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佛教慈濟基金會

地標如燈塔 莊嚴隊形在足下

地標組與時間賽跑,四十八小時內鋪黏法海區及四面舞台地標,並確保每個地標要下得精準。【攝影:陳國雄】地標組與時間賽跑,四十八小時內鋪黏法海區及四面舞台地標,並確保每個地標要下得精準。【攝影:陳國雄】


即將於7月4日至5日在吉隆坡武吉加里爾布特拉體育館公演的《法譬如水》經藏演繹,舞台搭建三天後,地標組在6月29日也進入會場。他們與時間賽跑,四十八小時內鋪黏法海區及四面舞台地標,趕在7月1日把場地交給節目組彩排。


《法譬如水》經藏演繹四面舞台,四千餘人站在台上隊形該如何呈現?

入經藏志工雙腳間的地標並不起眼,更不為會眾所見,貼在舞台上小於五公分的地標,它是入經藏隊形的明燈,指引每位入經藏志工的方向,隊形莊嚴始於足下。

四面舞台的法海區,共有十六座供佛台,為了呈現法海毫光,每排的間隔都需一致,以達莊嚴整齊之美。志工標出每區塊的周長,以尼龍繩作每排的分界線區隔。確定了每個地標前後的距離後,志工在拉尺上貼標誌,拉尺拉開,並依著標誌貼下地標,省略重復計量的動作。

舞台階梯高低不平,志工把靜思堂模擬成當天的舞台,將地標帆布分割成數片,平面及階梯分開。帆布上的地標割開三面,依據主軸點把帆布鋪在體育館舞台上,定位後再依據隊形將地標逐一貼在地毯。階梯的帆布則切割成梯級的寬度和幅度,從中間點鋪平,依序的把新的地標黏在地毯上。

“這樣的方式真的省了不少時間和測量的人力。”地標組長戴錦源(濟凡)表示。

◎ 考驗智慧

為了在限定時間完成地標,他向公司請假一週。“每個地標要下得精準,雖與時間賽跑但不能動員太多人,以減少出錯的機率。”他表示為免浪費時間在路途中,有的負責地標的志工甚至在附近租房留宿。有限的工作時間考驗着大家的智慧,大家都將自身問題減至最低,並給予最大的配合。

協助繪圖的陳運鴻(濟暘)手持著四面舞台的圖表,圖表尺寸和體育館實地的差距成了地標的第一道阻線。“路不轉人轉,計劃常趕不上變化。”運鴻有感現實生活永遠與憧憬不一樣。幾位地標組主幹埋首重新計算場地及地標的距離。在慈濟企劃組數年的運鴻,看到承擔繪圖的同仁總是忙不過來,自己主動自費學習繪圖,分擔同仁的工作擔子。

一張張黏貼在離型紙的地標,貼在地毯上不易脫落,但為了提升隊形之美的線標卻無法一一黏上離型紙。經過團體集思廣益,大家把線標兩端黏在地標上,就可減少脫落的現象。

無冷氣的體育館熱得大家汗流浹背,又碰巧遇上舞台燈光測試,體育館的燈時亮時暗,閃閃爍爍,部分志工有備而來,掏出自備的手電筒,有的善用手機功能,持續在黑暗中設標。

◎ 行菩薩道 報母恩德

這次演繹共兩千十六位,分ABC三組,每組一百六十八位妙手及妙音演繹八首偈頌曲目,共同呈現《法譬如水》煩惱障、業障、果報障及序曲偈頌曲目。

演繹序曲〈懺悔法門廣演〉隊形如佛光無邊四射,普照宇宙眾生,惕除眾生煩惱;蓮花、水滴漣漪隊形則意涵法水洗滌凡夫的煩惱心垢;慈濟標誌代表著慈濟大愛的心念。〈果報障 一一懺悔〉波浪隊形意指眾生苦海,需藉由〈至誠發願〉法船隊形救拔眾生,救贖惡業。

每面舞台上八個隊形地標以紅、青、黃、藍四種顏色不同形狀的貼紙區別,再由線標橫豎貫穿連接構成隊形。站在繁星點點地標的舞台上,該如何辨識?該如何辨認自己的位置?

錦源解釋說:“這八首曲目隊形分三個階段學習及熟悉。”在第一階段只把三個隊形地標直接印在白色帆布,反復練習站位數月,演繹志工熟悉站位後再把第二階段的三個隊形重疊劃在帆布;最後階段的隊形則把地標再次重疊貼上。

雖多次承擔浴佛地標,但與水懺地標相較,兩者天淵之別。“起初完全沒有概念如何去做。”2014年9月,《法譬如水》企劃團隊到台灣向經藏演繹總策劃兼總導演呂慈悅及團隊取經,今年初在靜思堂架設模擬舞台後,地標組一團近十二人從中摸索,連拉尺都不曾碰過,錦源認為只要肯嘗試、勇敢承擔,還是會變得專業。

◎ 地標如燈塔 自度度人

“每個地標就像一盞燈塔,點名照亮,指引大家的方向,特別是長者,了解清楚自己的位置,就能安心入經藏,也不會擔心自己的不慎影響整體的美。

雖然無法入經藏,王家淳(誠淳)覺得以地標組員成就他人也是入經藏的一種,彎身貼地標的動作更時時提醒自己放下身段,“守好自己的本分讓他人安心”是家淳這次投入地標組的體悟。

小小的地標給入經藏志工方便,使他們更容易記得自己的站位。燈光照耀下的七千三百九十二張地標,五彩繽紛,猶如銀河宇宙點點繁星。

數十位志工在早上九時半抵達吉隆坡慈濟靜思堂文化廳,動手切割鋪在模擬舞台上的塑膠墊,要把它帶到武吉加里爾布特拉體育館裡繼續使用。【攝影:顏倩妮】 從靜思堂模擬舞台卸下的帆布地標,延用於體育館。【攝影:顏嘉德】

數十位志工在早上九時半抵達吉隆坡慈濟靜思堂文化廳,動手切割鋪在模擬舞台上的塑膠墊,要把它帶到武吉加里爾布特拉體育館裡繼續使用。【攝影:顏倩妮】

從靜思堂模擬舞台卸下的帆布地標,延用於體育館。【攝影:顏嘉德】
志工把靜思堂模擬成當天的舞台,將帆布分割成數片,並把舞台平面及階梯分開。帆布上的地標割開三面,依據主軸點把帆布鋪在體育館的舞台,定位後,再依據隊形將地標逐一貼在舞台上的地毯。【攝影:顏嘉德】 舞台燈光測試,體育館的燈時著時暗,志工掏出自備的手電筒,有的善用手機功能,持續在黑暗中貼地標。【攝影:葉啟迪】

志工把靜思堂模擬成當天的舞台,將帆布分割成數片,並把舞台平面及階梯分開。帆布上的地標割開三面,依據主軸點把帆布鋪在體育館的舞台,定位後,再依據隊形將地標逐一貼在舞台上的地毯。【攝影:顏嘉德】

舞台燈光測試,體育館的燈時著時暗,志工掏出自備的手電筒,有的善用手機功能,持續在黑暗中貼地標。【攝影:葉啟迪】
地標組志工先站位測量,以確保入經藏菩薩的站位距離正確。【攝影: 陳國雄】 協助繪圖的陳運鴻(右二)與幾位地標組主幹埋首重新計算場地及地標的距離。【攝影:顏嘉德】

地標組志工先站位測量,以確保入經藏菩薩的站位距離正確。【攝影: 陳國雄】

協助繪圖的陳運鴻(右二)與幾位地標組主幹埋首重新計算場地及地標的距離。【攝影:顏嘉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