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佛教慈濟基金會

抬你到最後 送你最後一程

拿惹札病重入院,志工前往關懷。吳志忠(左二)一開始就不間斷地關懷,直至拿惹札往生。黃麗珠(右一)則在拿惹札夫妻身上學習良多。【攝影:鄭寶達】拿惹札病重入院,志工前往關懷。吳志忠(左二)一開始就不間斷地關懷,直至拿惹札往生。黃麗珠(右一)則在拿惹札夫妻身上學習良多。【攝影:鄭寶達】

2016年11月13日,腎病纏身超過十年的印裔照顧戶拿惹札終究不敵病痛折磨,在醫院撒手人寰,長期陪伴的志工帶著沉重心情結束八年的關懷。自拿惹札行動不便以來,志工非但以愛的接力抬他上下五樓的住家,還載送往返洗腎中心,這愛的能量持續長達一年八個月,在他人生最後一程,志工堅持抬他走到最後,圓滿他在人間的功課。


拿惹札(Naraja A/L Ayard)1960年出生在吉打州的一個園坵,母親在他十六個月大時,因傷口受到感染,不治往生,由外婆撫養長大,祖孫感情深厚。

在園坵長大的拿惹札原本是名割膠工人,為了過更好的生活,二十一歲那年離開家鄉到吉隆坡打拼,白天開卡車,晚上當洗碗工人,刻苦耐勞的為創業鋪路。

努力工作十年後,省吃儉用的拿惹札夫妻終於有能力購買小卡車,在1991年開始經營運輸、帳篷出租等生意。即便升格為老闆,拿惹札依然勤奮不懈,除了白天做生意,晚上還到處撿拾環保資源來變賣。

◎ 因病而窮 親友遠離

拿惹札勞碌奔波大半輩子,生活稍有好轉,身體卻亮了紅燈,2003年被診斷患有腎病。拿惹札起初抱著一線希望,到處求醫,包括印度土醫、巫醫等,花了馬幣好幾萬令吉,病情不但沒有好轉,反而惡化,無奈之下,2006年開始洗腎。

失去工作能力的拿惹札和妻子維嘉雅(Vijaya Kumari)相依為命,龐大的洗腎費用不僅讓他們耗盡畢生積蓄,變賣卡車、金飾等,還欠下信用卡債務。正當他需要援助時,親友皆遠離他,讓他嚐盡人情冷暖,無比失望。拿惹札甚至埋怨上天對他不公平,因為過去的他,樂於助人。

拿惹札有五位哥哥,除了大哥,其他兄長已往生。當中,二哥在1998年往生後,膝下無子的拿惹札領養兩位分別七歲和八歲的侄兒,並且視如己出。可是兩位孩子因不受拿惹札嚴厲的管教,在一次的痛打下,父子感情因而破裂。

然而,讓拿惹札夫妻感到痛心及遺憾的莫過於養子高中畢業後,先後離家出走,大兒子至今失聯超過十年。

◎ 貴人出現 生命翻轉

當各種打擊快要壓垮拿惹札夫妻時,貴人出現了。慈濟志工吳志忠(濟諾)是拿惹札的鄰居,同住在梳邦市一座沒電梯的公寓,志忠察覺原本身體健壯的拿惹札,體力大不如前,連上樓的力氣也沒有,偶爾還向他借錢、物資等來應急,於是主動去了解並提報給慈濟,拿惹札就此因緣在2009年成為慈濟照顧戶。

物資補助雖然解決生活溫飽問題,可是卻拔除不了拿惹札身心的苦。每次志工到訪,他總是滿懷抱怨,坦言曾經動過輕生的念頭,讓志工吃驚不已,因而加倍關懷與陪伴。

“那時候的他很消極,所以當初他對我們都是不理睬,也曾經因為他覺得他的人生沒有意義,想要自殺。”長期關懷拿惹札的志工許麗純(慈優),分享拿惹札早期的心境。

2011年,拿惹札情緒波動特別大,喪失求生意志力,萌起放棄生命的念頭,一連七天不肯去洗腎,不管太太如何哀求,依然故我。無助的維嘉雅只好向志工求救,所幸志工孫建(馬東)(濟騰)和丁冠珍(慈京)將他緊急送院,才不至於促成遺憾。

