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佛教慈濟基金會

2015年

助學金如及時雨 潤澤各族學子

溫芊慧的雙腳雖有殘缺,但心靈健全,並未影響她對將來的幢憬。【攝影:陳佩莉】溫芊慧的雙腳雖有殘缺,但心靈健全,並未影響她對將來的幢憬。【攝影:陳佩莉】

新芽助學金承戴著祝福與希望,由城市擴展至鄉區,嘉惠各源流中小學莘莘學子。得獎是一個學生,影響的卻是一個家庭,尤其是土著。


 
近年來,鄉區華小土著學生大增,有者超過半數,他們大多來自貧苦家庭,收入有限,平日應付開銷巳捉襟見肘,孩子的學雜費、電腦費、交通費等時有拖欠,開學費用更是重大負擔。助學金是對孩子勤學的獎勵,更是減輕父母經濟重擔的來源。
   
2015年,慈濟古晉支會共接受五十間中小學計六百九十四位學生的申請。由今年六月至八月,志工一如既往在城市穿街走巷,晝夜進行訪問;更於週末及假期,前往數十哩外的鄉區家訪。他們起早摸黑或在烈日下,走在狹小崎嶇的泥路,找出地址不明的學生,秉持的是一份助人的菩薩心,希望助他們解除求學障礙,學成後助自己及家人走出貧困,創造更好的將來。
   
◎不分種族 巫裔讚許
   
慈濟古晉支會於2015年11月4日至13日,分別在不同地區舉辦七場助學金頒獎禮,近半是在鄉區學校舉行,共嘉惠五百九十八人。
   
許多父母或共車,或走路,甚至聯合租車到頒發地點,殷切緊張的心情比學生更甚,期盼的是減輕負擔的力量。有些巫裔穆斯林誤認慈濟是在佛教寺廟舉行,曾經猶疑和害怕,來到現場見宗教色彩不濃,又看到許多不同種族齊聚一堂,安心許多;看了影帶,了解慈濟所作所為,困擾全消。眼見志工彎腰尊敬的把助學金送到孩子手上,感動得不敢相信。
   
“起初我不敢相信慈濟願意幫助不同種族和宗教信仰的族群。出席後看到參與的家長有許多是別族同胞,我才相信,也很感動。” 
   
巫裔婦子羅蜜查 (Romiza Binti Bujang) 表示:“當我獲知要到慈濟領取新芽助學金時, 我感到非常困惑、懷疑和不安,內心害怕, 因為慈濟是佛教團體。今天早上來到慈濟會所,外表看起來不是寺廟,心裡很驚奇,以為走錯地方。經志工接待進到裡面,感覺更與寺廟不一樣,很安祥,後來看到許多巫裔與土著,心裡才安定下來。”
   
羅蜜查的丈夫是位散工,沒有固定的收入,她是位家庭主婦,女兒在國民小學就讀一年級,是第一次領取助學金。她有三位尚在求學孩子,開學的費用是沉重負擔,慈濟的助學金減輕了她的經濟壓力。
   
另一位巫裔家庭主婦卡美麗雅(Kamariah Binti Abdul Malik) 說:“每當開學前,我都會面對去那裡找錢的問題,特別需要用在買孩子的校服、鞋子、書包及文具等用品。校服不需要年年都買,可是書包和鞋子不得不更換。”
   
今年,就讀小學四年級的兒子獲得新芽助學金,她將會善用它在購買書包和鞋子上,助學金減輕了家庭負擔,很感恩。她說:“開學的費用真的很重。” 
   
她也坦言,起初獲悉必須出席參與新芽助學金領獎禮,內心不安和害怕。“看見典禮上所播放的影片後,才了解慈濟是個幫助不同種族的佛教團體。”心中疑惑已消除。
   
她也對慈濟志工在做家訪時的認真態度表示讚嘆, 當志工找不到地址時,會多次致電詢問,令她和丈夫相信,慈濟是誠心協助他人的團體。
   
◎腳雖殘缺 樂觀好學
   
右腳殘缺的溫芊慧由外公鄧光群攙扶前來,他們由底樓一捌一捌走到報到處,又艱難撐到三樓。旁人見了於心不忍,外公也心疼,但溫芊慧卻從容用力爬,面帶笑容,無視異樣目光。
   
溫芊慧小時因右腳失去功能,終身只能依靠左腳的力量支撐步行。芊慧父母從小離異,父親不知去向,母親也在她年幼時改嫁,從小就由外公鄧光群撫育長大。兩祖孫感情深厚,外公為了她的腳疾四處求醫。為了學習走路,她必須穿上五百多令吉的特別鞋子,可是她仍不能正常行走,只能以爬行代步。慶幸入小學時開始可以一拐一拐走,雖然不便,總算可以行走。
   
因有外公疼愛,芊慧在一個健康的家庭成長,培養了她樂觀可愛的性格。她說:“我愛運動,最大的遺憾是無法像其他小孩一樣,在運動場上奔跑。但可以打乒乓,參加乒乓比賽還獲得全校第三名呢!”
   
