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佛教慈濟基金會

靜思淨斯法義悟 大白牛車精進演

承擔“大白牛頭”的林湧順,感恩每一位志工士氣高昂,每一個表情動作都呈現出精進願力。【攝影:梁倩宜】承擔“大白牛頭”的林湧順,感恩每一位志工士氣高昂,每一個表情動作都呈現出精進願力。【攝影:梁倩宜】

慈濟雪隆分會今年主辦的歲末祝福,節目中穿插了一場〈靜思凈斯〉演繹。由五位慈青扮演靜思精舍常住師父、八位委員象徵說法者、十七位慈誠擔綱大白牛車,2014年12月20日開始的九場演繹,剛柔并濟,撼動人心。28日晚上最後一場演繹為今年的歲末祝福畫上圓滿的句號!


 
大白牛車創意源自《法華經 - 譬喻品》所闡述的大乘理念。佛陀在〈譬喻品〉中以羊車、鹿車、牛車譬喻“小乘”、“中乘”和“大乘”。把“大白牛車”描述成殊勝莊嚴的法具,傳承佛陀願力,力行世間法,藉以勉勵學佛者,應如大乘菩薩行者,具備忍辱負重,堅定前行的毅力,普度一切眾生。
 
小乘的羊車、鹿車,只是接引自己,消除煩惱,自度自覺,沒有覺他、利他;唯有大白牛車是接引眾生,除了自度還要度他,自覺還要覺他,自利還要利他。
 
◎ 靜思淨斯  布善種子
 
大白牛車具有大筋力、大承擔及大願力,以誠正信實的精神,履踐慈悲喜捨四無量心,運載著度化眾生的大乘事業。正如證嚴上人以清淨大愛,帶領全球慈濟人扛起慈濟四大志業、八大法印的擔子,為淨化人心、祥和社會、祈求天下無災而精進不懈。
 
靜思是要提醒自心,時時刻刻要好好靜心思考人生方向,其蕴藏的意義是慈濟的根本思想,與人文慧命息息相關。將“靜”字拆開来,就是青山無爭;“思”字上面是田,下面是心,意喻福田用心耕。靜思精舍師父們“一日不做、一日不食”的堅定信念,不受供養自力更生的精神,就是靜思法脈的精神。
 
“淨斯” 意謂心淨於斯,是清淨的源頭。源自一份清淨無染的愛,為廣傳“靜思人文、淨斯人間”的理念,通過〈靜思凈斯〉演繹,期盼人人皆能依循正法,仿效大白牛肩負重任,傳法人間,布善種子,廣種福田。
 
◎ 肩負使命   完成任務
 
“由於時間倉促,只有一個多月的準備,排練狀況頻生,一些志工在排練中,身體一些部位也受了傷,令節目組擔心不已。”戴錦源(濟凡)毫不違言:“參與演繹的志工大多有工作,每次集體排練,無法全部到齊,只好督促大家把握時間,在家或在工作的空檔,通過視頻勤練。幸好大家知道自己所負的使命,彼此互相勉勵,不敢懈怠,在驗收時逐步改正缺點,最終順利上台,取得預期效果。” 
 
錦源接著說:“在《法華經》裡,大白牛車是行菩薩道、接引眾生的工具,傳承佛陀願力,力行世間法。男眾承擔,不二人選,演繹大白牛車代表志工向上人發願。”
 
他說:“牛頭,要身材很壯、音感很好,還要耐操、柔軟度夠的志工來承擔。因大白牛車是代表大乘菩薩行者,具備忍辱負重,堅定前行的毅力,普運一切眾生,因此,力道一定要夠。”
 
當28日晚上第九場演繹順利落幕,獲得良好評價後,錦源終於釋懷展露歡顏:“成果歸於大家,這就是慈濟合和互協的威力吧!”
 