拿惹札每每提起這事件,對建東的感恩之情油然生起。“他進房子幫我穿衣服、褲子,然後送我去沙登醫院,哪有人會這麼做,怎麼可能會忘記,這樣的哥哥哪裡找。”

◎ 走不下樓 抬你下去

長期洗腎導致骨頭代謝異常,造成拿惹札雙腳漸漸無力,如廁也需要太太協助,於是志工幫他把家裡的馬桶從蹲式改造成坐式,他再一次表示感動,因為慈濟給予他的不只是金錢上的救濟,還有生活和精神上的幫助。

2015年4月,更大的考驗等在前頭,拿惹札的心臟三條血管阻塞,讓他每走一步,都異常艱難。出門洗腎對拿惹札是無比的壓力,憂心忡忡。“我要怎樣下樓去?真的下不去。”拿惹札無奈表示。

狹隘的樓梯,五層樓的階梯,還有拿惹札近七十公斤的體重,形成一道又一道的障礙;但人命關天,志工決定用白鋼椅一級級將拿惹札抬下樓。

一星期三天,一天兩次,四位志工負責在凌晨五點將拿惹札抬下樓,再由另一位志工負責載他到位於莎亞南的洗腎中心。四個小時的洗腎療程結束後,則由另一班志工負責接他回家並抬上樓。

這是一項不能間斷的任務,考驗人力和體力。有鑑於此,訪視組長善用科技,成立手機群組以方便號召人力,進而建立起人脈。除了志工,亦接引不少志工家屬和同事、慈青、鄰居等共同來付出。建(馬東)表示:“雖然是五點報到,然後從五樓抬下來是非常累人,但是感受拿惹札的苦,我們只是舉手之勞。”

雖然有志工因用力不當而閃到腰,也不時傳來不慎拉傷筋骨的消息,但志工依然確保拿惹札每一次都平安上下樓。

◎ 想方設法 節省人力

一群素未謀面的志工為丈夫想方設法,付出無所求,讓維嘉雅打從內心的歡喜,同時也不捨志工如此辛苦。“他真的很幸運,得到一群慈濟的兄弟姐妹來幫忙。但我也很難過,因為志工會痛。”

普通白鋼椅的鐵支很細,志工抬起拿惹札時需要用手指扣著鐵支,因此手指會很痛。為了讓志工更輕鬆及安全完成任務,從事建築業的志工何建成(惟韶)善用建房子所剩的優質木條,作為抬椅的桿子,把環保回收的辦公椅進行改造成抬椅;志工親自體驗、測試,確保椅子安全可靠。

在不斷地用心改良及找方法下,抬椅從第一代演變到第四代。而第四代的專業醫療椅更是志工建(馬東)的妹妹孫玉珍,特地從新加坡買回來,捐給拿惹札使用的。

專業的醫療椅可以變換靠背的角度,讓拿惹札舒服斜靠著,更安全也更平穩,而志工也得以輕鬆地推著上下樓,大大節省人力和體力。

◎ 親如家人 不再孤單

拿惹札曾透露已經多年沒慶祝屠妖節,唯獨兩次是和志工一起度過,同時也很想藉屠妖節答謝志工。志工聽到了他的心聲,決定讓他們暗淡的生活添增一絲色彩。

2015年11月14日,維嘉雅在麗純的陪同下,前往菜市場購買食材,隔天一早,麗純便在拿惹札家,協助維嘉雅準備印度料理。到了中午時分,拿惹札家已經聚滿陪伴他接近半年的志工朋友,共同歡慶屠妖節。

“拿惹札以前經常傷心,一個人孤單坐在一邊,因為親人都沒有了。慈濟人來了,好像有了自己的家人,現在比較開朗。”維嘉雅開心地說著,拿惹札則笑著補充:“這是我一生最難忘的屠妖節!”

