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佛教慈濟基金會

2015年

諾愛莎配眼鏡 亮眼看世界

諾愛莎(右)終於有新眼鏡戴了,開心地笑得合不攏嘴,媽媽及姐姐在旁喜極而泣。一副新眼鏡,讓諾愛莎及家人看見清晰又美好的世界。【攝影:杨汶珲】諾愛莎(右)終於有新眼鏡戴了,開心地笑得合不攏嘴,媽媽及姐姐在旁喜極而泣。一副新眼鏡,讓諾愛莎及家人看見清晰又美好的世界。【攝影:杨汶珲】

沒有眼鏡,諾愛莎的世界變得一片朦朧;沒有眼鏡,她會頭暈,無法看書寫字;沒有眼鏡,她走路會跌倒。當志工送來新眼鏡,為諾愛莎戴上,她開心地笑了,媽媽及姐姐姐姐也喜極而泣。一副眼鏡,讓諾愛莎及家人重新看見清晰又美好的世界。


 
◎永不離身的好朋友
   
眼鏡對一般孩子而言,也許只是近視或散光必戴的物品;但對九歲的諾愛莎(Nor Aisah Binti Basry)來說,卻是生命中至為重要的東西。自從三歲開始,她被檢驗出患有散光,不知什麼時候起,眼鏡就日日陪伴她,成了永不離身的“好朋友”。
   
諾愛莎不覺得戴眼鏡是一件麻煩又累贅的事,反而很珍惜陪伴她多年的眼鏡。雖然款式有點老土,視線漸漸變得模糊,加上不久前,她在進行禱告時,不小心弄跌眼鏡,造成鏡框有些裂損,媽媽用萬能膠黏住裂痕,讓她繼續戴着去上學。
   
因為眼鏡破損,諾愛莎更加小心地保護眼鏡。她知道,媽媽無法馬上帶她到眼鏡店去換新眼鏡。年級小小的她也不吵媽媽,她不想增加媽媽的負擔。
   
身材有些圓潤的諾愛莎來自單親家庭,與媽媽阿美嘉(Amega Amalia)及姐姐祖妮達(Junita Binti Basry)同住在租來的一間組屋裡。
   
她原本有個快樂的家庭,爸爸是沙巴土著,媽媽是來自印尼的馬來裔,兩人都是虔誠的回教徒。一家四口在吉隆坡生活。爸媽辛勞工作維持小康之家,日子過得樂融融。可是,自從五年前,承接工程的爸爸到沙巴工作,不料遇到車禍,當場往生,媽媽趕到沙巴的醫院,只見到爸爸的遺容。
   
從那時起,媽媽母兼父職,不但幫人縫紉馬來婦女戴的頭巾,更四處尋找清潔工來做,生活雖然困苦,媽媽毫無怨言挑起養家的責任。儘管媽媽讀書不多,可是,陪伴女兒、照顧女兒、讓女兒快樂成長是媽媽這輩子最大的心願。
   
◎ 要幫諾愛莎圓夢
   
諾愛莎目睹最近媽媽很少接到縫紉頭巾的工作,雖有幾份清潔散工,但工資不多,每月付還屋租七百元就沒有什麼錢了。媽媽還要每天買麵包給她和姐姐帶去學校吃,還要買米買菜,媽媽真的沒有什麼錢讓她去配新眼鏡。
   
媽媽告訴諾愛莎,她會去找多幾份清潔工來做,存到錢後就會帶她去驗眼和配眼鏡。但還要等多久?諾愛莎不敢問。她天天戴着破損的眼鏡在期盼着。
   
就讀華小的諾愛莎萬萬沒想到,她第一學期的成績總平均達到七十分,校方幫她申請慈濟的教育助養補助(注)。志工踏進她家做家訪時,體恤單親媽媽養育二個女兒的辛勞,也對諾愛莎及姐姐用功讀書的精神深感敬佩。於是,通過諾愛莎的申請,讓她成為助養學生之一。
   
“孩子的爸爸有很多華人朋友,他生前一直要把女兒送到華小讀書。所以,我的二個女兒都在附近的華小上課。她們功課都不錯,只是,有些科目比較弱,我一直想讓她們去補習,但沒錢。現在,諾愛莎拿到助養金,我才有能力讓她們去補習。”
   
一臉靦腆的媽媽阿美嘉每次見志工上門關懷諾愛莎的功課,總是露出感激的笑容,娓娓訴說女兒的學習進度。在一次的閒談中,她無意中提及諾愛莎眼鏡框有裂痕的事件,無奈說起諾愛莎已經有二年多沒去驗眼了,戴着的眼鏡其實已經不適合了。
   
