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

百淡這條路 通往幸福門

孩子們的純真笑容是慈濟志工不畏辛苦、前往百淡推動幸福校園計劃的最大動力。【攝影:陳國雄】孩子們的純真笑容是慈濟志工不畏辛苦、前往百淡推動幸福校園計劃的最大動力。【攝影:陳國雄】

一回一回走進百淡原住民的甘榜,山打根志工陳彩媚總是感到緊張、歡喜又期待,因每次到百淡就是她回娘家探望七百多個孩子的時刻。


2016年10月1日,陳彩媚(慈昂)偕同志工來到百淡的卡布魯民眾會堂。車子剛停下,就看到穿著校服的卡布魯國小(SK Kabuluh)學生坐在會堂裡的地上,而陪伴孩子前來的家長則坐在門口等待。見到志工搬物資進來,家長紛紛站起,熟練地排成一列,以傳送方式協助志工將一包包的米、包裝食油及花生搬進會堂裡。

彩媚及志工在很短的時間內將會堂規劃為四大區塊,靠門口右邊是普通科看診,左邊則是物資發放;近舞臺處是牙科看診;會堂正中央則是讓學生參與人文課程。

空蕩蕩沒有間隔的會堂霎那變成熱鬧的場所。村民排隊等候看醫生、拔牙或就地而坐談天;學生們在志工帶動下學團康、體驗用腳夾筆及用口咬筆寫字、畫畫等。

在大門口外,志工將環保回收並已清洗乾淨的衣服擺好,讓村民以馬幣一令吉一件的義賣方式選取所需要的衣服,在村民買衣服同時也灌輸布施觀念。

熱鬧且多元的活動是山打根志工在百淡辦義診及“幸福校園計劃”發放的特色。皆因驅車到百淡一趟不容易,要面對路途崎嶇、遙遠的考驗。因此,不管是辦義診或發放,志工都會結合辦,期間更少不了融入人文課程及醫療講座。

10月1日這天,在卡布魯國小的幸福校園計劃發放更與以往不同,往常的發放都會給書包、文具或住宿生的日常用品,但這天則是發放白米、油和花生給受補助的學生。

◎ 吃米飯是奢侈的事

“今年,我們接到學校老師金諾(Jinol Maijin)的提報,說學生很需要慈濟的交通補助,便過來做家訪,結果,走訪幾十戶人家,發現孩子們除了面對交通(舢舨)問題,也缺乏食物。”

當時去做家訪,彩媚與志工不僅聆聽到家長訴說因沒錢給船費,導致孩子不得不曠課之外,更目睹每戶家庭都處在半饑餓狀態。原來,這裡的原住民靠做散工、幫人割膠為生,所賺不多,維持家計很吃緊。因此,要天天吃米飯溫飽變成奢侈的事。

幸福校園計劃原本就是補助貧困孩子的交通費、餐費及課輔,但彩媚顧慮的是補助學生餐費只能讓孩子在學校有飯吃,回到家,孩子一樣要餓肚子。經過與志工商談,決定將餐費換成白米、油及花生等物資給學生拿回家。

這個決定得到金諾的大力支持,並願意配合志工,承擔校方的協調及聯絡人,處理學生名單和布達等事項。2016年7月,第一次發放給八十一位學生各兩包十公斤的米、一公斤的食油及一公斤的花生。派發花生是聽取醫生建議,可以補充當地居民所缺乏的營養。

對家長艾諾(Harmun)來說,這樣的補助不但讓孩子有書讀,更帶給全家人溫飽。胸前背著一個包包的她在領取物資時,臉上露出濃濃笑意。她告訴彩媚,家裡有四個孩子,兩個在求學,最小的孩子才九個月,丈夫做散工,常常沒錢買米,一家人靠吃野菜和木薯過活。今天,為了付還坐舟的錢,她已將身上僅有的五令吉都給了船夫,她已是身無半分錢了。

