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佛教慈濟基金會

浴足區人潮踴躍 慈少志工不停歇

兩年來的“浴足區”都是由慈少團隊負責,除了負責演繹、比手語〈跪羊圖〉,也負責后勤的補給工作。【攝影:陳抿錩】兩年來的“浴足區”都是由慈少團隊負責,除了負責演繹、比手語〈跪羊圖〉,也負責后勤的補給工作。【攝影:陳抿錩】

配合佛誕節、母親節以及慈濟日,2015年5月10日,慈濟雪隆分會除了開放讓大眾前來浴佛,還特別增設浴足區,趁著母親節讓大眾為自己的雙親浴足,希望藉此宣揚孝道。


 
兩年來,浴足區都是由慈濟青少年團隊(慈少)負責,承擔的崗位涵蓋演繹、呈獻手語〈跪羊圖〉以及負責後勤補給的工作,清洗浴足後的木桶以及更換凈水。
 
 
中學剛畢業的黃子微目前正等待升學,經慈少班父母的鼓勵,她和其他畢業慈少,再次穿上制服來付出。
 
 
每一次的浴足活動結束後,負責後勤補給工作的慈少們會把浴足用過的水回收,子微和幾位慈少拿著乾淨的抹布,在木桶裡噴上消毒水抹拭。由於去年首辦的“浴足區”獲得不俗反應,今年的浴足區從早上九點開始到下午五點,人潮踴躍,許多社區民眾都在等著要進入浴足區為自己的雙親浴足。
 
 
◎ 歡喜承擔 喜獲成就
 
 
整個工作團隊全天候不停地為大家更換凈水、為木桶消毒。子微表示,自己過去曾經多次在慈濟活動中為自己的父母浴足,她覺得能夠為父母親浴足是一件很難得的事情。所以今天在母親節這麼有意義的日子,能夠為大眾提供服務讓她覺得非常歡喜、感恩。
 
 
同是中學剛畢業的慈少鄭慶源,目前在拉曼學院修讀投資金融科系,在志工黃鏡維的帶動下,他和其他畢業慈少都被召回來在浴足區付出。在浴足區,慶源和慈少們負責呈獻〈跪羊圖〉手語。整個團隊原本是輪替制,但是陸陸續續有慈少因事而先行離開,直到下午時分,因原有的人力減少,整個團隊就一直不斷地在演繹這首歌曲。對慶源而言,以前在慈少時期便學會了〈跪羊圖〉的手語,但是他還是把握每次演出前的空檔,和不太熟練的慈少們一起反復練習。
 
 
“雖然已經比了很多次,我們還是要再進步。有些人一緊張就會忘記手勢,只要大家一起多練習,當下投入歌曲就不會緊張了。”慶源坦言,很怕看到別人哭,因為這樣會讓自己的情緒波動,擔心自己也會跟著哭,所以在比手語時,慶源都不敢直視觀眾席。
 
 
因慶源的爸爸在他十三歲的時候就往生了,在去年浴佛典禮的浴足區,感情豐富的慶源幫媽媽浴足時,忍不住哭了。他說,很多家長和孩子們一開始進場都是嘻嘻哈哈地,但是透過默劇和手語演繹可以帶動親子關係,這讓他覺得很有成就感。
 
 
◎ 以勤補拙 不畏辛勞 
 
 
由于慈少們的課業繁重,所以他們當中有很多都是臨時才開始學習〈跪羊圖〉的手語。十五歲的蘇靖恩和十六歲的廖雪菲正是“初學者”,只學了一天就即刻被委派呈獻手語。因為不熟悉這首歌曲和歌詞,雪菲一直覺得很困難、緊張,每次都跟著他人的手勢比劃一番。對她來說,每一場演出都是一個關卡,幸好有靖恩的陪伴與教導,她才有今天的表現。
 
 
靖恩自認對手語有興趣,雖然是初學者,今天一聽到〈跪羊圖〉的歌曲就會自動比起手語來。當靖恩被問起是否也要為自己的父母浴足,靦腆的靖恩說,她最害怕這種場面,因為不曉得要如何應對,心裡也還沒準備好。
 
 
參與慈濟三年的蘇興來,之前因為兩位孩子都是慈少,一直都在教育組付出。這次配合慈少們在浴足區,興來從早上五點半就開始不間斷地煮水,希望孩子在幫爸爸、媽媽浴足的時候有一種溫暖的感覺。雖然一整天下來煮了無數次的熱水,但是興來並不覺得累。“因為能夠宣揚孝親敬老是很值得做的一件事情。看到會眾們的迴響與感動,一切都是值得的。”
 
 
 
 
由於前來浴足的人數絡繹不絕,慈少們頻頻更換凈水和消毒。志工蘇興來表示,為體現環保,用過的水並不會直接倒掉,而是輸送到靜思堂的再循環水庫。這些再循環水庫的水會再次被用作澆花,物盡其用。

 

慈少團隊負責後勤補給的工作,他們不停地的為每一次的浴足桶更換水源以及進行消毒的工作。【攝影:陳抿錩】   志工蘇興來配合慈少們在“浴足區”付出,他從早上五點半就開始不間斷地煮沸熱水,希望孩子在幫父母浴足的時候有一種溫暖的感覺。【攝影:李國強】

慈少團隊負責後勤補給的工作,他們不停地的為每一次的浴足桶更換水源以及進行消毒的工作。【攝影:陳抿錩】
 
志工蘇興來配合慈少們在“浴足區”付出,他從早上五點半就開始不間斷地煮沸熱水,希望孩子在幫父母浴足的時候有一種溫暖的感覺。【攝影:李國強】
 
黃子微負責浴足桶消毒工作。每一次的浴足活動結束後,她和其他慈少就會把用過的浴足水回收,然後在木桶裡噴灑消毒水,再以乾淨的抹布抹拭。【攝影:李國強】   鄭慶源說:“雖然已經比了很多次〈跪羊圖〉的手語,還是要再進步。有些人一緊張就會忘記手勢,只要大家一起多練習,投入歌曲就不會緊張。”【攝影:李國強】

黃子微負責浴足桶消毒工作。每一次的浴足活動結束後,她和其他慈少就會把用過的浴足水回收,然後在木桶裡噴灑消毒水,再以乾淨的抹布抹拭。【攝影:李國強】
 
鄭慶源說:“雖然已經比了很多次〈跪羊圖〉的手語,還是要再進步。有些人一緊張就會忘記手勢,只要大家一起多練習,投入歌曲就不會緊張。”【攝影:李國強】
 
廖雪菲初學手語時感覺很緊張,因為不熟悉這首歌曲以及歌詞,幸好有夥伴們的陪伴與教導,才漸入佳境。【攝影:李國強】   蘇靖恩自認對手語有興趣,雖然是初學者,一聽到〈跪羊圖〉的歌詞就會自動地比起來。【攝影:李國強】

廖雪菲初學手語時感覺很緊張,因為不熟悉這首歌曲以及歌詞,幸好有夥伴們的陪伴與教導,才漸入佳境。【攝影:李國強】
 
蘇靖恩自認對手語有興趣,雖然是初學者,一聽到〈跪羊圖〉的歌詞就會自動地比起來。【攝影:李國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