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

放下教鞭 家訪去吧

鄧佩瑜深知孩子需要被重視關懷,身兼志工、老師身份的她,走出學校,進入照顧戶家庭,為培養孩子的良好品行尋求方法。【攝影:錢福權】鄧佩瑜深知孩子需要被重視關懷,身兼志工、老師身份的她,走出學校,進入照顧戶家庭,為培養孩子的良好品行尋求方法。【攝影:錢福權】

為人師表,自小喪母的鄧佩瑜,深知孩子需要被重視關懷。一次因緣的改變,身兼志工、老師身份的她,走出學校,進入照顧戶家庭,為培養孩子的良好品行尋求方法……


  
鄧佩瑜(慮敬)依然記得,小時候家有一塊黑板,寫著多首歌詞,常由父親來教他們六兄弟姐妹唱,最熟悉的是那首:“春天裡,百花香,郎里格朗、里格朗、里格朗……”
  
父親滿足於做老師的心願,他那耐心反复教唱的身影,以及常常不在家、忙於華人社團會館各種勤務的熱忱,留給她深刻印象。以致中六畢業、當了一年臨教,她就申請進入師訓學院,立志成為一位好老師。
  
◎ 藤鞭教育 如何拿捏
  
師訓畢業後,她如願進入小學執教,埋首在教導學生、批改作業、擬定課程教案、文書工作中,過著與時間賽跑的生活。當時九十年代初期,經濟起飛、科技網絡資訊發達,電腦、手機漸漸普遍被使用,各界通訊便利;社會結構也在改變,家庭趨向少子化,每位孩子都是父母的寶,給予最好的教育,打罵教育行不通,時有家長到校投訴,老師們人心惶惶。
  
“當時,我的教育之路,不知如何繼續下去,對於家長的告狀,我束手無策。但是‘教不嚴、師之惰’,孩子犯錯不能不打,不打是縱容。”藤鞭教育,打或不打,該如何拿捏?實施愛的教育,一味談包容,真的有效嗎?
  
每每,鞭子揮下的當兒,滿心煩惱與無力感,讓她力不從心;縱使曾經參加1995年慈濟舉辦的“幸福人生講座”,聆聽臺灣資深教聯會老師分享教育課題,也無法引起她的共鳴。
  
2007年一次慈濟環保講座中,她留下了電話聯絡;自此,她和先生每月一天到社區環保點去付出,除了愛護地球,也是為了減壓,轉移自己的注意力。後來,慈濟志工陳美楠(慈宓)騎著腳踏車去她家,邀約一起做社區慈善家訪,開展她的訪貧活動。
  
◎ 沉重打擊 出現轉機
  
事情出現轉機,是在2011年。一位四年級學生沒完成所交代的功課,而且這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鄧佩瑜氣極揮鞭,再請他下課留下來完成作業才離開。
  
沒想到一、兩天後,這位學生和爸爸,在大雨中車禍往生。車禍現場旁觀者有一位馬來校長,根據孩子作業簿有學校名字,撥電校方。
  
“當校長再聯絡我的時候,我呆了、手在顫抖,趕忙到醫院去。心中很懺悔,為什麼要打他?”鄧佩瑜和慈濟志工一起去關懷助念,也帶著同學去送別,後來母親成為慈濟長期照顧戶。
  
這件事對她的打擊很大,不由省思:弱勢孩子,只有打罵才會聽話嗎?往後除非學生真的很調皮,否則她不輕易動用教鞭。
  
◎ 做得到愛的教育嗎?
  
在馬六甲瑪琳華小任教的她,改讓學生從一年級開始就唱好歌,例如〈感恩的心〉,〈幸福的臉〉等,影印靜思語給學生,讓孩子從小就接觸善環境及好話,時日久了朗朗上口,只要鄧佩瑜說前句,孩子們都可以接後句,希望學生即使離開了學校,像順口溜一樣的好話不會忘,待人處事時刻都能用得上。
  
校內,進行“愛的教育”;校外,積極參與社區的慈善訪視。每一年的慈濟助學金,落力關懷推薦,善用慈濟濟貧個案作為道德教育的教材,跟學生分享真實故事,學生聽得津津有味。孩子從真人真事中學習到了珍貴的人生價值觀。
  
曾經有一學生,學習態度不積極,家長致電請教鄧佩瑜;她提議家長撥出時間,帶孩子參與志工服務如做環保。
  
“孩子年紀越小越容易教,課業上不好,可以在志工服務方面加強,培養信心,懂得珍惜自己所擁有的,可能就從中會改變態度,努力積極。”
  
◎ 老師關心 學生進步
  
2016年,瑪琳華小共有十五位學生成功獲得慈濟獎助學金,鄧佩瑜和輔導老師、級任老師等,對特殊家庭狀況的孩子特別關心,藉社會助學獎勵資源鼓勵他們。特別是自小喪母的鄧佩瑜,慶幸有姑姑一家人的照應,教導他們自律自愛、尊敬師長,長大後也不時留意單親家庭的孩子,不讓他們感到孤單。
  
