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頭是岸結善緣 知福惜福勤修法

陳震裕(前)和太太張淑芳(前二)共同入經藏學習體會法水滌心垢,更從經文裡知道凡夫愚行垢穢重,回頭是岸結善緣的道理。【攝影:戴于玲】陳震裕(前)和太太張淑芳(前二)共同入經藏學習體會法水滌心垢,更從經文裡知道凡夫愚行垢穢重,回頭是岸結善緣的道理。【攝影:戴于玲】

陳震裕將經文與手語圖加倍放大貼在家裡的客廳,放大圖片才可以看到經文下的漢語拼音,這樣練習起來很清楚。震裕和太太張淑芳每天一起練習,互相研究,討論和提醒對方正確的動作。每每都讓他們有不同的感觸以致夫妻倆唱到偈文段落時感動落淚。


 
◎ 連遭惡運 至親離世
 
 
1992年大姐往生後,陳震裕再度面對人生的無常。從2000年到2007年,短短的七年內,他的媽媽,爸爸,大哥和與他感情最深厚的二姐也相繼離世。面對至親的離去和一些親友的神談怪論與迷思,陳震裕不但沒有疑惑及迷信,也沒有怨天尤人,反之,他更珍惜身邊的親朋戚友,而且更積極的面對人生。這都要感謝他的二姐生前帶他接觸佛法,促使他在面對人生的難題與考驗時不會有偏差的信念。
 
 
談到二姐,震裕忍不住流下男兒淚,哽咽敘述著二姐的偉大。“二姐和我的年齡相差八歲,未嫁,一生只為家人付出,任勞任怨。從照顧媽媽一直到大哥,最後也因為肺部被細菌感染而往生,這一切發生在極短的時間內,讓人措手不及。” 
 
 
“那是2007年4月,在我即將啟程飛往日本洽談我生意上的第一份大工程時,二姐突然發燒被送進醫院裡的重症監護室,當天便宣告不治。當下我舉棋不定,應該要放棄日本之行還是留下來處理二姐的身後事?經由三姐陳麗月和三姐夫劉定孝(濟順)的勸導,並答應辦理二姐的葬禮,我才帶著不捨的心情搭上旅程。”
 
 
“我人在日本,心卻分分秒秒掛念著二姐,那一種心疼與悲苦,我終於忍不住在日本的客戶面前痛哭。原本計劃好七天的行程,我兩天內就辦妥,歸心似箭。”
 
 
“二姐真的很偉大,媽媽生病的時候,一口痰塞著,咳不出來,呼吸急促,我親眼看著她用口將媽媽的痰吸出來,試問世間有多少人可以做得到呢?”
 
 
◎ 經文觸動 懺悔落淚
 
 
加入慈濟推行的《法譬如水》經藏演繹的妙音組,震裕很用心的將經文與手語圖加倍放大,並在重要的動作部份用彩色加於註明,然後掛在家裡的客廳。“人老了,眼睛看不清楚,加上自己的中文不好,放大圖片才可以看到經文下的漢語拼音,這樣練習起來也比較可以專注。”
 
 
震裕與太太張淑芳每天一起練習,互相研究,討論和提醒對方正確的動作。在練習的過程中,每次都讓他們有不同的感觸,導致兩人唱到某些偈文時感動落淚。“也許過去罪業深重,經文中似乎都在提起我們過去所犯的錯誤。”
 
 
年輕時的震裕不愛讀書,常常蹺課、打架、賭博,一心只想要快點賺錢。於是他學會放高利貸做“大耳窿”,賣黑市馬票等等的不正當生意。曾因債務人無法攤還債務而封鎖其家,拿刀砍人,甚至把血淋淋的雞丟進債務人的家等等。他也曾經中過馬票,也在短短的四年內將贏得的四、五十萬花光。震裕感慨的說:“人不可以做偏邪的的事,因為到頭來還是落得一場空。”
 
 
◎ 臨財不戒起貪心 如今一一懺悔
 
 
“也許過去生有修到好福報,我遇到很多良師益友。出來社會工作時,我的老闆對我很器重和信任,讓我可以專心學習。我的房東不諳中文,教導我英語和鼓勵我看報紙,使我在開拓事業時不會遇到語言的障礙。我的好友供應商,提供我賬期的便利,解除了我經濟上的難題。好人說不盡,他們都是我的貴人,我的生意才可以做得如此順利。”
 
 
雖然生意已經上了軌道,然而,人心貪念,震裕坦言自己為了想要賺取更多的錢,於2013年12月,和幾位朋友合夥投資位於吉蘭丹州話望生(Gua Musang)的森林砍伐業。
 
 
“原本說好每人馬幣十萬資金,最後卻像無底洞似的越陷越深。十個月後,我將生意結束,虧損了將近百萬。”
 
 
那一段時間,震裕很煩躁,每天晚上都要出外喝酒應酬。
 
 
生意上的虧損是其次。2014年12月28日,馬來西亞東海岸大水災,令震裕心裡感到自責與不安,懺悔自己一時的貪念帶來的災害。“東海岸大水災的其中一個重災區,就是我投資森林砍伐業的地區,我常常自責是不是自己砍伐樹木而造成水災?那一段時間,我除了捐款,也希望可以親臨災區付出,以減少自己心靈上的不安與虧欠感。如果早一點參與慈濟舉辦的《法譬如水》讀書會,我一定不會投資砍伐樹木的生意。”
 
