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

吉膽島新芽家訪 學子教育現希望

2015年8月2日,巴生志工聯合吉膽島志工在島上進行新芽家訪,為當地學子提供求學的希望。【攝影:許(音包)玲】2015年8月2日,巴生志工聯合吉膽島志工在島上進行新芽家訪,為當地學子提供求學的希望。【攝影:許(音包)玲】

慈濟巴生支會新芽助學金家訪開跑,志工們在八月份慈善日總動員到吉膽島進行集體家訪。海島沒有往常遍尋不獲的住址,但卻面對住址與申請表格上的人物不符的窘境。因地緣關係,當地志工憑照片認人,體驗不一樣的家訪方式。


  
2015年8月2日,適逢慈濟每月一次的慈善日,十五位來自巴生的志工集合於慈濟吉膽資源回收站,當中有人第一次來到吉膽島,亦有人因經常前來而對此地瞭若指掌。然而,當看到手上新芽助學金表格上的地址時,卻是陌生的港尾區,使大家都愣在一旁,所幸有島上志工陪伴,減少失誤的機率,讓家訪事半功倍。
  
“師兄姐,我們去家訪的時候,如果表格上寫着學生父親是漁夫的話,要記得關心他們是否有‘海登記’,如果有的話,就表示政府有提供津貼。還有,我們家訪時語氣要柔,該問的問題都列在表格上面了,只要跟着問就可以了。”慈善組志工簡略說明,提醒參與志工們家訪需要注意的事項。
  
◎ 穿街弄巷 點燃希望
  
早上十時許,巴生及吉膽島兩地志工全神貫注聆聽說明。忽然間傾盆大雨落下,原本準備出發家訪的志工們唯有暫緩腳步,把握時間與當地志工,討論及了解表格上的申請家庭,亦致電給相關家長告知要家訪的訊息,不因雨水而亂了腳步。
  
一小時後,大雨雖然停歇,細雨依然紛飛,志工們不畏懼風雨,毅然決定出發。會騎腳車的志工就組成腳車家訪隊,不會騎腳車的就徒步家訪。達成共識後,大夥兒分成七個小組,向各自的“目標”前進,海島新芽家訪正式開始!
  
穿着志工背心的環保志工陳妹仔,帶領志工蔡振威及鄭淑真徒步到她熟悉的港尾區進行家訪。妹仔雖住在港尾,表格上的申請者卻不見得都認識,但她發揮“探路”的良能,拿着表格表明來意,看到路人或在屋內納涼的島民開口就問,只因為表格上的住址並無法真正讓志工順利抵達,所以就請妹仔先認人,再找屋子。
  
“妹仔師姐,這一戶門牌是214,您能否帶我們去?”志工蔡振威問道。
“我不知道214在哪裡哦,你還是給我看一下身份證比較好,認人比認門牌更快。”妹仔笑着說。
  
“阿嬤,借問一下,這個人你認識嗎?是不是某人的先生?”妹仔說潮州話,緊跟其後的志工們只能看她問路,只因港尾區的居民都是潮州人,而來自巴生的志工們幾乎都不曉得潮州話。
  
患有夜盲症,視力只剩下一成的鄭淑真發揮良能參與新芽家訪。她首次到訪吉膽島,坐船和走路對她來說都是考驗,但她沒有退縮,因為她知道身邊有很多志工都願意伸手拉她一把,助她完成任務。
  
“參與吉膽島的家訪後,才發現這裡和我們往常做的家訪很不一樣。巴生做家訪是按照地址,這裡卻是‘認人’。”淑真笑着說。即使要克服重重難關,她也要來體驗,因為她認為再窮不能窮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無論如何都要來付出。
  
“能夠用一成的視力去付出,去做對的事,這不是很好嗎?”淑真說道。
  
◎ 純樸民情 薪芽有愛
  
眾所皆知,吉膽島的其一特色是高腳屋。經過這次家訪後,志工們笑稱會“捉迷藏”的門牌號碼也可列入特色之一了。只因志工們在走訪時,亦被門牌給弄糊塗了。好不容易找到表格上顯示的門牌號碼時,卻發現這家人並不是申請者。因此,被分配到的新芽助學金表格雖然不多,卻需花上一至兩個小時方能完成。
  
慈善協力幹事黃根枝,事隔三年再次參與海島家訪,喜見環保站的成立及島上志工的增加,亦對吉膽島的純樸民情讚不絕口。尤其是一位帶着她進行家訪的小孩,其實也是一位新芽助學金申請者,得知根枝要去家訪的下一家就是他的朋友時,二話不說就帶着他們前往,省卻了找人的時間。
  
