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正負兩面 推廣清淨在源頭

忍辱館內映入眼簾是一個大地球模型展示正負兩面的情況。一邊是乾淨青翠的大自然,另一邊是光禿禿的地表,乾涸湖泊到處都是垃圾和屍骸。【攝影:覃平福】忍辱館內映入眼簾是一個大地球模型展示正負兩面的情況。一邊是乾淨青翠的大自然,另一邊是光禿禿的地表,乾涸湖泊到處都是垃圾和屍骸。【攝影:覃平福】

地球環境因人類破壞由“綠”而“黃”,踏入環保忍辱館,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地球模型,一邊是乾淨青翠的大自然景色,有湖畔,魚兒在水裏游;另一邊是光禿禿的地球表面,乾涸的湖泊,到處都是垃圾和動物的屍骸,正負對比吸引了每一位踏入館內的人們。


 
每年農曆進入尾聲,證嚴上人即行腳台灣各慈濟據點進行歲末祝福。在馬來西亞,雖然上人無法親臨現場,但祝福依然傳達到每位出席者的手中。2014年12月20日至28日,一共九場次的歲末祝福於吉隆坡慈濟靜思堂進行。
 
 
靜思堂各角落以佛法六度萬行之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和智慧為名而設展覽館,以布展方式引領會眾了解慈濟志業。
 
 
籌備此六館皆由慈濟各功能組領養,負責策劃每個展館的主題。環保組負責“忍辱館”,透過“淨化人心”、“環保回收和忍痛教育”以及“回歸清淨大地”三大主題,推廣環保清淨在源頭 。
 
 
◎ 正負地球 吸眾目光
 
地球環境因人類破壞由“綠”而“黃”。一踏入“忍辱館”,映入眼簾是一個大大的地球模型,展示地球正負兩面的情況;一邊是乾淨青翠的大自然景色,有湖畔,魚兒在水裏游;另一邊是光禿禿的地球表面,乾涸的湖泊,垃圾處處,屍體遍野。
 
 
“小朋友,你們想要住哪裡呢?”
“要住那邊!” (指着青綠的環境)
“我不要住這兒,這兒很骯髒。”
 
 
地球正負的對比吸引了每一位踏入館內的人們,即使小朋友也不想要住在滿地塵土,荒蕪一片的環境。
 
 
“忍辱館”內處處展示環保巧思。再往內走,左右兩邊是生活起居的擺設。“落實環保是要讓每一個人從生活中做起。”協調鄭寶釧(慈務)表示,當初設定展覽的方針時,希望藉由環保教育,能深入每一個人心中,進而達到人心淨化。
 
 
每一個人的生活都離不開家,一個整潔舒服的居家環境是大家所嚮往的。 志工善用回收的物品設計居家空間。客廳的桌上用回收紙折成盒裝小飾物; 書桌上,用透明雞蛋盒做成造型獨特的桌燈燈座也是用回收的鐵架設計而成,不留意看也不會發現這是一盞D.I.Y.的環保桌燈。除此之外,廚房的料理台,從盛乾糧的瓶子,到擺設的花瓶,無不都是善用回收的瓶罐。
 
 
在志工林湧順(濟培)的公司上班的沙曼(Salman)夫婦聽完導覽志工的解說後,學習到節能減碳必須從居家做起,沙曼說:“原來電器在待機狀況依然會耗電,使用完畢後,必須將插頭拔出。還有冰箱門不能常打開,這樣會很耗電,應該想好要拿什麼才開啟冰箱門。
 
 
了解保麗龍是一種千年不化的材質後,沙曼夫婦異口同聲的表示:“我們會帶環保餐具去打包食物,避免使用保麗龍。” 
 
 
在湧順的用心宣導之下,沙曼夫婦改變飲食習慣,落實每週五為無肉日,而今天更讓沙曼深入明白素食的重要性,他說:“今天才知道要生產一公斤肉,必須用到十四公斤的穀物。”為此,沙曼夫婦期許自己能夠增加茹素的天數。 
 
 
◎ 土埋場的真相  源自人類之造作
 
館內也架設宛如真實性的模擬土埋場,保麗龍、影碟、塑料袋、瓶瓶罐罐及各種各類不能再被使用的物品,和沙土層次不一的雜陳在一起,讓會眾更能深刻體會環保的重要性。
 
 
土埋場的構思來自志工黎小強,從構想到布置土埋場都全程參與。在大馬,垃圾主要的處理方式是用土埋,事先沒有經過分類的垃圾堆積成山,偏偏很多都是很難化解的物質,例如保麗龍需要千年才能夠被完全分解。
 