“驗一次眼睛要一、二百元,配一副眼鏡要四、五百元,我存的錢還不夠,所以,到現在都無法讓她去配新眼鏡。”
   
阿美嘉疼惜地拍拍諾愛莎的手,神情帶着一絲歉疚。諾愛莎也憂慮地對志工說,最近,發現黑板上的字看不清楚,要求老師將她的座位排在最前。但也看得很吃力,要瞇着眼睛來看。
   
“我們帶您去看眼科,配新的眼鏡,好嗎?”志工獲知諾愛莎想要一副新眼鏡的心聲,於是,決定幫她圓夢。
   
諾愛莎睜大眼睛地望着志工,神情顯得半信半疑。當志工在8月8日,親自來接她和媽媽去眼科中心檢驗時,諾愛莎終於相信志工並沒有騙她。
   
那天去驗眼前,諾愛莎的眼鏡框折斷,萬能膠也無法粘牢。沒戴眼鏡的諾愛莎猶如活在朦朧世界裡,顯得沒安全感。走在路上,也要讓志工及媽媽緊緊拉着她的手,才敢放膽往前走。
   
坐在眼科中心的椅子上,她的心情忐忑不安,雖渴盼趕快配戴新眼鏡,但又怕驗眼。尤其當眼藥水滴進眼孔,那熱辣的感覺讓她害怕地哭了。媽媽連忙幫她吹吹眼睛,減輕她的不舒服。志工也在旁鼓勵她要勇敢、要忍耐,這樣,眼科醫生才能幫她驗正確的度數。志工也告訴她,眼科醫生是好人,原本慈濟要幫她給錢醫生,醫生卻不收,免費幫她檢驗。
   
諾愛莎聽了,才放心地給醫生檢驗眼睛。檢驗後,醫生發現諾愛莎除了散光外,也患有近視。由於二者的度數與戴着的眼鏡度數相差甚遠,醫生怕誤診,會影響諾愛莎的視力,便要求志工過二天再帶諾愛莎來做第二次的檢驗。
   
志工原以為驗眼完畢,可以即刻帶諾愛莎去配眼鏡,現還要再檢驗,志工擔心諾愛莎沒戴眼鏡會不方便,於是,趕緊帶她到附近眼鏡店,換一個舊的眼鏡框,讓她暫時戴回舊眼鏡。
   
◎ 媽媽當場哭紅雙眼
   
經過第二次眼科檢驗,諾愛莎拿到近視及散光的正確度數。8月15日,志工特地用車載她及媽媽到太子園一間眼鏡店配眼鏡。一路上,志工見諾愛莎顯得悶悶不樂,便特地翻開《慈濟月刊》,向倆母女訴說慈濟人、慈濟事。聽着聽着,諾愛莎的神情終於放鬆不少。
   
走進眼鏡店,老闆娘江秀華親自為諾愛莎選鏡框,仔細為她調整距離及高低。一切都弄妥了,志工詢問眼鏡的價錢,秀華據實告知要四百元左右。當下,諾愛莎將臉伏在櫃檯的玻璃上,露出欲哭的表情。志工見了,以為諾愛莎鬧情緒,忙對她說:“諾愛莎,您要好好謝謝老闆娘秀華阿姨,她要免費送您這副新眼鏡。”
   
秀華聽志工如此說,連忙搖頭說:“只要能力許可,我們都會這樣做。這孩子(諾愛莎)的舊眼鏡不適合了,需要一副新眼鏡才能看得清楚,我覺得應該給她清晰的視線。”
   
志工見諾愛莎一臉驚疑,便解釋說,開眼鏡店的秀華是位慈悲的阿姨,之前也義務提供眼鏡給貧困的孩子。這次,秀華從志工口裡得知諾愛莎的處境,主動要免費配一副新眼鏡給她。
   
一聽新眼鏡是免費的,諾愛莎臉上的愁容一掃而空。原來,她一直憂慮媽媽要去哪裡找錢?又擔心沒錢可能就無法配新眼鏡了。沒想到,秀華阿姨竟然不收錢。驚喜的諾愛莎聽到秀華阿姨對她說,希望她長大後也能延續做好事的精神,做個助人的人,那就等於報答送眼鏡的恩情了,她不由連連點頭。
   
