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佛教慈濟基金會

三昧法水滌罪業 病苦煎熬安然過

楊翠麗參加《法譬如水》讀書會時,從悟達國師的故事中,領悟一切皆是過去生帶來的業障,不是自己今生做得不好,從此放開胸懷,坦然接受現實。【攝影:鄭寶達】楊翠麗參加《法譬如水》讀書會時,從悟達國師的故事中,領悟一切皆是過去生帶來的業障,不是自己今生做得不好,從此放開胸懷,坦然接受現實。【攝影:鄭寶達】

楊翠麗慶幸自己參與經藏演繹,即便醫生告知癌症已接近末期,她也能以平靜的心情面對。“我對自己說只要誠心懺悔,一定可以度過,尤其是那一句‘三昧法水能洗、淨盡眾生罪愆’,讓法水洗滌我的罪業,下一世我會更好,早點覺悟並實行我的菩薩道。”


 
楊翠麗在2014年8月搬入梳邦再也的新居,為了了解梳邦再也環保點的位置,翠麗聯絡舊同事,也是慈濟志工的林佩詩。這通電話讓翠麗與慈濟結下好因緣。
 
佩詩透過電話邀約翠麗參加《法譬如水》經藏演繹,過去一直忙碌於學業和事業的翠麗竟然答應了,翠麗說:“中學畢業後,我便半工半讀,直到2011年完成碩士學位,在讀書期間雖然很想參加慈濟活動但沒時間。既然現在有空,加上佩詩說這次是很難得的因緣,所以就答應了。”
 
◎ 了解因緣 坦然面對
 
新居入住沒多久,三十六歲的翠麗發現左腿長肉瘤,但不以為意。一個月後,翠麗因肉瘤受到細菌感染,入院就醫時不幸被診斷為癌症。 
 
翠麗當下無法接受這個壞消息,長期做善事的她很不甘心。她說:“自從有了經濟能力,一直有做善事,我捐很多錢,甚至把花紅的百分之十捐去孤兒院或醫院。每當有災難發生,我會自動捐錢給災民。做了十多年的善事,風雨不改,我很不甘心,我的人生才走到一半,為什麼我會得這種病?” 
 
透過《法譬如水》讀書會,翠麗從悟達國師的故事中,領悟一切皆是過去生帶來的業障,而不是自己今生做得不好,從此放開胸懷,坦然接受現實。 
 
◎ 尊重生命 堅持茹素
 
翠麗坦言,自己是為了配合經藏演繹才開始茹素,完成切除腫瘤的手術不久,一位曾經是癌症病患的護士,看到翠麗每天茹素,於是勸導她要飲食均衡,甚至還分享自己曾經也是素食者,但在化療期間,為了攝取肉類的營養,不得不吃肉。翠麗一度受影響,她心裡想:“若化療時承受不住,就恢復吃肉吧!” 
 
後來,翠麗在家休養期間,朋友借她一片〈2011年慈悲三昧水懺演繹〉光碟,在影片中,〈夢歷六道〉演繹一幕讓翠麗印象最深刻,同時也讓她改變了對持素的見解、堅定了茹素的信念。
 
翠麗說:“那位夫人夢見自己成為畜生,我感覺自己也一樣,是被人宰殺的動物,左腿開了像拳頭般大的洞,右腿切了如A4紙般大的皮,還有手術後留下的十五公分疤痕。那一刻我反省,我之前對雞肉很執著,我問自己,還要殘殺生靈來維持自己的生命嗎?無論遇到什麼問題,我都要堅持茹素。” 
 
原來翠麗第一次面對電療儀器時很害怕,她勇敢的對自己說:“只要我誠心接受, I will be fine。”一次又一次的電療讓翠麗受盡一層又一層的身心煎熬,從開始的關節疏鬆、傷口腫痛、痔瘡發作、情緒失控、尿失禁,到最後臀部燒焦,一關比一關難過,翠麗心中有佛法,才能夠關關難過、關關過。
 
母親因為愛女心切,常常追問翠麗的病況,翠麗不但無法體諒母親的愛,甚至用不耐煩的語氣回應母親:“我不想說就別問!”六十多歲的母親為了得到實情,不辭辛苦從老遠的安邦騎電單車來到梳邦,陪著翠麗去看醫生,翠麗萬分懺悔地說:“醫生問,我一定要說,母親才從中知道我的病情,很懺悔對母親的不孝。”
 
相信三昧法水能洗滌罪業,堅持茹素的翠麗於2015年元宵節完成三十三次的電療,她還幽默地說:“外表是不是看不出來,因為身上的疤痕全用衣服遮蓋著了,也很幸運沒有很大的副作用。” 
 
◎ 懺悔業障 改往修來
 
此外,翠麗也表示幾乎每一句經文皆讓她起懺悔心,她感覺這些經文是對自己說的。
 
其中〈煩惱障〉之〈一一悉懺悔〉偈頌文裡的經文“貪名、貪財、貪權利”是翠麗昔日的真實寫照,尤其是貪財。 
 
由於自小家境貧窮,翠麗高中畢業便出社會工作,無形中造成翠麗特別看重金錢,有了三位數的薪金,便追求四位數,四位數達到了卻想追求五位數,永遠有一欠九,即使拼命讀書考取文憑,也是為了讓事業更上一層樓。
 
參與慈善訪視讓翠麗見苦知福,她說:“原來還有很多人為醫藥費煩惱,而自己很有福報,由公司為我支付馬幣七萬零吉的醫藥費,四個月沒上班還有薪水領,所以要知福,更要造福。”
 
