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瀚法海一滴水 深入經藏大歡喜

對張秀美而言,能參與經藏演繹是一大事因緣,不但有機緣深入經藏,更藉由時時刻刻唱誦的經文來洗滌心中的無明煩惱。【攝影:李偉建】對張秀美而言,能參與經藏演繹是一大事因緣,不但有機緣深入經藏,更藉由時時刻刻唱誦的經文來洗滌心中的無明煩惱。【攝影:李偉建】

2015年3月29日,志工張秀美隨同大家一起排練〈生生世世在菩提中〉的走位;對她而言,這不僅是一場大法會的演繹,而是讓她有機會深入經藏,祛除無明煩惱的一大事因緣。


 

◎ 離家一年為演繹

站在吉隆坡靜思堂的《法譬如水》模擬舞台的地標上,來自吉打的志工張秀美(慈迎)微微閉上眼睛。當〈生生世世在菩提中〉的誦唱響起時,耳邊傳來演繹總策劃林佳樺指示的聲音:“開始蹲……起來,轉身,跟著歌詞向前走,右腳先出、左腳出、右腳出、左腳出,大家要注意節拍,這樣整個隊伍才會整齊……”

秀美隨著口號做每個動作,感受到整個身心沐浴在浩瀚的佛海中,輕安自在又舒暢。她微微張開眼睛,發現前後左右的志工都那麼虔誠地合十,大家臉上那抹愉悅的笑靨深深感染了她。

儘管只是彩排,但對秀美來說,卻是很認真的排練,雖然沒有觀眾、沒有一首首的手語演繹,可是,秀美有著不能掉以輕心的感覺,每走一步、每做一個動作,她都當成是正式的演練。

“我何其有幸,能參與《法譬如水》的演繹,我何其有福報,能跟隨那麼多菩薩一起發願:生生世世都在菩提中!”

秀美深深感恩殊勝的因緣牽引自己走進這麼大、這麼莊嚴的菩薩隊伍裡;她回想2013年,在台灣靜思精舍遇見來自巴生的志工莊榮月(慈蓒),談起來倍感親切。當時,榮月邀她回國後到巴生走走,她也答應了。

可是,回國後,因媽媽身體健康不好,與媽媽相依為命的她不敢離開媽媽身邊,所以,遲遲未能到巴生探望榮月。2014年初,年老的媽媽走完人生路,永遠離開她了。處理完媽媽的事情,她終於在同年8月,來到巴生探望榮月。

恰逢《法譬如水》讀書會開始,也是雪隆志工啟動2015年7月4日及5日的《法譬如水》經藏演繹的排練;當時,榮月知道秀美三年前已從杏壇提早退休,而今,單身的她也了無牽掛,遂邀她留下來,一起參與《法譬如水》經藏演繹。

“榮月師姊為我設想得很好,她讓我住在她家,去哪裡活動也帶我一起去,所以,在巴生入經藏的時候,我一樣可以做慈濟。”

千載難逢的好機會,秀美一聽可以參與《法譬如水》經藏演繹,不知何故,從心底湧起大歡喜心,她豪不考慮的答應了。

儘管要留在巴生一年,直到演出為止,秀美沒有任何疑慮,因為,她知道這是百千萬劫難遭遇的大好因緣。

◎ 浩瀚法海中的一滴水

“很感恩吉打的師兄姊,他們知道我為了入經藏,要在巴生住一年,他們都鼓勵我,我很感恩也很感動!”秀美在吉打的慈濟有負責教育志業,但師兄姊成就她入經藏,讓她更下定決心要好好的跟隨雪隆志工一起演出。

多年前,曾經參與檳城志工一起演繹《無量義經》,她已感受到入經藏的歡喜與震撼。可是,當時,生性自卑的她不敢接受妙手演繹,只是參與妙音的演出。原來,她之前很抗拒比手語,害怕站上舞台時會腦海一片空白,會出醜,因此,她寧可選擇動作手勢沒有那麼多的妙音。

此次入經藏,榮月鼓勵她一起參與妙手演繹。她原本想拒絕,但榮月的一句話:“我的年紀比您大,我都可以參與妙手,您才四十多歲,為什麼不可以?”

