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佛教慈濟基金會

越洋傳法心無畏 大愛之光耀海島

水懺企劃團隊每個月一次到海島與參與大愛之光區的島民共修,一起深入法海。【攝影:李偉建】水懺企劃團隊每個月一次到海島與參與大愛之光區的島民共修,一起深入法海。【攝影:李偉建】

吉膽島是巴生岸外的一座百年漁村,慈濟志工四年前於島上設立環保站,推動資源回收,讓垃圾不落海。如今,因應《法譬如水》經藏演繹的關係,更進一步地把“水懺”佛法帶到這海島。縱使面對種種挑戰,島上的志工堅持不放棄,雖然只是“大愛之光”區的手語教學,卻受到居民的熱烈迴響。每一次的練習,場地皆座無虛席,島上也聽見陣陣佛法妙音……


 
“克咯……克咯……克咯……”耳邊傳來由遠而近的腳踏車經過木板的聲音,彷彿才響起,一襲便服的媽媽被身後的小兒子環抱著,腳踏車就飛快地在眼前經過,一手還撐著雨傘抵擋烈陽的曝曬。
 
 
吉膽島上許多建築物都是以木樁支撐,避免潮汐的影響,新鋪好的地面大多已經換成了洋灰,古早一些的還看得到由木板拼合而成的“地面”,當作為島上唯一交通工具的腳踏車經過時,就會發出陣陣聲響。而每個月第四個星期五的夜晚,接近八點鐘的時候,這樣的聲響就在島上的資源回收站前開始絡繹不絕。
 
 
慈濟會員謝愛蓮先把腳踏車停下,從繫在車後的籃子里拿出一大盤的玉米糕,底下還有一大盒的酥炸香蕉與番薯,平時就在島上兜售手工包子的她應吉膽島志工陳秀蘭(慈湛)的邀約,出席《法譬如水》經藏演繹的練習,手藝精巧的她更製作糕點,在練習結束後與眾人結緣。
 
 
保有島民熱情且純樸性格的愛蓮,笑起來的時候,曬得黝黑的臉總是見牙不見眼。當問起把糕點送來的緣由時,她只是笑笑地說:“沒什麼啦,我很開心,來賺歡喜而已。”
 
 
總是抓緊機會出席練習的她雖然說自己什麼都不會,只會跟著老師教的手語依樣畫葫蘆,但談起《法譬如水》,還是有些許體會。或許是因為平日在島上叫賣的關係,謝愛蓮的嗓門特別大,她分享道:“當我發脾氣大聲跟別人說話,或者與人相罵時,就知道這些都是不對的事情,日後會有其因果。”因此,她對經文中“因果歷歷不爽,造業豈能不懺”的體悟特別深刻。
 
 
◎ 日日精進 水懺成良藥
 
 
“夜闌長空燦爛,銀河繁星點點……”當音樂響起,大家的左手總會自動舉起,剛整修完畢的環保站擺設簡單,左邊一台電腦操作音響與畫面投影,中間大熒幕用以播放影片,活動看板與竹筒歲月亦成了場地最佳的擺設。每個月的練習聚集了近六十人,場面熱絡。島上許多媽媽還帶著小孩一同參與,並以年長的居民為主,其中就包括年近花甲的洪明獅。
 
 
與慈濟結緣甚深的洪明獅多年前就在家裡安裝了大愛電視台,也於四年前就開始參與島上的資源回收活動,自入經藏練習於去年在島上啟動以來,他還保持了“全勤”的出席記錄。
 
 
從沒有學過手語的明獅分享,第一次學的時候就覺得非常困難,除了動作以外,還要記得方向,總是讓他昏頭轉向。只是他回家後總會自己練習,遇上不明白的地方,但都會先跳過,還會在“娃娃圖”上做記號,待下一次練習的時候,再從老師身上確認。經過一次次的學習,他一點一滴改進,就這樣把每個動作都能比劃到位。
 
 
如今,洪明獅已經能夠熟記歌詞與動作,在沒有音樂的情況下,也能把所有曲目的手語動作完成。雖然演繹大愛之光區的動作簡單,但對於七十歲的長者而言,還是需要長時間的複習方才熟能生巧。
 
 
“天亮出門晨運前、後我都會各練習一次,到了‘飛機場’做運動的時候,我還會重複練習好幾次。”洪明獅口中的“飛機場”,其實就是島上位於碼頭附近的直升機升降坪,他就在這空曠的場地上練習,把“飛機場”都走遍了。
 