◎ 賢慧堅忍 點滴回報

拿惹札的身體日趨衰弱,2015年5月的某一天,拿惹札全身疼痛,不能坐起,只能二十四小時躺著,送院治療也無法痊癒。疼痛讓拿惹札變得異常敏感和脆弱,甚至胡思亂想,維嘉雅無形中成了他發洩情緒的對象。

“我這邊聽那邊出,我已經明了,我不是二、三年跟他相處,他的疼痛旁人是不知道的,只有痛的人自己知道。”

拿惹札十年洗腎的日子,維嘉雅用賢慧和堅忍照顧著他,不離不棄。然而,她內心的苦在拿惹札面前不曾表現出來。“其實我內心很害怕,完全不能忍受一個人坐在家,感覺快要瘋了,要大聲吶喊,這時我會立刻站起來,洗個臉,出去走走,讓自己放鬆。”

當知道慈濟善款是來自於社會點滴愛心的匯聚,維嘉雅每天省出零用錢投入竹筒,幫助有需要的人,而且還把竹筒帶到洗腎中心,向腎友和醫護人員募愛心。拿惹札表示,他無以為報,只能做出一點點回饋,呼籲印裔同胞小錢行大善。

拿惹札經常不吝與腎友分享慈濟,包括竹筒歲月、環保和月捐等。他說:“我們的膚色不一樣,可是‘心’的顏色是一樣的。”

◎ 宗教不同 祝福相同

2016年10月又是屠妖節,拿惹札在10月22日緊急入院,敵不過死神的召喚,最終於11月13日回天乏術,遺孀維嘉雅當下除了嚎啕大哭,已不知所措。

“我當時的心情很複雜,我知道應該讓他去,不想他再受苦,可是我真的很不捨……”每每談到拿惹札時,維嘉雅的眼淚便不聽使喚地流下。

相信讓拿惹札感到安慰的是,在他生命最後一刻,陪伴他的除了有慈濟志工,還有他一直認為冷漠無情的家人和親戚,包括他的大哥也從遠方來探望他了。儘管如此,在他人生中依然留下一點遺憾:兩位養子始終音訊全無。

“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喪禮上,約四十位志工以佛教儀式為拿惹札助念,圓滿他的遺願,宗教雖然有差別,可是祝福卻相同。

隔天出殯,依然有志工相伴,抬拿惹札下樓,這一次不再是去洗腎,而是為他的生命送上最後一程。

◎ 菩薩示苦 慶幸健康

志工黃麗珠(慮麗)承擔人力排班的協調,她很感恩志工同心協力圓滿一次又一次的抬送工作,也常被志工付出無所求的精神深深感動。透過承擔,她體會凡事要以正思維面對挑戰,麗珠說:“遇到困難時,只要用正念的心態應對,一定能迎刃而解。”

拿惹札夫妻宛如示苦菩薩,麗珠在他們身上學習良多。“拿惹札曾表示,志工風雨不改、不離不棄地接送他去洗腎,成為他堅持不放棄自己的動力。他們的正面態度啟發我的善心,更應該以誠與情付出。”

而志工黃寶蓮(明絺)是排班次數居高的志工之一。寶蓮分享:“每一次載送拿惹札夫妻,與他們互動時,我總覺得是在灑播大愛種子;雖然他已往生,但我相信愛的種子已在他心中萌芽,隨著他繼續下一個旅程。”

寶蓮說:“每一次能夠幫助這對印裔夫婦,我心中感覺這一天過得特別充實,因為佛法就是身體力行。”

◎ 三輪體空 法喜付出

 “那天早上,心裡總是感覺怪怪,很想去探望拿惹札叔叔,可是因為自己生病,所以沒到醫院;當噩耗傳來時,我非常難過,也很後悔,感到有點遺憾。” 陳思隆娓娓道出拿惹札往生當天的心情,在為拿惹札助念時,思隆更是傷心得淚流滿臉。

二十四歲的思隆是志工楊桂雲(慮桂)的大兒子,在2015年7月畢業於拉曼大學心理學系。由於在找工作期間賦閑在家,母親鼓勵他來協助抬拿惹札,自此便和這對印裔夫婦結下殊勝的因緣。

每一次送拿惹札回到家後,思隆會留下來與他們聊天,偶然開車經過拿惹札家,也不忘上樓探望他們,感情因此慢慢建立起來。“拿惹札叔叔說過,已經把我當乾兒子,我和他們相處的感覺很自然,沒有所謂助人的人和被幫助的人。”

