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佛教慈濟基金會

他的名字叫Happy

只要有慈濟志工周福興(右)在的地方,總會引起笑聲連連。【攝影:陳聯喜】只要有慈濟志工周福興(右)在的地方,總會引起笑聲連連。【攝影:陳聯喜】

只要有慈濟志工周福興在的地方,總是笑聲滿滿。歲末發放時,他是帶來歡樂的快樂財神爺;在環保站或環保點,他好話連連,惹得一眾婆婆媽媽樂開懷;但更多時候,他是默默付出無所求,隨時補位,守護著愛極樂環保教育站的“地主公”。


一身財神裝扮,動作詼諧逗趣,逗得大家樂開懷,活脫脫像從國畫中跳出來的快樂財神。慈濟志工周福興扮起財神來,特別傳神。從2011年第一次擔綱演出後,每每只要慈濟發放等活動需要,他都把握機會,散播快樂,人皆暱稱他:“Happy師兄”。

十多年前,周福興因為參與慈濟的捐血運動,認識慈濟,進而投入。在申請見習培訓名卡時,陪伴志工提供錯誤資料,以致名卡上的名字誤植為“周高興”,他不以為意。此後,大家樂得稱他happy師兄。他人如其名,只要有他在,總會傳出陣陣笑聲,而最常見到他的地方,都是粗活兒特別多的地方,不是交通組,機動組,就是環保點、環保站。

◎ 環保站的地主公

清晨,在家具店上班的周福興駕著小貨車,停在慈濟愛極樂環保教育站的回收箱前。他熟練地打開所有箱子,埋頭忙著將所有回收箱裡的資源一一搬上車,載送入環保教育站內,讓志工們分類。

由於人力有限,環保站尚未能開放整天,為了方便大德送物資,遂在兩年前,在站前設立回收箱。一開始,由志工戴秉汶(濟汶)等人協助將資源搬進環保站,但由於大家都得趕著上班,造成不便。

周福興協助打理大姊的家具店,店鋪就位於愛極樂環保教育站的斜對面,他隨時可以察看到環保站的情況。由於不忍志工奔波,考量到自己的工作時間可自由調配,與姊姊也好商量,於是自動請纓承擔此看似簡單但不易堅持的任務,他亦一併扛起每兩個星期一次環保站的割草事宜。

其實,周福興在尚未投入慈濟前,就已經在住家附近的廟宇當清掃志工十多年之久。自願承擔回收箱整理事宜後,他幾乎每天都在趕場,但仍自我要求要有“工作效率”。儘管曾為了處理回收箱資源,一度做到上午十一點半,尚未開店,但周福興與大姊有共識:“世間財賺不完,只要有飯吃就好……這是責任和使命,我這麼近不做,誰來做?慈濟能得到大德的支持,做到今天不簡單,所以一定要好好做。”

不管刮風下雨,還是新年佳節,周福興都不忘來愛極樂環保教育站“巡巡”,只要看到回收箱前溢滿資源,他就馬上處理,原因很簡單:“我們一定要維護慈濟環保教育站的形象。”

志工湯良蘭(慈毅)笑著說:“他天天有空就站在店前,遙望對面的環保站,好像地主公那樣,默默守護著環保站。”

◎ 婆婆媽媽們的開心果

樂天派的周福興,只要他行經之處,都會引起一眾婆婆媽媽們的笑聲連連。

“他人很好,又不驕傲,也不會說辛苦就不要做,從來沒有埋怨過;他店裡再忙,都會過來……”志工陳春菊(慈椽)說的,也是婆婆媽媽們的心聲。

“這位師姑話少,最厲害分類塑膠,我還要跟她學習呢!”周福興讚歎一旁一位瘦小的阿嬤,她不好意思地瞇著眼笑,繼續埋首分類。

周福興總會用詼諧幽默的方式,跟這些環保站的長輩們“博感情”,真心讚歎她們,也適時關心她們的近況和需要。

環保志工陳亞妹一說起周福興,一度笑到腰都直不起,直說:“他很貼心,很會照顧長輩,我很喜歡他,很幽默,好像開心果那樣!”

一次,周福興幫陳亞妹調整家裡的大愛台頻道時,聽聞老人家說,家裡的椅子太矮,每次要站起來,腿腳都無力發抖,醫生也特別叮囑她找適合的椅子。想起周福興經營家具店,她請他協助物色。他用心了解後,認為塑膠椅太輕,怕老人家站起時不慎跌倒,於是用心尋覓,在最短的時間內,找了兩張有軟墊的鐵椅子,還特別油漆,送到陳亞妹家跟她結緣,她歡喜地直嚷:“忘不了你!”

