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佛教慈濟基金會

記憶衰退不可怕 放棄才遺憾

陳施德深知因緣難得,因此即使身體不適也要入經藏。對他而言,學手語不難,最大困擾是記憶力衰退,學會的手語一覺醒來就忘掉了。【攝影:林振東】陳施德深知因緣難得,因此即使身體不適也要入經藏。對他而言,學手語不難,最大困擾是記憶力衰退,學會的手語一覺醒來就忘掉了。【攝影:林振東】

陳施德夫婦有感《法譬如水》經藏演繹越來越逼近,除了積極配合大組的練習,本身也天天在家裡互相演練;施德期許當天站在台上時,不只是比手語而已,而是要透過肢體語言,將佛法傳送到每一個人的心中,讓人們因演繹而感受到佛對眾生的不捨與聲聲呼喚。


 
◎ 經藏演繹因緣一瞬即失
 
身材瘦削的陳施德(濟貫)與妻子鄭碧芬(慈岦)都是經藏演繹裡的妙手(注)。他們對於即將在7月4日及5日演出的《法譬如水》經藏演繹深感期待,卻也知道時間急迫,於是,天天勤練習成了最重要的事。
 
 
“算算看,距離7月只有二個多月時間,很快就來到了,我們當然要加緊練習,哪裡可以等有空才來練?沒時間啦!”
 
 
對聽得懂華語卻不諳華文的碧芬而言,除了看娃娃圖(配上人頭及手勢的歌詞圖)、教學影帶反復不斷練習外,再也沒有更好的練習方法了。她坦言,在靜思堂及共修處排練,還有種子老師(教導手語動作的志工)指導,在家裡,只有靠自己摸索了。
 
 
除了家裡練習,碧芬也隨身帶著娃娃圖到辦公室,遇到休息時間,她就拿出娃娃圖,邊唱邊比。為了怕忘記歌詞,儘管華語發音不准,她還是唱出聲音。遇到有疑問的,就看圖加以揣摩;雖然,施德也和她同一組,比的歌曲也一樣,但她無法向施德求證和學習。
 
 
“我雖然會華文,可是,我沒辦法教太太,她反而是我的老師,我每次都要問她這個怎麼比?怎麼轉身?我是個記性很差的人,今天學會了手語,明天醒來,竟然會忘記。”
 
 
施德笑笑說,他自小就記性不好,功課都是靠強記而背出來的,如今,年紀大了,記憶力也一年年衰退,很多事情都不復記得。儘管如此,他並沒有放棄入經藏,反而更堅守舞台上、屬於自己的位置。
 
 
 “我今年六十歲了,才遇到這樣大型的經藏演繹,如果我不把握,幾時還有這樣的機會?即使是下輩子,也未必等得到。”笑得淡然的施德深知因緣一瞬即失,沒有好好把握,將徒留遺憾。
 
 
◎ 記憶衰退也能上台演繹
 
 
早在十三年前,施德已深刻體悟到因緣難得。當時,美國一位病患需要換骨髓,透過台灣慈濟骨髓庫的配對,施德先前在慈濟捐髓的資料與病患者吻合,幾經檢驗,配對成功。他當時覺得自己很有福報,在千萬人中,可以捐髓救人。不料,在準備捐髓的當兒,病患等不及,往生了。
 
 
拯救不到對方的生命,施德當場痛哭。自此,他格外珍惜因緣的到來,凡是可以做的,可以承擔的,他從不說不。像此次入經藏,組長派他承擔妙手,他也欣然接受。有志工擔心他患有僵直性關節炎,身體轉動或蹲跪會辛苦,他卻表示,除了頭部不能九十度轉動外,其他動作都可以做到。
 
 
“雖然,彎腰久了,腰會酸痛;蹲久了,腳會麻痺、會痛,但這些都不是問題,最大的困擾還是我的記憶力。”
 
 
記不起歌詞怎麼辦?忘記手勢怎麼辦?施德深知自己的弱點,他採取天天勤練的方式,忘記了沒關係,重新練過,再忘記也不要緊,繼續苦練。一天練習下來,所忘記的都會記起來,儘管第二天又會忘了一大半,他還是堅持苦練至完全記得為止,第三天又重新來過……
 
 
忘記歌詞及手勢並不可怕,施德在2011年的歲末祝福,隨同志工上台演出一段《法譬如水》經藏演繹,當時,他的記憶也不好,但他用勤能補拙的方法,除了每天練習外,當天一早,他不斷強記和練習,上台時也能比得頭頭是道。
 
 
施德坦承,上台演出他不擔心,他曾害怕自己不能站上演繹的舞台。原來,去年10月,他發現自己心跳不規律,整個人感到很疲累。有時,下班後,趕去共修處排練,心跳就加速,甚至一分鐘跳到一百二十;排練不到半小時,就覺得格外疲倦,不得不到角落處,坐下閉目養神。
 
