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佛教慈濟基金會

長途奔波遠來 攜手成就大法會

來自不同據點的入經藏菩薩聚集在吉隆坡慈濟靜思堂,一次次地練習及調整,為來臨的《法譬如水》經藏演繹做準備。【攝影:黃勇雄】來自不同據點的入經藏菩薩聚集在吉隆坡慈濟靜思堂,一次次地練習及調整,為來臨的《法譬如水》經藏演繹做準備。【攝影:黃勇雄】

參與《法譬如水》經藏演繹的志工來自馬來西亞各地,每一組不僅天天加緊練習,為了要跟大組隊形對齊手勢和走位,他們必須每月數次驅車到一個集合點,才能在一起排練。


2015年6月14日,吉隆坡慈濟靜思堂外停泊了數十輛巴士。為數一千四十五位的入經藏菩薩來自不同地方,每月集聚在此,重複練習並適時的調整,為來臨的《法譬如水》經藏演繹做準備。

上午十一時,只見靜思堂文化廳已擠滿人。兩百零一位來自勞勿、關丹、文德甲以及八百四十四位來自馬六甲、芙蓉、麻坡、淡邊、居鑾、哥打丁宜和烏魯地南的志工皆提早抵達吉隆坡慈濟靜思堂,把握時間立即投入練習。

慈濟馬六甲分會秘書室職工鍾玉雲,負責協調南馬據點的經藏演繹行政事務。她表示,南馬據點參與入經藏最大的考驗就是距離的問題。為了出席在吉隆坡慈濟靜思堂集中點的練習,據點志工必須從最近的兩個小時車程,乃至從最遠六小時的地方前來,舟車勞頓只為了聚在一起練習,讓演繹畫面更整齊。

每一次到吉隆坡練習,入經藏菩薩都需要自費搭車來護持經藏。不過,遙遠的路途,無損大家想要入法會的決心。這一班發心入經藏菩薩克服了種種困難,只為了成就這一場殊勝因緣的大法會。

◎ 巴士拋錨不煩惱 

這次的水懺演繹,彭亨州關丹總共有一百零八位志工參與。關丹聯絡處副負責人黃瀞慧法喜滿滿表示,他們今天已經是第六次蒞臨吉隆坡慈濟靜思堂排練。由於路途遙遠,大家在早晨六時三十分就趕搭巴士。之前的排練更是在早上八時開始,在凌晨四時就得出發。儘管如此,每次排練時,絕大部分志工都把握因緣,踊躍出席!

由於天未亮就得啟程,大家都在巴士上爭取時間補眠,以便抵達靜思堂時更有精神投入練習。到了傍晚回程中,大家開始在巴士上分享彩排中的點點滴滴。間中,亦會在有限的空間簡單練習,加強記憶力。

期間,關丹志工曾遇到巴士在高速公路上拋錨事故,導致兩輛巴士其中一輛延遲一小時三十分抵達靜思堂。等待司機修理當兒,志工們把握時間,在巴士裡練起手語。後來得知司機無法在短時間內修好巴士,在安全考量下,大家唯有列隊走向約八百米(meter)的加油站歇息。

◎ 夜間露天排練

關丹志工練習的時候少了模擬舞台,因此他們想方設法尋找十一級階梯。“路不轉,人轉”,一位志工自告奮勇在關丹聯絡處會所自制了木階梯,以讓大家都能踏上模擬舞台。然而,階梯只能制造五級,站在最上層第五梯級的志工已“頭頂天花板”了!

過後,在關丹志工尋尋覓覓之下,最終在當地的天后宮找到適合排練的階梯。此階梯雖超過十一級,但間中卻築起欄杆,阻礙了大家的走動空間。為此,法船的船身雖能夠移動,船帆卻無法跟著前進。在聊勝於無的情況下,關丹志工心滿意足,歡喜地投入排練。此外,階梯處在露天,大家亦不得不看“老天爺臉色”,祈求在練習的夜裡不要下雨。

關丹據點的入經藏菩薩老少皆有。為了提醒大家逼近的公演日期,慈青陳永浩在大家排練時,總會在台前的熒幕上打出倒數經藏演繹的天數。大家看到能排練的日子所剩無幾,更不敢懈怠了。

關丹入經藏菩薩不少來自整個家庭成員。其中,慈濟志工黄瀞慧與先生及三位孩子都一起入經藏。“一家人入經藏好處多,在家還可以同時練習及討論經藏裡的真實義。”

