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專業靠勤練 肢體詮釋經文

肢體演練不容易,大家傾全力一起勤練,展現高難度表情和動作。【攝影:鄧國榮】肢體演練不容易,大家傾全力一起勤練,展現高難度表情和動作。【攝影:鄧國榮】

《法譬如水》經藏演繹的肢體組演員,都不是來自專業的背景,只是一群有心參與的學生、社區民眾和年輕志工。在台灣指導團隊蒞臨前的幾個月,他們參考影片模仿。肢體演練不容易,他們傾全力一起勤練、彼此照顧,展現高難度表情和動作。


2015年6月5日至7日,台灣《法譬如水》經藏演繹總策劃兼總導演呂慈悅一行九人在吉隆坡慈濟靜思堂為馬來西亞中南馬據點入經藏菩薩驗收。台灣藝聯會陳怡筠、蔣親賢及何彩薇抓緊時間教會肢體組演員清楚每個動作,三人調整演員不對的姿勢,學懂百分之九十,集體卯足了勁,進步最快!

◎ 小精靈如刀易傷人

〈語四惡業〉之“小精靈”角色串起惡口、妄語、綺語、兩舌四惡業的詮釋,衣服上佈滿了小尖刺,蘊含”語業”如刀容易傷人。

6月5日,“小精靈”原創人陳怡筠初見鄭智鐘,他充滿學習熱忱,幾乎把怡筠所教的統統都要背起來。智鐘透過導讀,領悟到小精靈的本性意涵“惡口、妄語、綺語和兩舌”是要感化和警惕觀眾,他恍然明白“原來我演的小精靈是很重要的!”。

智鐘感覺必須重新學習正統手語和肢體動作,之前單靠自己想像或從影片學,和怡筠親自指導不見到位,因此趁老師在的三天裡集訓。怡筠欣慰演員一直努力牢記她所教的手語和肢體動作。

怡筠表示,肢體演員之前是看影帶學習,跟真實的小精靈呈現,有一大部分的落差。怡筠不捨要求一個初接觸那麼多經文的演員,去牢記那麼多手語步驟。為此,她提出要把智鐘的手語簡化,可是智鐘不想辜負導師全程教導的用心。因此,對自己有要求的他告訴怡筠:一定要把老師教的全部在時間逼近的期限裡熟練起來,以回饋老師無私的指導,相信自己能做到!

“明知有毒卻歡喜”這句經文讓他聯想自己有時候明知不對的,還去接觸。他期許自己理解每一句經文,把自己做到最好。

◎ 每個段落是人生縮寫

肢體組指導老師蔣親賢示範工畫師的動作及眼神,速度加停頓,等於力量!工畫師成員包括人醫會醫生及實業家。全球最大的塑膠手套生產商,頂級手套集團董事丹斯里林偉才在太太的帶動下,百忙中找時間學習。

人醫會醫生符之良說:“工畫師的每一個段落都是他人生的一個縮寫,讓他生起一個念頭,要歸零、回歸原點。”

另一批肢體組演員皆由年輕志工、慈青和慈少組成。過去多個月大家僅靠youtube自習,死背動作到後來有了力道,融入情緒,認真學習動作說法。

黃松標擔綱肢體組的小組長,身為雪隆分會資訊組同仁,加上他對靜思堂場地熟悉,因此大小事情都由他協助溝通,譬如音控和燈光等。具備武術條件、體能好,他使出渾身解數,透過體能動作讓大家看明白闡釋偈頌文。

親賢知道年輕一族都很擔心總導演慈悅來驗收時,他們的演繹效果不能過關。然而,親賢給他們安心:“你們不要緊張,也不要受傷哦!慈悦師姑一直想帶台灣團隊來指導,但你們都做到了!並一再提醒“演譯的過程不要太細,最重要是動作要放大,情緒要到位。”親賢老師勉勵大家:“比肢體更重要的是——大家的心!”暫時忘掉人的本性,盡力去揣摩你的角色,不是站在外面演戲而是要融合。