思隆在2016年初開始上班,即使工作很忙,他依然願意騰出時間來幫忙,只因為每一次的付出都讓他充滿法喜。“雖然扛抬的過程很吃力,也曾弄傷腰部,可是付出過後的喜悅無法形容,非常值得,不愉快的心情很容易就被取代了,感覺很舒服,很舒服。”

拿惹札的人生苦相,啟發思隆的人生方向,他說:“拿惹札叔叔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提醒我要好好的照顧健康,多幫助別人。”

 ●

“沒有慈濟,就沒有我。”是拿惹札生前常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雖然維嘉雅需要一段時間忘卻喪夫之痛,可是態度卻很積極,準備出外工作,並且把感恩之情化為大愛,準備加入志工行列。“我真的不知如何用言語來形容對慈濟的感激,最好的感恩方法就是身體力行,為人群服務。”

一年八個月的時光,動員超過一千六百人次,抬拿惹札踏過三萬五千多級階梯,是跨越種族和宗教的大愛,也是人間有溫情的見證。

 
 
(資料提供:許麗純、黃薇瑜)

 

拿惹札十年的洗腎日子,維嘉雅(中)用賢慧和堅忍照顧著拿惹札,不離不棄。【攝影:侯秀葉】   2015年,拿惹札無力下樓梯洗腎。志工開始將七十公斤重的拿惹札抬下五層樓,風雨不改。【攝影:羅虢驄】

拿惹札十年的洗腎日子,維嘉雅(中)用賢慧和堅忍照顧著拿惹札,不離不棄。【攝影:侯秀葉】
 
2015年,拿惹札無力下樓梯洗腎。志工開始將七十公斤重的拿惹札抬下五層樓,風雨不改。【攝影:羅虢驄】
 
2015年11月15日,拿惹札家聚滿陪伴他接近半年的志工朋友,共同歡慶屠妖節。【照片:林興來提供】   志工為拿惹札慶祝屠妖節,他笑著說:“這是我一生最難忘的屠妖節!”【攝影:鄭寶達】

2015年11月15日,拿惹札家聚滿陪伴他接近半年的志工朋友,共同歡慶屠妖節。【照片:林興來提供】
 
志工為拿惹札慶祝屠妖節,他笑著說:“這是我一生最難忘的屠妖節!”【攝影:鄭寶達】
 
拿惹札在2016年10月22日緊急入院。志工孫建(馬東)前往關懷。拿惹札於11月13日病逝。【照片:陳玉美提供】   在喪禮上,約四十位志工以佛教儀式為拿惹札助念,圓滿他的遺願,宗教雖然有差別,可是祝福卻相同。【攝影:侯秀葉】

拿惹札在2016年10月22日緊急入院。志工孫建(馬東)前往關懷。拿惹札於11月13日病逝。【照片:陳玉美提供】
 
在喪禮上,約四十位志工以佛教儀式為拿惹札助念,圓滿他的遺願,宗教雖然有差別,可是祝福卻相同。【攝影:侯秀葉】
 
陳思隆(白衣)因為生病而無法到醫院探望拿惹札,當接到拿惹札往生的噩耗時,他感到非常遺憾及難過。在為拿惹札助念時,思隆傷心得淚流滿臉。【攝影:侯秀葉】   志工在拿惹札往生後依然陪伴維嘉雅。黃寶蓮覺得每一次幫助拿惹札,心中感到特別充實。【攝影:侯秀葉】

陳思隆(白衣)因為生病而無法到醫院探望拿惹札,當接到拿惹札往生的噩耗時,他感到非常遺憾及難過。在為拿惹札助念時,思隆傷心得淚流滿臉。【攝影:侯秀葉】
 
志工在拿惹札往生後依然陪伴維嘉雅。黃寶蓮覺得每一次幫助拿惹札,心中感到特別充實。【攝影:侯秀葉】
 

 

 

人間菩薩招生

將善念升起的剎那,
化為永恆的善行!

您是否經常覺得很想助人,卻找不到合適的方式?忙碌中,一再讓這樣的善念升起又降落,卻一直沒有真正去實踐?舉手之勞就能成為慈濟會員護持慈濟志業。

新芽助學

馬來西亞影像新聞

馬來西亞影像新聞

靜思書軒

靜思書軒

慈濟大學社教中心

慈濟大學社教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