◎ 調整心念縮短距離

柔佛州哥打丁宜(Kota Tinggi)志工為了趕在上午十一時集合大共修,他們在凌晨四時就要搭巴士,與烏魯地南(Ulu Tiram)的志工會合,一路北上來到吉隆坡甲洞。對他們來說,最困難的不是這六小時的車程,而是時間。

有別於其他州屬,柔佛州的公務員與學校的公休日為星期五和星期六。每當遇上星期日的大共修,凡是公務人員、學生及家長就無法出席。因此,大家都互相成就,有時安排在星期六,有時安排在星期日,讓大家都有機會出席。能夠出席的入經藏菩薩都會把握機會,盡力配合每一次的練習,以達到最完美的默契。

為了讓手語動作更加整齊,不斷的練習在所不惜;為了讓隊形走位更加順利,不斷的調整位置在所難免。

來自哥打丁宜的王祖恩就面對了調整位置的考驗。從原本的左邊調整成了右邊的位置,改變的不只是步伐和移動方向,還改變了他心念。一時適應不來的祖恩萌起了退轉心,向好友訴苦並不斷地說負面的話。直到朋友的一句話:“把握當下,有機會入經藏就要把握。”讓他驚覺,並打消退出的念頭。祖恩覺得順其自然,不要給自己太大壓力,自然就可以把步伐背起來。心念的調整後,祖恩再次歡喜投入練習。

不管身在哪個地區,所有入經藏菩薩克服種種挑戰,手牽手、心連心,走到最後,永不放棄。

 

 

南馬據點志工承擔一面舞台的演繹。大共修當日大家聚集在靜思堂彩排,統一步伐動作。【攝影:黎日泉】   來自各據點的巴士大隊停泊在吉隆坡慈濟靜思堂外。【攝影:陳敬德】

南馬據點志工承擔一面舞台的演繹。大共修當日大家聚集在靜思堂彩排,統一步伐動作。【攝影:黎日泉】
 
來自各據點的巴士大隊停泊在吉隆坡慈濟靜思堂外。【攝影:陳敬德】
 
關丹會所裡的臨時舞台階梯只有五級,站上最高梯級時,有人的頭部已觸及天花板。【圖片:黄瀞慧提供】   關丹據點入經藏菩薩們克服場地困難,把一大張帆布地標鋪在地面,摸黑在天后宮的階梯上排練。【攝影:黃梓强】

關丹會所裡的臨時舞台階梯只有五級,站上最高梯級時,有人的頭部已觸及天花板。【圖片:黄瀞慧提供】
 
關丹據點入經藏菩薩們克服場地困難,把一大張帆布地標鋪在地面,摸黑在天后宮的階梯上排練。【攝影:黃梓强】
 
關丹聯絡處副負責人黄瀞慧珍惜入經藏的因緣。關丹距離雪隆路程遙遠,每次來吉隆坡靜思堂都需三、四個小時的車程。【攝影:黄勇雄】   黃瀞慧連同丈夫及三位孩子一起入經藏。他們在家會一起練習手語及分享偈頌文的意義。【圖片:黃瀞慧提供】

關丹聯絡處副負責人黄瀞慧珍惜入經藏的因緣。關丹距離雪隆路程遙遠,每次來吉隆坡靜思堂都需三、四個小時的車程。【攝影:黄勇雄】
 
黃瀞慧連同丈夫及三位孩子一起入經藏。他們在家會一起練習手語及分享偈頌文的意義。【圖片:黃瀞慧提供】
 
巴士拋錨,司機無法在短時間內修理好,關丹入經藏菩薩們唯有走向約八百米的加油站歇息。【圖片:葉幸貴提供】   從南馬區驅車到吉隆坡耗時數小時,南馬據點入經藏菩薩在巴士前往吉隆坡慈濟靜思堂的路程中練習手語。【攝影:陳延北】

巴士拋錨,司機無法在短時間內修理好,關丹入經藏菩薩們唯有走向約八百米的加油站歇息。【圖片:葉幸貴提供】
 
從南馬區驅車到吉隆坡耗時數小時,南馬據點入經藏菩薩在巴士前往吉隆坡慈濟靜思堂的路程中練習手語。【攝影:陳延北】
 
王祖恩(右二)轉念後更加用心記住每個步伐,確保不會走錯位。【攝影:黃旻慧】  

王祖恩(右二)轉念後更加用心記住每個步伐,確保不會走錯位。【攝影:黃旻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