◎ 懺悔業障 守戒持齋

演譯〈果報障〉中的年輕志工符君武飾演一腳踏兩船辜負兩名女生,最後不幸遭遇車禍業報,這一幕警惕人們要抗拒淫欲誘惑。他自稱:這是演回自己!最深刻體悟是“愛欲深重難自拔,要做忠誠夫。”原來,情执重的他於一年前與女友分手,至今仍難過。自己現在想把感情暫擱,探討人與人之間的關係。2014年接觸慈濟,他開始研讀《無量義經》,督促自己多沉澱。

黃俊熊演繹〈懺悔業障〉之〈身三惡業〉,在“殺、盜、淫”必須搓摩狠角色。慈悅看過俊熊排練後回饋:學得不夠兇。經文提及“種種罪業殺最深,或逞口欲起殺心,嗜食血肉殺群生,或謀錢財起害心,奪人珍寶害人命”,這場景給俊熊有很大的挑戰,他說自己不是兇惡殘暴的人,雖然很難演得栩栩如生,期許自己一定要加倍努力演出“無故濫殺生”說法警惕人們。

6月7日最後一天,來到驗收時刻。親賢老師對大家的進步有讚,肯定大家已達百分之九十,但要補足銜接動作,小心步伐,以免摔傷。經過老師用心指導,肢體組可挑起大任,慈悅讚歎年輕人做到了!

 

 

組群裡部分是慈青和慈少,年輕人的體力充沛,蔣老師(右)加緊督促他們勤練。【攝影:鄧國榮】   〈語四惡業〉之“小精靈”由鄭智鐘(左)演繹,陳怡筠從旁指導。【攝影:陸福祥】

組群裡部分是慈青和慈少,年輕人的體力充沛,蔣老師(右)加緊督促他們勤練。【攝影:鄧國榮】
 
〈語四惡業〉之“小精靈”由鄭智鐘(左)演繹,陳怡筠從旁指導。【攝影:陸福祥】
 
蔣親賢(前)負責指導肢體組演員,從第一天缺評價的表現,到最後達百分之九十成果。【攝影:林思源】   肢體組有不少高難度動作,跨越人體的跳躍動作很吃力,成員彼此照顧。【攝影:鄧國榮】

蔣親賢(前)負責指導肢體組演員,從第一天缺評價的表現,到最後達百分之九十成果。【攝影:林思源】
 
肢體組有不少高難度動作,跨越人體的跳躍動作很吃力,成員彼此照顧。【攝影:鄧國榮】
 
工畫師成員包括人醫會醫生及實業家。【攝影:顏嘉德】   呂慈悅來驗收肢體組的學習成果,對這群年輕人展現出到位的動作,贊不絕口。【攝影:劉美賢】

工畫師成員包括人醫會醫生及實業家。【攝影:顏嘉德】
 
呂慈悅來驗收肢體組的學習成果,對這群年輕人展現出到位的動作,贊不絕口。【攝影:劉美賢】
 
黃俊熊演繹〈懺悔業障〉之〈身三惡業〉,在“殺、盜、淫”展現兇殘生靈,他努力搓摩極挑戰的角色。【攝影:鄧國榮】   具備武術條件、體能好的松標,使出渾身解數,希望透過肢體動作傳達經文裡的真實義。【攝影:鄧國榮】

黃俊熊演繹〈懺悔業障〉之〈身三惡業〉,在“殺、盜、淫”展現兇殘生靈,他努力搓摩極挑戰的角色。【攝影:鄧國榮】
 
具備武術條件、體能好的松標,使出渾身解數,希望透過肢體動作傳達經文裡的真實義。【攝影:鄧國榮】
 
符君武(左)演一夫擁二女,最深刻體悟是“愛欲深重難自拔,要做忠誠夫。”【攝影:劉美賢】  

符君武(左)演一夫擁二女,最深刻體悟是“愛欲深重難自拔,要做忠誠夫。”【攝影:劉美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