諾愛莎的乖巧讓秀華萬分不捨,不由掉下憐惜的淚水。見到秀華流淚,諾愛莎跑前去想抱抱她,不料,秀華一把把她抱進懷裡。溫馨的擁抱讓陪伴在旁的阿美嘉也忍不住捂嘴哽咽。
   
原來,阿美嘉見店裡的牆壁掛有耶穌的相片,知道秀華是基督徒。不同宗教信仰卻能無條件幫人,讓她感動不已。這幾天,她也目睹志工三番四次為諾愛莎的眼鏡奔波卻無任何怨言,體會到人間的溫情來自一份無私的愛,她更是當場哭紅雙眼。
    
◎不必瞇眼看世界
   
受人幫助讓諾愛莎感受到滿滿的溫暖,當志工陪伴她及媽媽回家途中,她已不復來時的心事重重,反而在一間素食店用餐時,遇見一位洗腎女孩前來兜售一包一元的紙巾,她見志工紛紛掏錢出來買紙巾,後又將紙巾送給對方再去販賣。她也掏出一元賣一包紙巾,學志工將紙巾送回給女孩。
   
回家後,諾愛莎主動向媽媽提出也要捐錢給慈濟。原來,她最近參加校外的馬來語演講比賽得到優秀獎,獲得一百元獎金。她希望能捐出四十元給慈濟去幫助其他人。
   
“諾愛莎一向十分節省,不捨得花錢。今天,她卻一直想幫助人,我很意外也很開心!”阿美嘉不但尊重諾愛莎的選擇,也欣慰孩子的心田已萌發助人的心願。
  
8月19日,志工為免耽誤諾愛莎溫習功課的時間,特地幫她到眼鏡店領取鑲好鏡片的新眼鏡。當下即刻送到諾愛莎的家,親自為她戴上新眼鏡。
   
“嘩,每樣東西都看得很清晰,小字也看得很清楚!這副眼鏡比舊的那副好!”戴上新眼鏡的諾愛莎一直笑不攏嘴。
  
新眼鏡的款式很適合諾愛莎圓潤的臉型,戴起來就像一位有學問的小老師。阿美嘉喜極而泣地說:“從小,諾愛莎及姐姐的願望就是要當一名老師。”
  
諾愛莎戴上新眼鏡,再也捨不得脫下,對她來說,這副眼鏡充滿了很多人的愛,不再是一副普通的眼鏡了。她稚氣地對志工說,會好好愛護眼鏡、會用功讀書,會天天都很快樂,因為,她終於可以不必皺眉瞇眼來看這個世界了。
   
 
注:慈濟雪隆分會自2014年7月開始,增設“教育助養計劃”,開放給成績中上的清寒學生申請,每月補助款項供學生購買學校用品、參考書或作為補習費等用途。

 

眼鏡折斷了,沒戴眼鏡的諾愛莎(中)看不清周圍環境,不敢往前走。志工及媽媽牽着她的手,帶她到眼科中心檢驗眼睛。【攝影:楊汶琿】   志工安排諾愛莎去眼科中心檢驗,諾愛莎終於相信志工並沒有騙她。【攝影:楊汶琿】

眼鏡折斷了,沒戴眼鏡的諾愛莎(中)看不清周圍環境,不敢往前走。志工及媽媽牽着她的手,帶她到眼科中心檢驗眼睛。【攝影:楊汶琿】
 
志工安排諾愛莎去眼科中心檢驗,諾愛莎終於相信志工並沒有騙她。【攝影:楊汶琿】
 
志工載諾愛莎(中)及媽媽(左)去配眼鏡,志工向兩母女介紹慈濟團體。【攝影:楊汶琿】   眼鏡店老板娘江秀華(左)知道諾愛莎來自貧困家庭,特地結緣一副眼鏡給她。【攝影:楊汶琿】

志工載諾愛莎(中)及媽媽(左)去配眼鏡,志工向兩母女介紹慈濟團體。【攝影:楊汶琿】
 
眼鏡店老板娘江秀華(左)知道諾愛莎來自貧困家庭,特地結緣一副眼鏡給她。【攝影:楊汶琿】
 
諾愛莎感恩江秀華送她眼鏡, 開心地抱着對方。【攝影:楊汶琿】   諾愛莎參加演講比賽得到獎金,特地捐出四十元給慈濟去幫助其他人。【攝影:楊汶琿】

諾愛莎感恩江秀華送她眼鏡, 開心地抱着對方。【攝影:楊汶琿】
 
諾愛莎參加演講比賽得到獎金,特地捐出四十元給慈濟去幫助其他人。【攝影:楊汶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