入心,並將佛法源遠流傳一代又一代,就像福慧紅包及歡喜有緣祝福卡一樣。
 
憶念師父的恩情,惠蘭幾番哽咽難言。看見2007年的歡喜有緣祝福卡,她不由想起,每年的福慧紅包及歡喜有緣祝福卡都是台灣志工製作好了,寄過來送給大家。在2007年,正逢慈濟四十週年慶,上人希望海外志工接力,幫忙製作祝福卡,以減輕台灣志工製作二種紅包的辛勞。
 
“從那時起,我就被大家推派負責製作歡喜有緣祝福卡的組長。也從那刻起,年年的歲末祝福,我都承擔歲末物資組長,就是負責處理和統籌這些福慧紅包及祝福卡等。”
 
惠蘭也不知自己那來的勇氣,敢敢接下這份重擔。她沒想太多,只知道,上人送福田來了,弟子就要歡歡喜喜承接下來。
 
◎ 一粒米中藏日月
 
第一次面對從台灣寄來的紅包材料,雖然紅包已經剪裁好,但要黏貼五元紀念幣在紅包的空洞上,更要在大地之母圖案下黏貼十二粒稻子(象徵佛法中的十二因緣),惠蘭有些束手無策。但她不氣餒,透過台灣寄來製作歡喜有緣祝福卡的圖解,細細研究,慢慢揣摩,結果,也找到製作的技巧。
 
“開始不會黏紀念幣,沒有放正就用膠水貼上去,看看不對,趕緊叫大家務必要將紀念幣放在紅包已切好的空洞上,要整齊、要端正,這樣,會眾一拿起紅包,就會有歡喜心。如黏得歪歪,一看就會不喜歡。”
 
黏一粒粒小小的稻子更是靠功夫,尤其那年,要黏十二粒,更讓惠蘭費盡心思。幸好有台灣志工做的紅包做參考,才把有祝福卡製作妥當。
 
接下來的幾年,圖案都不同,稻子數目也變成三粒(象徵佛法中的戒、定、慧),惠蘭帶領大家年年製作,從開始一人製完一封紅包到分工合作,有人專門負責黏稻子、有人專門黏紀念幣、有人只負責折紅包,這樣一來,又快又準。但是,她不諱言,也屢遇洩氣的事。像2012年的歡喜有緣祝福卡,在贈送給會眾時,剛拿起祝福卡,就聽到“鏘瑯”聲不絕,五元紀念幣竟從紅包裡掉出來。
 
原來,雪隆的會員年年倍增,製作歡喜有緣祝福卡也從數百到數千甚至整萬個,單靠原有的紅包製作團隊是沒法完成的,惠蘭遂將紅包分配讓社區志工各自製作,製作完畢就直接拿到現場分派。因少了品質監管,紅包也出現問題。
 
“那一年做的紅包真的沒有品質保證,我自己看了都不好意思,一封封紅包被退回來,也有會眾拿了掉了紀念幣的紅包來換。”
 
惠蘭為了補救,趕緊去買膠水來重黏紀念幣。自那次後,惠蘭一直在想,要用什麼膠水才會讓紀念幣牢貼在紅包上。結果,找了好幾間商店,終於找到一種適合的膠水。而她自此也會嚴格要求負責製作紅包的社區志工一定要嚴格檢查每封紅包。
 
在惠蘭的心目中,歡喜有緣祝福卡做不好,不但讓會眾不喜歡、不珍惜,而且,更辜負了上人送紅包的一片心意。她耿耿於懷地表示,當歡喜有緣祝福卡從台灣來到時,代表了上人的祝福,而無法將紅包做好,送到會眾手中,是身為弟子的不用心。
 
上人的愛要恭恭敬敬送出去,不能馬馬虎虎。惠蘭想起有一年在台灣參與製作紅包過程,感受到不管是跟隨上人出家的常住師父還是志工,都是很用心地將每封紅包做得美美。
 
這份愧疚讓惠蘭在這二年的紅包製作裡,更用心於每個細節。紅包製作完後,她會用心檢視紀念幣黏得牢嗎?稻子貼得正確嗎?每粒稻子是否飽滿?系在紅包外的金線有對準封口嗎?
 
“我們曾經在這裡尋找稻子,但不夠飽滿。後來,台灣大林慈濟醫院的農場有種稻子,每年,那裡的大醫王及護理人員會特地選最好最美的稻子運送過來給我們做紅包。”
 
惠蘭每每看到一束束蘊藏台灣慈濟人滿滿愛心的稻子,飄洋過海來到眼前時,她就非常感動,也會格外交待每個做紅包的志工,不要浪費每一粒稻子,因她從大愛台中,看見院長及護理人員辛勞耕種,稻子切割後還要拿來曝晒,過程一點都不簡單。
 
一粒米中藏日月,紅包裡的稻子是上人對眾人歲歲年年的感恩與祝福,意義深遠,惠蘭在挑選稻子時,也常懷恭敬與感恩心,感恩今生今世還有機會親近佛法,感恩自己還能與眾生結好緣。
 
◎ 感恩心 結善緣 走過歲歲年年
 
懷感恩心、廣結善緣是惠蘭小小的心願。打從1995年,她與外甥女去聽一場由慈濟舉辦的幸福人生講座會後,便成為慈濟會員。一直想參與慈濟活動的她卻遇不到牽線的有緣人,直到一年半後,才有機會真正接觸慈濟,參與活動。
 
“一做慈濟就做了十七年,我真遺憾沒有早點認識慈濟。”
 