〈業障〉之〈一一懺悔〉偈頌文裡頭所述的“口說妄語圖私利,毒蛇惡口常傷人,常說不實綺麗語,兩舌挑撥傷和諧”是翠麗以往常犯的口業,如今翠麗回顧過去:“ 以前和同事聚在一起,最愛說上司壞話及搬弄是非,同事間不和不但沒勸和,反而落井下石。”
 
參與經藏演繹後,翠麗改變待人處事的態度,經常成為同事間的善知識,結下很多好緣。
 
之前為了討好上司或同事,翠麗經常違背真心,不如實地讚美對方,翠麗說:“有時同事的穿著或髮型明明不好看卻笑著說美,上司提出的主意明顯不恰當,卻為了巴結上司而讚歎對方。現在的我遇上沒辦法給意見的事情,就以微笑回報對方。”
 
翠麗坦言入經藏前的脾氣很壞,下屬常常被她罵哭,當唱誦到經文“貢高我慢生狂傲,蔑視他人氣焰高”時,翠麗即時反省,原來是因為自己驕慢才會罵人。翠麗不僅僅是懺悔,更是改往修來,放下身段,和善的對待身邊的每一個人,翠麗揚起嘴角說:“如果下屬還是不明白,我就會重複解釋,甚至做筆記給對方,如此一來自己也跟著成長,不會因為暴躁脾氣常傷人。”
 
“眼根常受色相惑,看見美色起貪著;耳根常受聲塵惑,好聲能讓耳根濁” 翠麗感覺句句經文彷彿反映著自己的愚癡無明,翠麗說:“我是外貌至上主義者,只喜歡與俊男美女交朋友,聘請員工時,會給外表俊美的加分,而且對漂亮的下屬特別偏心,我真的要好好懺悔這膚淺的觀念。”
 
除了眼根會受美麗的外表迷惑,耳根也很容易受好聽的聲音困惑,翠麗表示自己特別喜歡聽奉承的話,而且聽了會飄飄然。翠麗因此學習用心觀察,到底是真心的讚美還是假意的奉承。“體會病痛後,真正感受到誰才是真心的朋友,也會懂得珍惜這份友情。”
 
◎ 竹筒精神 十年如一
 
原來翠麗在2005年已經接觸慈濟,當時翠麗與佩詩是同事,在佩詩的接引下,翠麗參訪了馬六甲慈濟靜思堂,見學之旅不僅讓翠麗學習環保分類,也啟發她的善心,將慈濟“竹筒歲月”精神落實於生活。“那時有一位印度籍照顧戶剛完成腿部手術,志工推著坐在輪椅上的他到台上分享,而且還把裝在美祿罐的錢倒出來給醫生,那一刻我很感動,我跟自己說我也可以做到。”
 
於是回來之後,翠麗把感動化為行動,將一個塑膠瓶製造成“竹筒歲月”,每天投入馬幣二十仙,等到環保日來臨時,便將善款與環保資源一併送到住家附近的環保點。
 
難能可貴的是翠麗十年來從不間斷日日投竹筒,從當初的馬幣二十仙、五十仙,到如今的一零吉或更多。“這錢有別於捐到其他慈善團體的善款,是我每一天的心意。”
 
這顆善的種子沒有因為搬遷到陌生的地方而中斷,在梳邦再也志工愛的接力下,翠麗不僅參與水懺演繹,更於2014年12月成為慈濟志工,並且在今年接受見習培訓。
 
因為這場病,讓翠麗深深體會“萬般帶不走,唯有業隨身”這句話的道理,進而改變她行善的方向,她說:“不再只是捐款,現在要走入人群,為人群服務,成為別人生命中的貴人。”

 

楊翠麗表示幾乎每一句經文皆讓她起懺悔心,感覺這些經文是針對自己說的。【攝影:侯秀葉】 經文所述“口說妄語圖私利,毒蛇惡口常傷人,常說不實綺麗語,兩舌挑撥傷和諧”是翠麗以往常犯的口業,如今她一一懺悔。【攝影:鄭寶達】

楊翠麗表示幾乎每一句經文皆讓她起懺悔心,感覺這些經文是針對自己說的。【攝影:侯秀葉】

經文所述“口說妄語圖私利,毒蛇惡口常傷人,常說不實綺麗語,兩舌挑撥傷和諧”是翠麗以往常犯的口業,如今她一一懺悔。【攝影:鄭寶達】
楊翠麗(中)參與B組妙手經藏演繹,每週一下班後便前往大班共修處參與共修。【攝影:侯秀葉】 楊翠麗雖然是因為入經藏才開始學手語,可是有心就不難,在2014年12月的讀書會已經有信心協助手語教學。【攝影:侯秀枼】

楊翠麗(中)參與B組妙手經藏演繹,每週一下班後便前往大班共修處參與共修。【攝影:侯秀葉】

楊翠麗雖然是因為入經藏才開始學手語,可是有心就不難,在2014年12月的讀書會已經有信心協助手語教學。【攝影:侯秀枼】
翠麗將一個塑膠瓶製造成“竹筒歲月”,每天投入馬幣二十仙,等到環保日來臨時,便將善款與環保資源一併送到住家附近的環保點。【攝影:陳思妤】

翠麗將一個塑膠瓶製造成“竹筒歲月”,每天投入馬幣二十仙,等到環保日來臨時,便將善款與環保資源一併送到住家附近的環保點。【攝影:陳思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