她很開心在困難的這刻,慈濟補助孩子上學的舢舨費,讓孩子不再曠課;而且還給白米,足夠他們一家三、四個月都有飯吃。她珍惜地將花生等放進包包裡,笑著說:“我家裡沒有煤氣爐,用木材生火煮飯,我將花生放進飯裡煮,配著省省吃,可以吃很久。”

吃著白米飯時,她和孩子都覺得慈濟的米特別好吃,她常和孩子說,吃飽飯就要努力讀書,不能辜負志工送米糧的愛心。

就讀四年級的阿莉安娜(Arliana)和媽媽沙莉瑪(Sarimah)及弟弟將四包白米放在一起。沙莉瑪有所感觸地向志工表示,她曾經為了要給孩子吃香噴噴的飯而向他人借錢買米,但大家都一樣貧困,沒幾個人可以幫助她。但從今年7月開始,她不再為沒米煮飯感到難過、傷心,因為慈濟給了她一家需要的。

阿莉安娜在上人文課程,體驗咬著鉛筆在紙上寫名字時,覺得特別困難,就像要來讀書一樣難。她很喜歡讀書,可是,家裡沒錢給船費,一星期只能上兩天課,導致成績單都是紅紅的數字(不及格)。她很慶幸能得到慈濟的幸福校園計劃補助,在天天能上學的情況下,她的成績單也變成都是藍藍的數字(及格)。

想當一名英文老師的她咬著鉛筆,憑著不放棄的毅力,終於在紙上寫下自己的名字。媽媽看了也覺欣慰,鼓勵她要更用功讀書,將來才能當一名好老師。

◎ 感恩志工聽到呼喚

一直在協助志工處理發放名單、安排各項事宜的金諾看見學生們積極學習、盡情投入在每個環節,他就深感安慰。在勉勵學生們的時刻,他不忘提醒學生及家長不要忘記慈濟的恩情。

和彩媚互動良好的金諾是個不斷為學生著想的好老師。出生在這裡並在此長大的他很能體會孩子求學的苦,扶助孩子一把是他心心念念不忘的事,但他個人能力有限,要幫助也有心無力。直到三年前,他在慈濟來此辦義診時接觸到彩媚,鼓起勇氣向她開口尋求幫忙,因而讓學生得到所需的補助。

金諾在這幾年內,調派到不同學校執教,都看到學校面對學生曠課的問題,他一一提報給慈濟。而志工一接到學生名單,就會安排過來做家訪,及時給予不同的補助,讓他深受感動。

2011年,志工走訪百淡各源流的中小學,讓學生申請新芽助學金時,會依每間學校的申請而給不同的補助。有的學校需要腳車、有的需要文具、有的需要運動服、練習簿和書包等等。在2013年,慈濟志工向校方提供交通、餐費及課輔的申請表,並於隔年補助交通費(舢舨費)、餐費及課輔。而今,山打根慈濟補助白米則是因應學生全家的需要而作出的民生物資發放。

“我沒想過慈濟幫助孩子求學,會考慮這麼周全,給予最需要的東西。對孩子最有幫助的就是交通費。每次向慈濟申請補助後,學生出席率都會從五、六十巴仙擢升至九十巴仙。”

孩子有書讀,將來才有希望,金諾以自身經歷分享,他小時候也是坐舢舨上學、飽受日曬雨淋之苦,但他沒放棄學習,堅持讀到大學畢業。他深知,若自己不努力,就會像祖祖輩輩,永遠在山林裡和貧困為伍,過著有一餐沒一餐的苦日子。

不想原住民的孩子重蹈祖先輩的生活,他要做守護原住民孩子教育的老師,期待有一天,山林的孩子都能走出甘榜,去追尋更遠大的理想。一路走來,他不覺得自己做很多,他反而感激彩媚每次都會聽到他的呼喚,與志工不辭勞苦到來,一家家去探訪、一個個去關心……