七十一歲的惠蘭屈指一算,驚嘆時間的流逝。她回想當年,為了做慈濟,選擇提早退休,全程投入在慈濟裡。早年,慈濟吉隆坡聯絡處只有兩位同仁(職工),她見同仁的工作量很多,自動天天抽半天時間過去幫忙,也常煮飯給同仁吃。
 
後來,負責的工作多了,她乾脆全天都守在職工室幫忙,這一做就十多年,她從不計較做義務的“同仁”,也不推辭來到面前的任務,對她而言,能把握因緣多做就是福。
 
從職工室走到社區,十多年來也承擔不少,做過親子班的組長,也承擔社區的組長,更是那裡需要就隨時補位,從不推卻。
 
“早期志工不多,要做的事情又多,所以,也才能到處去做訪視。記得當時,巴生、勞勿、關丹、彭亨的個案也由我們去訪視。儘管辛苦,可是想到能幫助人,心裡就很開心。做慈濟,賺不到錢,卻能賺到歡喜。”
 
惠蘭在社區裡是人人尊敬的一位資深慈濟志工,她隨時候命補位的精神讓志工深感敬佩。她常形容自己是一枚不起眼的螺絲釘,默默的守住崗位。
 
她笑言,當她回台灣接受上人授證時,寫了一篇自傳,自傳裡竟然發願要有“感恩心、結善緣”這六個字。冥冥之中,她彷彿以這六個字為方向,不管遇到什麼不順心或挫折的事就會用這六個字來開解。
 
不與人爭、不與事爭,一生淡泊是惠蘭的人生寫照。她凝望桌上的福慧紅包,感覺到時光儘管一天天過去,但卻讓她的人生變得亮麗又豐富。回憶中的點點滴滴全是快樂的事情,找不到一絲的失落和遺憾。
 
“我在慈濟裡真的能做到廣結善緣,只要放下我執、多聽別人的言語,自然就會人圓事圓理圓。”
 
抱持單純的心做慈濟,也把握因緣多多進修。每年,她都會陪伴志工回台受證,她趁著這機會上課、充電,常常收穫滿滿回來。
 
惠蘭深深感恩在晚年時刻,還有福報每天凌晨四點起床,到共修處,透過雲端連線,聆聽上人開示佛法(薰法香),讓自己的心時時浸浴佛法中而得輕安自在。其實,薰法香時刻,能見到熒幕上的上人,宛如見到慈母般,讓惠蘭常生孺慕之情。
 
“很感恩上人創辦慈濟,讓我們都能發揮功能,做好人、做好事;沒有上人,沒有慈濟,今天的我也許已變成一個癡呆老人了。我沒有家庭、沒有子女,但我不寂寞,慈濟裡有很多法親,他們就是我的家人。”
 
惠蘭用感恩心走過歲歲年年,她誠心祈望透過用“心”製作的紅包,讓會眾也能感受到上人的感恩與祝福,這也是廣結善緣的方式。
 
2014年的歲末祝福即將在12月20日掀開序幕,一連九場的活動將分派約一萬五千封歡喜有緣祝福卡。回想當年的三、四百份歡喜有緣祝福卡到今天的萬多份,惠蘭歡喜地期待,人人拿到歡喜有緣祝福卡時,都能珍惜與慈濟的這份情,並在來年延續這份好因緣!
 
 
注一:證嚴上人每逢農曆過年,都會將當年的版稅收入,分成一個個紅包,在全球歲末祝福時送給慈濟志工,以表示上人這一年來對每一位的感恩,並祝福大家年年福慧雙修,日日智慧增長。此類紅包稱為“福慧紅包”。
 
注二:歲末祝福,是全球慈濟一年一度的大型年終活動,每年年關將近時,慈濟志工及慈濟會員相聚一堂,共同回首一年來,全球慈濟志工所走過的足跡。而上人也會透過海外各負責人贈送福慧紅包及歡喜有緣祝福卡給志工及會員。

 

陳惠蘭展示多年來所領取到的福慧紅包,她非常珍惜上人給予的這份祝福。【攝影:鄭承霖】   陳惠蘭感恩參與慈濟十七年來,每年都收到上人的福慧紅包和祝福。【攝影:鄭承霖】

陳惠蘭展示多年來所領取到的福慧紅包,她非常珍惜上人給予的這份祝福。【攝影:鄭承霖】
 
陳惠蘭感恩參與慈濟十七年來,每年都收到上人的福慧紅包和祝福。【攝影:鄭承霖】
 
陳惠蘭參與慈濟已經17年。圖為陳惠蘭(右)在1996年大陸賑災愛心義演晚會前協助描繪義演時懸掛之布條。【圖片:慈濟雪隆分會人文發展室提供】   每年,陳惠蘭(左二)都會陪伴志工回台受證。她當成是回台上課、進修、充電。【圖片:陳惠蘭提供】

陳惠蘭參與慈濟已經17年。圖為陳惠蘭(右)在1996年大陸賑災愛心義演晚會前協助描繪義演時懸掛之布條。【圖片:慈濟雪隆分會人文發展室提供】
 
每年,陳惠蘭(左二)都會陪伴志工回台受證。她當成是回台上課、進修、充電。【圖片:陳惠蘭提供】
陳惠蘭(前排左一)雖不是職工,但十多年來在職工室幫忙,在職工心目中,她也是同仁之一。【攝影:覃平福】  

陳惠蘭(前排左一)雖不是職工,但十多年來在職工室幫忙,在職工心目中,她也是同仁之一。【攝影:覃平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