芊慧就讀民達華小學六年級,成績優秀,已多次獲得新芽助學金。學校的老師和校長經常鼓勵她、照顧她。班上男女同學不但沒有嘲笑她,還會自動為她提書包,或協助她到食堂買食物,同窗之誼,單純而可愛。
   
溫芊慧明年將升上中學,希望未來可成為一名醫生,以幫助有困難的人。她的雙腳雖有殘缺,但心靈健全,並未影響她對將來的幢憬。
   
◎讓出名額 嘉惠他人
   
大段中華公學距離古晉約二十五哩,六年級學生巫麗佳談吐有禮、品學兼優,本可得到助學金,但她聽媽媽的話,把它退回學校,讓予他人,行為可嘉。她說:“助人為快樂之本,很願意這麽麽做。將來有能力也會幫人。”巫麗佳懂事而有愛心,家庭環境與教育是重要原因。尤其是媽媽黃美蓮的無私與明理,培養孩子有良好品德,比物質更珍貴。
   
美蓮說:“我本身是基督徒,知道窮苦而需要幫助的人很多,自己還有能力供孩子讀書,就把它讓給更需要的人,能幫到人很開心。”美蓮雖然語氣平和,做好事不弦耀,但在取捨間能作出正確決定令人讚嘆。
   
楊松勝是位散工,育有三名孩子,他因窮困而感苦惱,加上經常生病,還患有高血壓,心情很鬱悶。他說:“每當新學年即將開始時,會很苦惱孩子的教育費,我睡覺都會夢到。慈濟給的助學金解決了孩子上學的費用,很感謝慈濟的幫忙。”他有如看到亮光,臉上才稍有笑容。
   
松勝的太太露西亞(Lucia) ,比達友族,是位家庭主婦。談及生活上的窘迫,眼淚奪眶而出。她說:“生活很苦,先生賺的錢不夠用,家用也經常不足。有飯卻沒錢買菜。我只好帶孩子去採野菜。有時候沒米,孩子就沒有飯吃。”感到有苦無處訴,也看不到未來希望。
   
她欣慰的表示:“助學金是經濟上最大的幫助,一家不再為明年的開學費用感到無助和憂愁了。”
   
  
人生苦難偏多,逆境時能獲得有心人扶一把,無異久旱逢雨。慈濟每年頒發的助學金除激勵學子努力上進, 也舒緩許多家長的經濟壓力, 希望冷風中燃起的火把, 其熱力可以溫暖更多人。
 
    
溫芊慧由外公攙扶,由底樓一拐一拐艱難走到三樓,面帶笑容,無視異樣目光。【攝影:陳佩莉】   露西亞說:“助學金是經濟上最大的幫助,一家不再為明年的開學費用感到無助和憂愁了。”【攝影:陳佩莉】

溫芊慧由外公攙扶,由底樓一拐一拐艱難走到三樓,面帶笑容,無視異樣目光。【攝影:陳佩莉】
 
露西亞說:“助學金是經濟上最大的幫助,一家不再為明年的開學費用感到無助和憂愁了。”【攝影:陳佩莉】
 
羅蜜查(左) 和卡美麗雅(戴頭巾)一同前來,起初對佛教團體還有疑慮,了解後困惑全消,轉為歡喜。【攝影:陳佩莉】   巫麗佳和媽媽黃美蓮兩母女富有愛心,讓出獎金予更需要的人,並認為助人是快樂之本。【攝影:陳佩莉】

羅蜜查(左) 和卡美麗雅(戴頭巾)一同前來,起初對佛教團體還有疑慮,了解後困惑全消,轉為歡喜。【攝影:陳佩莉】
 
巫麗佳和媽媽黃美蓮兩母女富有愛心,讓出獎金予更需要的人,並認為助人是快樂之本。【攝影:陳佩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