◎ 看見不一樣的世界

金諾的感恩言語聽在彩媚耳里,心頭暖乎乎的,全身的疲憊也化成歡喜的動力。她沒想到六年前第一次進來百淡看看就變成了百淡的常客。

回憶這一路走過,彩媚心中有歡喜也充滿感觸。她笑言第一次隨志工來百淡進行助學金發放,就要在百淡的學校過夜,仿佛在體驗孩子求學之艱難似的,讓她度過難忘的一晚,但也因此升起惻隱之心,一聽到要到百淡發放、義診或家訪,她都不由自主地隨志工前來。

生長在山打根市鎮,彩媚的人生平平順順,有一份穩定的工作;單身的她也沒有家庭負擔,生活簡單平凡,也沒想過要到百淡原住民甘榜走一趟。尤其會暈車的她要坐車三、四個小時走那條顛簸不平、彎曲蜿蜒的百淡之路,更是不曾想過的事。

“如果不是做慈濟,不是跟隨志工一起來,可能一輩子也不會來這裡。這裡和我的世界很不一樣。尤其,去做家訪,看見原住民的屋子和生活,很不忍也很難過。”

承擔幸福校園計劃的彩媚,負責與校方聯絡、溝通,一接到學校提報來的學生名單,就會和山打根慈濟聯絡處負責人謝秀華(慈暉)一起號召其他志工赴百淡做家訪。每次,她都要忍受暈車的嘔吐、坐舢舨的不適及走泥濘山路的忐忑。不時會白走一趟家訪,因為原住民的家是沒有門牌、沒有路名的,也不會挨家挨戶相連而建,都是遠遠隔一戶。

帶路的校長、老師或船夫也會弄不清楚學生的家,有時找不到,在山裡繞來繞去幾小時都不知學生家在何處,只好擇日再來過。儘管做家訪困難重重,彩媚和志工都沒氣餒,還是一回回走進百淡甘榜尋找學生的家。

每當走進一間間學生的家,看見破漏的屋子,只用幾塊鋅板或樹藤圍一圍就成了牆壁。再聽家長訴說,每當風雨來臨時,他們就要帶著孩子逃出屋外,因害怕風雨會將屋子摧垮,大家都深感不捨;每戶人家都有不同的故事,但都離不開苦和難。

從家長口中,聽到住在沿河這一帶的孩子沒錢坐舢舨到學校,就必須走山路,但山路泥濘滿佈,寸步難移,甚至走了半天還看不到學校;也有家長不放心孩子零落幾個走山路,怕遇到野獸,也怕跌下山坳或懸壁,如沒有成群同伴,孩子也只能在家呆著……

◎ 給孩子燦爛的明天

一個個故事深深震撼了彩媚,尤其得知家長都渴盼孩子能求學,能出人頭地、擺脫貧困讓她更為之動容。

彩媚曾探訪一位老爸爸,對方靠割膠為生,月入不過四、五百元,卻要寄兩百元給在吉隆坡讀大學的孩子。原來,老爸爸知道只有讓孩子讀書,將來才有希望過好的生活。因此,即使他住在簡陋的家,三餐不飽,甚至在趕去割膠時被刺瞎了一隻眼,他依然無怨無悔的為孩子將來付出。

“老爸爸的精神讓我很感動。其實,有些校長或老師有汽車,他們在棕油園或路邊看見學生走路,都會停車載孩子一程。但一輛車能載幾個學生?校長和老師也很無奈。”

校長、老師愛護孩子的心念讓彩媚深思,要如何幫助校長、老師一把,讓更多百淡的孩子都有書讀、都有燦爛的明天?一念至此,彩媚遂積極聯絡百淡各校校長,告知慈濟有幸福校園計劃讓學生申請補助。

開始進行聯絡時,遭遇重重困難,有的校長不認識慈濟,拒絕了;有些則要彩媚出示教育局的來函証明;但彩媚不放棄,一直聯絡並不斷向對方解釋慈濟是不分宗教、種族的團體。遇到志工到百淡舉辦義診及幸福校園計劃發放時,更會廣發信息給各校長,邀請他們前來看看。總之,她不放過可以和校長接觸的機會,她知道還有很多山裡的孩子正等待援助。