◎ 士氣高昂 克服萬難
 
承擔“大白牛頭”的林湧順(濟培),身高健碩,在2013年歲末祝福曾出任〈行願〉法船的船頭。這次再付託重任。他說:“兩者演繹的不同處是〈行願〉是展現鑒真大和尚東渡日本傳法的偉大精神與堅定毅力。〈靜思凈斯〉則是承載著傳遞證嚴上人,淨化人心的精神與使命,在全球災難頻發的今天,警惕大家要居安思危,演繹是具有現實的時代意義。” 
 
湧順坦言,此次成軍雖只有一個多月的時間,通過緊迫練習克服萬難,每一位志工士氣高昂,希望每一個表情動作都呈現出精進願力,因為這不是演戲。所以男眾即使是跪著的姿勢,每一個轉身、起立 ;女眾每一個笑容、表情,都要將佛法真意融入自己的內心,再把佛法浩瀚的道理以肢體語言,傳達給所有到來觀賞的會眾,讓大家明白為什麼慈濟志工要精進走入人群,為什麼萬物皆有法。
 
年紀最大的陳順豐(濟澈),今年六十歲。感動於證嚴上人扛起天下事,度化眾生的毅力與憂心,身為弟子的慈濟志工,必須勇於出來承擔與分憂。上台演繹排練雖然辛苦,對他來說,算什麽呢?
 
當知道演繹“大白牛車”動作不簡單,不易演好,但是,演繹的意義極為深長時,他第一時間報了名。在排練過程中,順豐扭傷了腰部,兩個膝蓋因激烈下跪受了傷。他不當一回事,卻視為一個考驗,堅持要學習大白牛的堅韌精神,期許自己在歲末祝福上台演繹達標。九場演繹最終使他如願。
 
◎ 膝蓋受傷  當著考驗
 
第一次參與演繹的林家昌(惟昌),對靜思文物情有獨鍾,經常參與文物推廣的活動。當受邀參加〈靜思凈斯〉演繹時,以為只是一場次,毫不考慮答應下來。過後知道是九場次,肢體動作很大,臉部表情要真時,一向內斂的他,有動搖退轉之心。一日,視頻上看到台灣小朋友演來惟妙惟肖,心想小朋友可以演,自己沒理由不能,於是就留下來了。
 
談到排練艱辛過程時,家昌說:“平日少運動,擺腰的動作強烈,雙膝下跪的力度又大,第一次練習腿受了傷,腰也酸疼,感覺很不舒服。於是買了護腰帶、護膝器來保護身體。演繹要求整體美,不能因小失大,既然留下來,就要用心做好自己。同時在家爭取時間休息,讓傷勢早點復原。”
 
感動於精舍常住師父,一日不做,一日不食,自力更生的精神。他由衷地說:“這不是一念心就行的,考驗在於能不能恒持。” 
 
在薰法中成長的家昌,上人的開示開啟了他閉塞的心門,他認為佛法需要用心體會。沒經過苦難,無同理心,就不會有感受。有感受進而投入去做,才算是真正承擔。在承擔的過程,就會有法喜。
 
◎ 堅持留下 最大收穫
 
在災難事件中付出,少不了鄭順吉(濟慬)出現的身影。脊椎十年前受過傷的他,八月間因搬家抬笨重的家具,而舊傷復發。參與演繹,原以為是一場次,當知道是九場時,怕耽誤大家,決定退出。年紀最大的順豐一句“我也有傷呀!”
 
經過內心一番掙扎,順吉感悟到:“大白牛堅韌忍辱,刻苦耐勞的精神,值得學習。”於是在排練當下,他每次都要克服頻繁的跪、起、蹲等動作,把疼痛的身苦視為不苦,一心要把握因緣,藉著演繹傳法。每當音樂響起,他都忘掉痛楚,隨著“靜思靜思、萬法靜思……”輕柔的樂音,努力跨出每一個步伐,舉手投足,展現出傳法人堅定使命的韌力。
 
在排練過程,很感恩這次的演繹,也算是一個鍛煉身體的好運動。他說: “上天給了我們身體,只有使用權,但,痛楚來時,不由得我們能駕馭。感恩在排練中,獲得大家的包容,鼓勵,度過困難一關又一關。”
 
在演繹第九場次時,傳來亞航墜機的不幸消息,鄭順吉心情萬分沉重,之前他曾在馬航370失聯事件中,在北京膚慰罹難者家屬,感同身受。他益發相信每一個人無法知道無常何時到來,要好好把握付出的當下。
 