 
參與讀書會後,震裕開始閱讀《法譬如水》,他驚覺到十世高僧悟達國師也會有惡因、惡緣,這更加深他對因緣果報,歷歷不爽的信解。對於苦難好像是排隊的給予他考驗,他也慢慢的釋懷,勇敢的面對和接受。於是,他開始每天觀看證嚴法師的開示〈人間菩提〉,看到慈濟人給予苦難人的付出,讓他充滿憧憬,期待自己有朝一日也可以成為慈濟的一份子。
 
 
震裕更笑言自己曾經想過年老的時候要出家修行,要懺悔過去所造的種種惡行。“現在有了慈濟,可以走入人群中付出,上人說這樣也可以當菩薩。”
 
 
◎ 一指神功 肚子當墳墓
 
 
“過去我每到一個國家,都會尋找當地的美食以滿足自己的口欲。龍蝦、巨蟹、牛排、河豚魚等等都是最愛。錢不是問題,只要好吃。我們曾經一個晚上的消費可以超過馬幣一萬。”
 
 
從前不知道自己的“一指神功”要那條海鮮,便殺害多少生命。將巨蟹分屍,活生生的龍蝦剝了殼肌肉還會動,河豚魚連皮到骨都吃進肚子裡,把自己的肚子當成動物的墳墓,埋藏了數以萬計動物的屍體,還茫然不知。如今想起,震裕真是羞愧!
 
 
入經藏之後,震裕和淑芳開始茹素。震裕感念二姐的引導,因為二姐生前皈依佛教後,除了到孤兒院和老人院付出,也長期持素齋戒。二姐更時時鼓勵震裕吃素以減少殺業並時常為他煮素食,也帶他到處去品嚐美味的素食料理。
 
 
原以為沒吃肉會造成體力較弱,沒想到茹素後還可以在高爾夫球場大展拳腳。震裕為自己可以拿下第二名獎盃,而更破解茹素會減輕體力的迷思。如今更是坦坦蕩蕩告訴大家自己已經茹素了。
 
 
父母的言行舉止是孩子的身教,直接影響和帶動孩子。震欲和淑芳茹素後,兩位可愛的女兒也跟著茹素。五歲的小女兒靖宣本是最愛吃肉,卻因為不想殺害動物而選擇素食。淑芳以為孩子只不過說說而已,照常煮肉給她們吃,過後發現整盤的食物原封不動,感慨孩子有堅定的信念。
 
 
◎ 凡夫愚行垢穢重, 回頭是岸結善緣
 
 
經文裡提到瞋恚心,即是執著與愛發脾氣。淑芳坦言自己年少時也不愛讀書,媽媽將她留給阿姨看顧便飛到美國工作。在沒有媽媽的管制之下,十九歲那年便從事餐館倒酒的工作。幸好媽媽覺得倒酒的工作與環境對淑芳不會有前途,所以便把她帶到美國去,這一去就住了八年。
 
 
“剛到美國的田納西州(Tennessee),人生地不熟又不懂英文,便在表姐的餐館工作。但是,卻為了一點的意見不合,我收拾行李便離開,獨自一個人走到紐約(New York)去依靠另外一位表姐。同樣是餐飲業的工作,生活除了工作還是工作,終日忙碌勞累,即使生病也無法休息,在數次的請辭都被拒絕之下,唯有不告而別,偷偷離開。”
 
 
淑芳總是為了這些往事耿耿於懷,遺憾自己和表姐結下了不好的緣。入經藏,她學會了要與人結善緣,加上震裕的鼓勵,淑芳終於鼓起勇氣,將自己的憤怒放下,以真誠的心去接觸表姐。“得到她們的諒解,和好如初,我解開了藏在內心多年的鬱悶,頓時整個人輕鬆了。”
 
 
對於先生與孩子,淑芳希望透過入經藏可以學習改掉自己的執著,以朋友的身份和孩子相處,讓家庭更加和樂。
 
 
震裕時常都會反觀自照,探索自我的內心世界。他也常常自我反省,改變自己。“每個人都想要最好的東西,我記得上人說:‘沒有煩惱就是最好。’有了自己的家庭,我們更應該幫助別人。人生於世,這四十多年來,我對社會沒有任何貢獻,所以,必須要更努力往慈濟的菩薩道上前進。我希望可以早日拜見上人。”

 

陳震裕及張淑芳把經文放大貼在家裡的角落,方便他們每天都可看見經文,進而鞭策自己勤練手語。【攝影:鄭寶達】   震裕在手語圖裡備註要加以牢記的手勢。【攝影:鄭寶達】

陳震裕及張淑芳把經文放大貼在家裡的角落,方便他們每天都可看見經文,進而鞭策自己勤練手語。【攝影:鄭寶達】
 
震裕在手語圖裡備註要加以牢記的手勢。【攝影:鄭寶達】
 
夫妻倆每天都要抽空一起練習,互相驗收和提醒對方比劃到位的動作。【攝影:鄭寶達】   過去曾從事破壞環境的行業,震裕對於東海岸發生大水災深感懺悔。接觸佛法後的他更要時時警惕自己所做的每一件事。圖為震裕提供曾砍伐的樹林景象。【照片:陳震裕提供】

夫妻倆每天都要抽空一起練習,互相驗收和提醒對方比劃到位的動作。【攝影:鄭寶達】
 
過去曾從事破壞環境的行業,震裕對於東海岸發生大水災深感懺悔。接觸佛法後的他更要時時警惕自己所做的每一件事。圖為震裕提供曾砍伐的樹林景象。【照片:陳震裕提供】
 
父母是孩子的身教,自從入經藏後,陳家一起轉葷為素,全家都生活相處因有佛法滋潤更顯得樂融融。【攝影:鄭寶達】  

父母是孩子的身教,自從入經藏後,陳家一起轉葷為素,全家都生活相處因有佛法滋潤更顯得樂融融。【攝影:鄭寶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