四十九歲的秀美沒有理由拒絕,遂參與妙手演繹。在練習手語的當兒,她發現妙手要比很多手勢,每一個動作都要很專注的去做才會記得。無形中,竟然讓她學會專注一念心,不讓心念起波瀾。

“每次練唱就會讓法一點一點入心,像唱到悟達國師‘驕慢心起業們開’,會很警惕自己。記得有一次,跟隨榮月師姊去吉隆坡靜思堂幫忙做香積,在打包飯盒時,因分二條動線,當時不知道師姊已經算好二邊飯盒數量,所以,當我要拿另一條動線的飯盒過來打包,師姊很緊張很大聲的阻止我。”

秀美憶述若是以往,聽到這樣的喝止聲,肯定會滿懷不高興,甚至掉頭就走。她坦言,做老師多年,難免有一種優越感,在活動中如有人指點或提醒,她就有“我還需要你教我嗎?”的不舒服;但那天,聽到喝止聲,心頭的不舒服剛升起來,她馬上想起天天唱誦的經文,想起悟達國師一時的驕慢心造成人面瘡的出現,她馬上轉念:師姊是在提醒她呀,她要感謝對方才對。

當下,她笑吟吟地向對方道歉,道歉過後,心頭一片清淨,所有的不快都一掃而空。“三昧法水能洗,洗滌眾生罪愆”,秀美終於明白,天天入經藏等於是時時用佛法來洗滌心中的無明垢穢。哪怕是很小的不舒服,若沒有法水來洗,心就會越來越煩惱。

曾有朋友問秀美,退休了,為何不去享受人生,揹背包去旅行去吃喝?秀美很堅定地告訴朋友,人生最大的享受不是去旅行去吃喝,而是能把握入經藏、修行的機緣。

入經藏後,秀美感受到悟達國師為了眾生的迷茫,憐憫眾生無明重重而寫《慈悲三昧水懺》這部經,透過經文,一字字、一句句地訴說因緣果報,讓眾生能因此改往修來。如此深具悲憫的一部經,自己能參與演繹,成為法海中的一滴水,那是何等有福報的一件事。

因入經藏而時時起大歡喜心,秀美不管在走位或彩排,臉上常常不自覺地露出濃濃的笑意,那笑意像漣漪,不斷地在心中激起感恩的浪花……

 

來自吉打的張秀美(右)在莊榮月(左)的誠邀下,特地離家一載,在巴生定居,以便能跟隨榮月參加入經藏。圖為兩人在巴生支會會所一同排練手語。【攝影:許(音包)玲】   因為入經藏的緣故,張秀美得以藉由經文時時警惕自己的驕慢心,時時用佛法來洗滌心中的無明垢穢。【攝影:梁倩宜】

來自吉打的張秀美(右)在莊榮月(左)的誠邀下,特地離家一載,在巴生定居,以便能跟隨榮月參加入經藏。圖為兩人在巴生支會會所一同排練手語。【攝影:許(音包)玲】
 
因為入經藏的緣故,張秀美得以藉由經文時時警惕自己的驕慢心,時時用佛法來洗滌心中的無明垢穢。【攝影:梁倩宜】
 
張秀美曾參與檳城《無量義盡》演繹,可是自卑的她只敢參與妙音演繹。如今在志工莊榮月鼓勵下,她毅然承擔起妙手演繹。【攝影:李偉建】   張秀美積極參與巴生慈濟活動,也熱心與人分享,讓遇見她的人都有機會接觸入經藏。【攝影:黎錦鴻】

張秀美曾參與檳城《無量義盡》演繹,可是自卑的她只敢參與妙音演繹。如今在志工莊榮月鼓勵下,她毅然承擔起妙手演繹。【攝影:李偉建】
 
張秀美積極參與巴生慈濟活動,也熱心與人分享,讓遇見她的人都有機會接觸入經藏。【攝影:黎錦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