◎ 善用時間  不懈勤練
 
“心不難,事就不難!”林建聰(濟援)秉持這個信念,首次參加,困難面前,絲毫不敢馬虎,善用業餘寶貴的時間勤練,回到家再自我複習,一遍又一遍練習動作和走位,膝蓋雖受傷,也堅持不懈怠,買了護膝器自我保護膝蓋。第一場心理的確有點緊張,但一直祝福自己要鎮定,要集中意念演好。第二場很快就進入狀態,不再心慌意亂,接下來幾場的演繹,越演越有信心。
 
十二年的慈青生活,把陳威翰(誠翰)磨合得益發精進自信。擔任市場開發員,他經常外坡出勤,東奔西跑,忙得不可開交。平日,當慈濟需要人時,他樂於配合。此次〈靜思凈斯〉演繹,他馬上出來承擔,希望第一次上台參加演繹,考驗自己能否承受壓力。
 
短短不到一個月就要上台,在事業與志業之間,威翰拿捏到位,安排好工作,調整約見客人的時間,不起煩惱心。因此,在任何時間,不同場合,安住心勤練。
 
他說:“第一次的練習,沒掌握好姿勢,感覺腰背酸痛,回到家搓搓藥油就沒事了。經一事長一智,每次排練,我都穿上護膝器,也做暖身運動,才投入練習。”
 
正式演繹的第一場,威翰由於過度擔心出狀況,演繹手勢或不對,一直把視線投向身旁的志工,少了自信心。第二場時,有少許進步,但演起來還是有力不從心之感。接下來還有七場,他開始省思,必須克服依賴的心態,專注於自己。於是第三場開始,不再把目光投向他人,定下心,添自信,努力演好自己,取得好效果,他感到無比幸福,無限滿足。
 
目前在拉曼大學求學的慈青劉穎凡,25日出場演繹後,由於食物過敏,不適兩天,人非常疲倦。緊跟著27日及28日,還有四場待完成。在家休息時,她一直在思考是否要放棄。一番掙扎後,她還是堅持要圓滿最後四場,不做逃兵。28日當天,劉穎凡冒著鼻子不舒服,從“零”開始再度出發,在台上笑容可掬的圓滿了最後三場的演繹。
 
投入九場演繹,人人盡心盡力。看似簡單的肢體語言,卻能傳遞深奧的佛理給普羅大眾,也讓每一個參與演繹的志工,心中升起無比的歡喜。當圓滿第九場的演繹,在熱烈的掌聲中,全體步下舞台,魚貫走入後台,大家無比興奮,高興地擁抱在一起,分享幸福!

 

通過〈靜思凈斯〉演繹,期盼人人皆能依循正法,仿效大白牛肩負重任,傳法人間。【攝影:林振東】 “心不難,事就不難!”林建聰(前)秉持這個信念,首次參加;困難面前,一一克服,順利完成演繹【攝影:黃金銓】

通過〈靜思凈斯〉演繹,期盼人人皆能依循正法,仿效大白牛肩負重任,傳法人間。【攝影:林振東】

“心不難,事就不難!”林建聰(前)秉持這個信念,首次參加;困難面前,一一克服,順利完成演繹【攝影:黃金銓】
年紀不是問題,陳順豐排練時受了傷,依然堅持勤練,期許自己達標,九場演繹終於使他如願。【攝影:梁倩宜】 第九場演繹結束,回到後台,陳威翰情不自禁地擁抱同台演繹的年長志工,感恩大家給他的勉勵。【攝影:梁倩宜】

年紀不是問題,陳順豐排練時受了傷,依然堅持勤練,期許自己達標,九場演繹終於使他如願。【攝影:梁倩宜】

第九場演繹結束,回到後台,陳威翰情不自禁地擁抱同台演繹的年長志工,感恩大家給他的勉勵。【攝影:梁倩宜】
拉曼大學求學的慈青劉穎凡,雖不舒服還是堅持完成最後三場演繹。在台上,臉上依然笑容可掬。【攝影:梁倩宜】 組員一句“我也有傷”,留住舊傷復發的鄭順吉,在練習中獲得不少啓發。最後一晚演繹結束,還補位協助錄影。【攝影:梁倩宜】

拉曼大學求學的慈青劉穎凡,雖不舒服還是堅持完成最後三場演繹。在台上,臉上依然笑容可掬。【攝影:梁倩宜】

隊友一句“我也有傷”,留住舊傷復發的鄭順吉,在練習中獲得不少啓發。最後一晚演繹結束,還補位協助錄影。【攝影:梁倩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