“很多人會覺得垃圾問題事不關己,垃圾被載走後,就可以眼不見爲淨。其實垃圾處理不當的後果終究會回到我們的生活裏,是一種惡性循環。” 小強感慨的表示。
 
“環保不只是幫助清潔環境,也洗滌志工們的心靈。”他曾見過很多居民加入環保活動後,原本的憂鬱症不藥而愈,而且越做越歡喜。
 
來自柔佛州的許綺珊今天一早就在舅舅葉侅賰的帶動下,來到“忍辱館”當志工。站在模擬土埋場前,她和會眾述說土埋場的種種,如何影響地球。“以前讀書時看過土埋場的圖片,這一次可以實質的看到土埋場的樣子,覺得很恐怖,但人更可怕,因這一切都源自於人類。”
 
記得小時候,她曾經夢見地球不見了,地球變形了,使她很恐慌,很害怕地球末日,不知道該怎麼辦?當她發現環保回收是救地球最好的方法以後,從此就開始做環保,也會常常提醒友人不要亂丟垃圾,或將能再循環使用的資源帶去回收。
 
四十六歲的余銀平和妻子及女兒很喜歡忍辱館中央的問答區,從問答中才認識到回收的價值。他說,以前對于環保的理念只是限于回收舊報紙,可是現在知道除了舊報紙以外,還有其他的資源如瓶瓶罐罐也是可以回收。但是回收到最終的理想,還是減少制造垃圾。
 
◎ 忍痛教育  忍辱精神
 
由於大部分的民眾將資源拿到環保站時,裡頭還有很多資源尚未分類,或是將不能再回收的物品送過來,這除了造成志工需要更多時間去處理以外,更重要的是民眾對資源分類完全沒有概念。因此館內特別設立了一個“增福報和減福報”資源分類體驗區。
 
 
“做環保增福報,人人聽了都歡喜;減福報,人們一聽就知道是稍減福氣,對環境沒有幫助。”這體驗使到來的人能實際了解回收的概念。
 
 
“教導分類即是忍痛教育,志工要學會“忍痛”拒絕無法再循環使用的物品,同時教育民眾了解每一種能回收的東西。”寶釧表示,這忍痛教育進行的同時,志工要具備忍辱的精神。“當遇上一些比較冥頑的民眾時,志工需花更長的時間來教育,不起衝突。就是需要這份耐力和忍力,這就是何以這環保館稱之為‘忍辱館’。”寶釧解釋道。
 
 
 
環保最後的目的,期許清淨在源頭後,是回歸清淨的大地。這也是忍辱館希望傳達的概念,希望民衆學會在家分類做環保,珍惜物品,延長物命,才是保護地球的上策。唯有人人改變觀念:簡約生活,素食八份飽,唯有身體力行環保,才能緩解全球環境問題。
 
 
 
(資料來源:劉慧清、陳思妤、馮念慈)

 

忍辱館內特設立“增福報和減福報”分類體驗區,讓民眾學會分類,做到清淨在源頭。【攝影:覃平福】   志工向民眾解說,一個保麗龍需要千年才能分解。【攝影:陳家樂】

忍辱館內特設立“增福報和減福報”分類體驗區,讓民眾學會分類,做到清淨在源頭。【攝影:覃平福】
 
志工向民眾解說,一個保麗龍需要千年才能分解。【攝影:陳家樂】
 
地球正負的對比吸引了每一位踏入館內的人們,即使小朋友也不想要住在塵土滿地、荒蕪一片的環境。【攝影:覃平福】   “原來電器使用完畢後,要將插頭拔出,否則一樣會浪費電源。” 沙曼(中)夫婦學習到節能減碳必須從居家做起。【攝影:李國強】

地球正負的對比吸引了每一位踏入館內的人們,即使小朋友也不想要住在塵土滿地、荒蕪一片的環境。【攝影:覃平福】
 
“原來電器使用完畢後,要將插頭拔出,否則一樣會浪費電源。” 沙曼(中)夫婦學習到節能減碳必須從居家做起。【攝影:李國強】
 
來自柔佛州的許綺珊(右)在“忍辱館”當志工,她站在模擬土埋場前,和會眾述說土埋場如何影響地球。【攝影:朱國財】   余銀平(右)和妻女很喜歡忍辱館中央的問答區,表示從問答中可認識到回收的價值。【攝影:李國強】

來自柔佛州的許綺珊(右)在“忍辱館”當志工,她站在模擬土埋場前,和會眾述說土埋場如何影響地球。【攝影:朱國財】
 
余銀平(右)和妻女很喜歡忍辱館中央的問答區,表示從問答中可認識到回收的價值。【攝影:李國強】
 
志工鄭寳釧(右)在忍辱館分享如何在日常生活節能減碳的小竅門。【攝影:覃平福】

志工鄭寳釧(右)在忍辱館分享如何在日常生活節能減碳的小竅門。【攝影:覃平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