也許是彩媚的努力和誠意打動了校長,漸漸有一、兩位前來看看,確認慈濟真的能幫助到學生,遂答應為學生申請幸福校園計劃的補助。而校長與老師也會與其他學校聯絡,告知慈濟的補助申請。從開始只有一、兩間學校響應到至2016年共有七間學校為學生申請幸福校園計劃補助,申請學生也從二、三百位到截至今年2016年9月的七百多位。

往常做家訪是一年兩次,現在申請學生多了,志工則是每兩、三個月就要來做家訪;彩媚很感恩秀華及志工們常無怨言的結伴到來做家訪。她也很感激校長和老師的配合,每次都會親自帶志工去學生的家。

“開始走百淡這條路,覺得很辛苦,但每次想到只要能幫助到學生,所有路途上的不適都不算什麼。現在,我早已把百淡當成娘家。來百淡就是回娘家來看望我的七百多位孩子。”

彩媚笑瞇眼說,七百多位孩子不算多,她渴盼能讓所有百淡的孩子都成為她的孩子,成為慈濟的孩子,成為有書讀、有前途的幸福孩子。她堅信,有校長、老師及志工的協助陪伴,這群孩子一定會有不一樣的人生。

在上人文課程時,彩媚見學生們玩得開心,她也參與一起比呀唱呀。在學生群中,她像一個快樂的年輕媽媽,守護這群沒有血緣卻很親的孩子。看見孩子臉上的笑容,彩媚深深感受到,百淡這條路,不再是崎嶇難走的山路,而是通往幸福門的途徑。

 

陳彩媚視百淡的學生如自己的孩子。每次到百淡就是她回娘家看望七百多位孩子的時刻。【攝影:陳國雄】   金諾老師(紅衣者)是慈濟在百淡推動幸福校園計劃最大的助力。圖為金諾在卡布魯民眾會堂協助志工查核學生名單。【攝影:陳國雄】

陳彩媚視百淡的學生如自己的孩子。每次到百淡就是她回娘家看望七百多位孩子的時刻。【攝影:陳國雄】
 
金諾老師(紅衣者)是慈濟在百淡推動幸福校園計劃最大的助力。圖為金諾在卡布魯民眾會堂協助志工查核學生名單。【攝影:陳國雄】
 
在卡布魯民眾會堂,陳彩媚正在點算將要派發給幸福校園計劃的學生之物資。【攝影:陳國雄】   對百淡村民艾諾(右)來說,幸福校園計劃的補助不但讓孩子有書讀,更帶給全家溫飽。她和兒子領到物資後,展露微笑。【攝影:陳國雄】

在卡布魯民眾會堂,陳彩媚正在點算將要派發給幸福校園計劃的學生之物資。【攝影:陳國雄】
 
對百淡村民艾諾(右)來說,幸福校園計劃的補助不但讓孩子有書讀,更帶給全家溫飽。她和兒子領到物資後,展露微笑。【攝影:陳國雄】
 
就讀四年級的阿莉安娜(左)在上人文課程,和同伴咬著鉛筆在紙上寫名字時,覺得特別困難,但憑著不放棄的毅力,終於完成任務。【攝影:陳國雄】   阿莉安娜(左)和媽媽沙莉瑪(中)及弟弟將四包白米放在一起。臉微帶愁容的沙莉瑪感激慈濟給了一家人需要的溫飽。【攝影:陳國雄】

就讀四年級的阿莉安娜(左)在上人文課程,和同伴咬著鉛筆在紙上寫名字時,覺得特別困難,但憑著不放棄的毅力,終於完成任務。【攝影:陳國雄】
 
阿莉安娜(左)和媽媽沙莉瑪(中)及弟弟將四包白米放在一起。臉微帶愁容的沙莉瑪感激慈濟給了一家人需要的溫飽。【攝影:陳國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