除此,根枝也發現語言的不通以及評估上的拿捏,都是海島家訪的難處。吉膽島是個漁村,港尾區潮州人居多,不諳華語的父母也多,志工只能以有限的福建話進行訪談。而且大多數的新芽申請者,都是來自捕魚家庭,無法提供薪水單,這讓志工們無法給予正確的評估,考驗志工的智慧。
  
“當島民說薪水‘大概’寫的話,我們就會從學生家長的談話及住家環境,再對照慈濟的評估表,從中找一個平衡點。我們今天所做的一切,就是為了讓當地的小朋友有更好的教育,因為很多都是低收入戶,我們的助學金可以幫助他們。”根枝懇切表示。
  
“希望這裡以後會有更多的慈濟人出來帶動……”對於吉膽島,根枝給予深深地祝福。
  
◎ 希望工程 有愛相伴
  
身為島上第一位慈濟志工,陳秀蘭肩負着使命,對於慈濟事,她必定全力以赴,毫不推辭,只是一個人的力量始終有限,尤其是新芽助學金家訪需要動員的人力很多,曾經因為島上的志工不足,無法擔起訪視的責任,新芽助學金暫停走入島上的三所中、小學。停了一年後,在巴生社區志工的鼓勵及陪伴下,再次讓新芽助學金進入海島,發揮孕育英才的作用。
  
“早期我們跑新芽助學金,都需要花上兩個月,因為要配合志工的時間,家訪都安排在晚上,但一個晚上也只能跑四到五戶而已。人力是一個問題,寫報告也是當地志工的另一個考驗,所以巴生志工能夠前來支援,對我們來說幫助真的很大。”因病初癒的秀蘭對於志工們的配合,心裡充滿了感恩。有法親們的陪伴,吉膽島學子的求學之路又多了一個希望。
  
吉膽島共有三所中、小學,每年平均收到的申請表格大約五十份,如平分給當地志工的話,每一個人所要領養的表格是五至六份。當地志工對居民的熟識度高於外人,但是做家訪還是新手,難免覺得壓力。
  
“只要考量到當地孩子的教育,不管多辛苦,這條路我們還是要堅持下去,現在也不是我們在做而已,巴生的師兄姐都願意來支援,所以新芽助學金,一定會繼續下去。”秀蘭堅定地說。
  
  
從細雨到太陽高掛,參與家訪的志工們穿過這個住家到另一家,走過巷弄,發揮合和互協的精神,一一家訪五十份新芽助學金申請家庭,不只減輕了當地志工的壓力負擔,也是心靈上的另一種體驗。

 

  

當地志工陳秀蘭(中)帶着巴生志工,走進各申請者的家裡進行家訪。【攝影:伍淑蓮】   志工們抱着歡喜心,在小朋友的帶領下徒步二十分鐘到港尾區進行新芽家訪。【攝影:伍淑蓮】

當地志工陳秀蘭(中)帶着巴生志工,走進各申請者的家裡進行家訪。【攝影:伍淑蓮】
 
志工們抱着歡喜心,在小朋友的帶領下徒步二十分鐘到港尾區進行新芽家訪。【攝影:伍淑蓮】
 
志工家訪前聚集在回收站進行簡單的說明,及叮嚀海島家訪需注意的事項。【攝影:許(音包)玲】   當地志工鄧水菁(右)及黃麗萍(左)在未出發前致電申請者,告知志工即將到來家訪的訊息。【攝影:許(音包)玲】

志工家訪前聚集在回收站進行簡單的說明,及叮嚀海島家訪需注意的事項。【攝影:許(音包)玲】
 
當地志工鄧水菁(右)及黃麗萍(左)在未出發前致電申請者,告知志工即將到來家訪的訊息。【攝影:許(音包)玲】
 
志工黃根枝事隔三年再參與海島新芽家訪,希望當地有更多的志工湧現,得以幫助更多人。【攝影:伍淑蓮】   患有夜盲症的鄭淑真克服困難參與家訪,她說:“能夠用一成的視力去付出,去做對的事,這不是很好嗎?”【攝影:許(音包)玲】

志工黃根枝事隔三年再參與海島新芽家訪,希望當地有更多的志工湧現,得以幫助更多人。【攝影:伍淑蓮】
 
患有夜盲症的鄭淑真克服困難參與家訪,她說:“能夠用一成的視力去付出,去做對的事,這不是很好嗎?”【攝影:許(音包)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