其中鄧佩瑜三年級的學生李子炫,首次獲得慈濟獎助學金,經老師指導及社區志工關心下,見證孩子從開始的內向、不喜歡勞動,到後來爸爸因為洗腎,媽媽要外出工作,他變得自動自發,每天自行溫習功課,不亂丟垃圾等,會常常主動協助老師和幫助同學,成績也進步了,獲推薦“學業進步獎”。
  
看著孩子的改變,她有感而發:“學生品行好,學習態度對了,學業就會慢慢進步。“從中更理解“愛的教育”不是無限包容,而是在孩子做不對時,提出指正。
  
◎ 志工老師 雙重身份
  
今年就讀中三的陳貞萍,和六年級妹妹陳貞妮,住在馬六甲丹絨米雅(Tanjung Minyak)社區,居家和鄧佩瑜只相隔一條街。
  
姊妹倆的父親是菜農,比較少在家;母親是家庭主婦,遇上孩子不願分擔家務時,經常會碎碎念、孩子不耐媽媽的嘮叨,母女仨感情時好時壞。
  
鄧佩瑜關懷這家庭已經三年,和姊妹互動不錯,也是她們慈濟獎助學金的推薦者。她家訪時看見姊妹倆和母親情感如此,花更多時間,帶著自己的女兒和陳貞萍、貞妮走出家門透透氣,傾聽她們的心聲。環保日帶她們去參與資源回收活動,慈善日帶她們做訪視,大型賑災時捧著愛心箱,到商家、小販中心彎腰募大眾愛心善款。開拓眼界,看見比自己家境更困苦的人,回到家和媽媽分享,姊妹用行動表示愛,緩和母女間的尷尬關係。
  
姊姊陳貞萍說:“一次去慈濟大型活動,幫忙洗碗碟,很多人一一起洗,很快就洗完,當下覺得很有滿足感,因為可以獻一分力;在募心募款時,看見有人很大方,有人態度不好,各人有不同的態度……”走入人群,她們更懂得珍惜當下。
  
慈濟助學,一份獎狀就是一個祝福,陳貞萍的媽媽把兩位女兒過去獲得的慈濟助學的獎狀珍藏,要給後代了解,女兒曾經得到慈濟團體的祝福。
  
兼具老師與慈濟志工的雙重身份、看見學生不聽話、不寫作業等,懂得與家長保持更密切互動,理解孩子出現狀況的原因並曉得如何互動。
  
她說:“走出家庭當志工,更了解學生背景,面對不同的學生,會採用不同方法,也會找時間了解學生困境,對自己也是一種助力。”
  
當歷屆助學受惠者已經長大,鄧佩瑜依然和他們保持聯繫:今年二十歲的余展鴻,中五畢業後到技術學院繼續升學,會主動致電告訴她喜訊,回家也會持續做環保,今年他以大專生身份,再次領取慈濟獎助學金。已經不再接受慈濟助學的社區照顧戶孩子吳莉莉、吳美麗姊妹,母親病逝後入住喜心之家,至今依然保持鄧佩瑜探望她們時,教寫日記的方式,不把心事往心裡藏。
  
  
2016年11月6日是慈濟馬六甲分會獎助學金頒發典禮,鄧佩瑜看著孩子們上臺領獎,獲得肯定,是對孩子信心的培養,也是家長、學校老師、志工及孩子共同努力的碩果,別具意義。
  
每一年慈濟助學,即使工作繁瑣,她不會卻步,希望邀約更多人一起來關心,因為孩子需要各方關懷、也需要時間栽培。
  

 

2015年的新年,鄧佩瑜與先生在社區舉辦的圍爐中,與吳家姊妹等共聚。【攝影:楊秀麗】   鄧佩瑜(右二)關懷陳貞萍(右)、陳貞妮姊妹一家已經三年,和她們互動良好。【攝影:陳念清】

2015年的新年,鄧佩瑜與先生在社區舉辦的圍爐中,與吳家姊妹等共聚。【攝影:楊秀麗】
 
鄧佩瑜(右二)關懷陳貞萍(右)、陳貞妮姊妹一家已經三年,和她們互動良好。【攝影:陳念清】
 
在馬六甲瑪琳華小任教的鄧佩瑜,用心教學之餘,也透過好歌和好話,進行“愛的教育”。【攝影:陳念清】   鄧佩瑜耐心陪伴,在過程中看見李子炫的進步,為之欣慰。【攝影:陳念清】

在馬六甲瑪琳華小任教的鄧佩瑜,用心教學之餘,也透過好歌和好話,進行“愛的教育”。【攝影:陳念清】
 
鄧佩瑜耐心陪伴,在過程中看見李子炫的進步,為之欣慰。【攝影:陳念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