 
有志工見了,以為他在偷懶,笑他說:“您練來練去就只有這個和周公一樣的動作(睡覺)。”他聽了,也不辯解,但知道一定是自己身體出了狀況,非看醫生不可。
 
 
經專科醫生檢查後,斷定是得了甲狀旁腺疾病(hyperparathyroid gland),需要動手術。若不動手術,將會影響心臟及腎臟等功能。施德一聽要動手術,有些遲疑,想先吃藥看看。碧芬馬上提醒他,萬一拖到六、七月而不得不動手術的話,也許真的就無法參與經藏演繹了。
 
 
◎ 有佛法指引感覺幸福
 
施德也擔心不動手術會失去演繹機會。於是,今年三月,他決定動手術。手術過程順利,只在醫院休息一天就出院了。出院的第三天,他就到共修處參與彩排。志工見他出現,驚訝地問為何不休息多幾天。他笑說,自己動的是小手術,但來彩排是大事,萬一他不來,那麼會影響大家的站位,而自己又會少學一次了。
 
 
施德感恩這次的手術,讓他得以向老闆請辭退休。之前,他也想退休,全心投入慈濟,此次,老闆體諒他健康出了問題,不得不放人。他歡喜地表示,他有更多時間在家裡練習手語了。
 
 
施德心心念念要入經藏的精神讓志工深為感動,大家暱稱他是打死都不走的菩薩。施德笑著回應,不管遇到什麼困難,他都不會放棄入經藏,就像做慈濟一樣。參與慈濟將近二十年了,在助人與修行裡付出,他深感歡喜而從來沒想過要放棄不做。
 
 
對他來說,在慈濟裡,有證嚴上人天天講經說法給大家聽,殷殷教導眾生從迷茫中醒來,走向光明的菩薩道,這是何等有福報的事。
 
 
“當我每一次演繹〈生生世世都在菩提中〉時,眼淚會不斷流下來,我覺得自己很幸福,有佛法指引,今生來世都不會走錯路。”
 
 
施德走在菩薩道中,用心演繹每一首歌,要求每一個動作都要比得很有力度,他深知,站上舞台,要比的不是手語而已,而是要透過每一個人的肢體語言,告訴會眾佛的慈悲,期待人人沐浴在佛法中而心輕安、意自在。
 
 
◎ 兩人一起練習彼此感恩
 
碧芬對佛法的體悟雖沒施德深刻,但透過經藏演繹,她漸漸明了入經藏的含義是要滌心垢、除習氣。她笑言,施德向來是個好好先生,性格溫順,不像她,脾氣不好,遇到不順心的事就會發脾氣罵丈夫,而施德卻一直包容她、善解她。
 
 
“最近,我會想起每次去參加慈濟的什麼活動,施德一定載我去,也會等結束後載我回家。我曾經覺得這是理所當然的,所以,從來沒有感恩過他。但現在,他退休了,每天載我上下班,我在車裡練習手語時,會覺得很感恩,感恩身邊有一位這麼好的先生。”
 
 
碧芬笑瞇眼,她坦承,懂得感恩後,心很平靜,不會動輒發脾氣。有時,在家裡練習,看見施德動作不對,她會耐心指正和教導。而施德也感恩碧芬,他坦言,若對著鏡子練習,即使手勢錯了也不知道,而他和碧芬二人面對面練習,手勢錯了,馬上就可以糾正。
 
 
兩人相依相惜,彼此感恩,臉上不由均露出和樂幸福的濃濃笑靨。
 
 
 
 
注:手語原本是聾啞人士的無聲溝通,透過慈濟的詮釋,結合經藏,一雙雙的妙手,也能成為莊嚴美好的說法,化為弘揚佛法的法器。因而,在慈濟裡,比手語者統稱為“妙手”。

 

陳施德與鄭碧芬為了《法譬如水》經藏演繹,兩人天天在家練習手語。儘管一個不諳華文、一個患有僵直性關節炎,但無阻他們入經藏的決心。【攝影:江潤富】   患有僵直性關節炎的陳施德蹲跪太久時,腳會酸痛、麻痺,但他堅持不放棄,心心念念要參與經藏演繹。【攝影:江潤富】

陳施德與鄭碧芬為了《法譬如水》經藏演繹,兩人天天在家練習手語。儘管一個不諳華文、一個患有僵直性關節炎,但無阻他們入經藏的決心。【攝影:江潤富】
 
患有僵直性關節炎的陳施德蹲跪太久時,腳會酸痛、麻痺,但他堅持不放棄,心心念念要參與經藏演繹。【攝影:江潤富】
 
除了在家裡勤練手語外,陳施德與鄭碧芬更是不錯過在共修處與大家一起排練的機會。【攝影:林家源】   鄭碧芬的華語不是很靈光,但她為了要強記歌詞和手勢,總會一邊練習一邊大聲唱誦。【攝影:林家源】

除了在家裡勤練手語外,陳施德與鄭碧芬更是不錯過在共修處與大家一起排練的機會。【攝影:林家源】
 
鄭碧芬的華語不是很靈光,但她為了要強記歌詞和手勢,總會一邊練習一邊大聲唱誦。【攝影:林家源】
 
能在今生的舞台上,站定一個屬於自己的位置,對陳施德(左二)來說,是特別有福報的一件事。【攝影:林振東】  

能在今生的舞台上,站定一個屬於自己的位置,對陳施德(左二)來說,是特別有福報的一件事。【攝影:林振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