 
明獅阿公表示,每次操勞過度的時候,心頭總會覺得郁悶、不舒服,因為經藏演繹的關係,他找到了一帖良方,就是把手語動作從頭到尾演練一次。洪明獅說這樣不只可以舒展筋骨,也不會一直去想著自己身體不舒服的地方。每一套動作比完後,他就會覺得輕鬆,人也更加精神。因為水懺,阿公學習了不執著於病相,反而讓自己更輕安自在。每當他和朋友分享的時候,大家總是不可思議,原來練習手語也那麼“好康”。
 
 
◎ 從環境保護到心靈環保
 
 
自2011年吉膽島環保站啟用以來,陳秀蘭就開始帶動居民做資源回收,讓島上能逐步還原亮麗的外表。如今因應《法譬如水》經藏演繹,她必須帶動居民了解佛法,但萬事總是起頭難。
 
 
陳秀蘭分享說,島上民俗信仰盛行,跟大家講解水懺與佛法有一定的難度,因為一般民眾對佛法的認知還是停留在誦經拜佛的印象,所以每次入經藏練習的時候,她總是把它當作是舉辦聯誼,在島上進行邀約。許多赴約的島民第一次參與時或許只是抱著觀望的心態,但第二次邀約的時候,大家的反應就比較熱烈,對“水懺”也有一定的認知。
 
 
此外,參與的年長居民大多不認識字,對於經文的意涵似懂非懂。陳秀蘭感恩巴生水懺種子志工每個月都會來到島上教學,讓學習的過程更加順利。由於入經藏演繹者必須茹素齋戒一百零八天,對於島民的生活起居和飲食習慣而言,亦是另一種挑戰。
 
 
秀蘭說道:“如果是這樣推動的話,未必會得到很好的反應,所以我鼓勵他們以循序漸進的方式投入齋戒,逐步形成一種風氣,讓素食的推動在島上也能踏出一小步。”
 
 
雖然在島上帶動的都是經藏演繹中相對簡單的“大愛之光”手語動作,但是這也讓積極投入妙音崗位的陳秀蘭深知,《法譬如水》中的每一句經文都是在提醒自己的習氣,要入經藏滌心垢後,才會看到成長與改變,縱使面對種種挑戰,她也要把水懺帶到這一座土生土長的島嶼上。
 
 
 
 
從資源回收的推動到如今入經藏演繹的帶動,慈濟志工就像是擺渡人,讓佛法一點一滴的滋潤,讓這一座百年海島有一天也能變成“有法島”(閩南語“有法度”的諧音)。

 

因著《法譬如水》經藏發揮的因緣,慈濟志工就像擺渡人在吉膽島帶動,希冀讓這一座百年海島有一天也能變成“有法島”。【攝影:李偉建】   身為島上第一位慈濟志工,陳秀蘭(右)積極陪伴大愛之光入法者。七十歲高齡的洪明獅(左)捉緊時間演練經藏手勢。【攝影:許(音包)玲】

因著《法譬如水》經藏發揮的因緣,慈濟志工就像擺渡人在吉膽島帶動,希冀讓這一座百年海島有一天也能變成“有法島”。【攝影:李偉建】
 
身為島上第一位慈濟志工,陳秀蘭(右)積極陪伴大愛之光入法者。七十歲高齡的洪明獅(左)捉緊時間演練經藏手勢。【攝影:許(音包)玲】
 
每天清晨總是先“入法”才晨運的洪明獅說道:“每一套動作比完後,他就會覺得輕鬆,人也更加精神。”【攝影:許(音包)玲】   藉著《法譬如水》經藏演繹,販賣包子的島民謝愛蓮也在邀約下參與,從中體悟“因果歷歷不爽,造業豈能不懺”的經文含義。【攝影:許(音包)玲】

每天清晨總是先“入法”才晨運的洪明獅說道:“每一套動作比完後,他就會覺得輕鬆,人也更加精神。”【攝影:許(音包)玲】
 
藉著《法譬如水》經藏演繹,販賣包子的島民謝愛蓮也在邀約下參與,從中體悟“因果歷歷不爽,造業豈能不懺”的經文含義。【攝影:許(音包)玲】
 
黃梅刁阿嫲(右)雖不識字卻對音節特別敏感,所以總能更著大家的進度一起比劃。【攝影:許(音包)玲】   謝愛蓮(紅衣)与大家歡喜入經藏。【攝影:李偉建】

黃梅刁阿嫲(右)雖不識字卻對音節特別敏感,所以總能更著大家的進度一起比劃。【攝影:許(音包)玲】
 
謝愛蓮(紅衣)与大家歡喜入經藏。【攝影:李偉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