◎ 慈濟志工的本分事

也許,最讓大家“忘不了”的,還有周福興幽默又不失“法”味的好話連連:

“臉笑、嘴甜、腰軟,手腳快、腦袋要清醒,眼睛要明亮,耳朵要過濾,心要回歸清淨。”
“做環保,雖然要有遠見,但還是先望近近,看眼前這包就好,才能做得完。”
“誰沒有被人念,傷了心的?好素質的志工就要耐操勞、耐講、耐看、耐曬、吃苦當吃補,打死不走。”
“我們顧及形象,要謹慎不要緊張,要方便,但是不要隨便;方便和隨便差很遠,用智慧給人家方便,不要隨隨便便。”

對周福興來說,做慈濟,不只是要低頭默默地做,也要適時分享法,還要謹記守好戒律。他婉拒志工到他店裡買家具,或為他招攬生意,堅持不攀緣。駕駛環保車,也要有重型貨車駕照,而且就算物資不多,他也會確保物資綁穩,東西不掉落……

在慈濟多年,遇到的考驗和煩惱著實不少。做到再好,仍然會被嫌,一開始,他也會很生氣,“你以為ISO 9002啊?但我就提升功力,把脾氣壓下來!”他也有自己一套釋懷的方法,“沒有不能忍的,我們最高境界就是要忍而無忍。”

再辛苦,周福興都不曾想過放棄,始終謹記初發心,學著把心安住:“工作可以起起落落,最重要心不要起起落落;我的心要不生不滅,不進不退,不起不落,不受污染……”

以往直性子,一開口就傷人,還臉笑笑,後來他自我反省,察覺自己的不對,時時提醒自己:“傷人心,是收不回的;障礙人家修行,來世也會被人障礙。”

◎ 環保點的常駐志工

每一個月環保點的例常環保日,Taman Muzaffah Shah環保點,第一個出現的,就是周福興。適逢清明時節,很多志工請假去掃墓,但周福興寧可請家人包容,或是延遲,都不會輕易缺席當天的環保日。十多年來,他就僅僅缺席兩次:一次為盡孝,因為哥哥新居入厝,他得負責載父母到吉隆坡參與;另一次則遇上嚴重的發燒感冒,太累無力出席。

多年來,他每月一次在環保點默默耕耘。五年前,愛極樂環保教育站成立,他仍然努力維持該環保點的存在,只為了讓交通不方便的居民送物資過來。鄰近組屋的阿公說起每次在環保點都會看到周福興。

住在附近的天主教徒Pauline Ong尚未退休前,總會請周福興到她公司回收環保物。一談起周福興,她就忍不住笑著豎起大拇指。“他人很好,很會講環保……每次請他協助到公司拿環保物,他都沒問題。”

除了環保,周福興不忘招募會員,與在馬來西亞工作了十七年的尼泊爾客工Yam說慈濟,請他代為向廠裡的好朋友們介紹慈濟。Yam住在周福興家附近,常見他在廟宇打掃,也看到他在慈濟服務,二話不說答應幫忙,“他每次都在幫忙別人,我也想要幫忙他。”

“以前,他都一直跟爸媽頂嘴,參加了慈濟,會看,會想,他才有改變,現在不會頂撞媽媽了!”這些年周福興的改變,大姊周美蘭看在眼裡。儘管弟弟的脾氣,仍有進步空間,但知道他愛做慈濟,她給他最大的支持。

“做慈濟,要做到融入細胞,讓細胞變成善細胞,慈濟細胞;細胞在,魂在,我們永遠都在,就是要做到最後一口氣,這就是慈濟精神……”這是周福興的自我期許,也是他一直在做的事。

“大部分人是受證後才承擔,我是承擔了才受證。”今年,他最大的期待,就是正式成為證嚴上人的弟子,讓上人為他別上他最欣賞的慈誠識別證。

 

周福興(前排右一)積極參與各項慈濟活動,包括經藏演繹。圖為2015年會員歲末祝福,他參與《三十七道品》經藏演繹。【攝影:郭巧雲】   從2011年開始,周福興在歲末發放活動中,扮演財神,為大家送來歡樂。【攝影:陳聯喜】

周福興(前排右一)積極參與各項慈濟活動,包括經藏演繹。圖為2015年會員歲末祝福,他參與《三十七道品》經藏演繹。【攝影:郭巧雲】
 
從2011年開始,周福興在歲末發放活動中,扮演財神,為大家送來歡樂。【攝影:陳聯喜】
 
儘管天氣炎熱難耐,周福興自購工具,扛起環保站割草工作。【攝影:戴秉汶】   周福興自動請纓協助愛極樂環保教育站的回收箱資源處理事宜。【攝影:楊秀麗】

儘管天氣炎熱難耐,周福興自購工具,扛起環保站割草工作。【攝影:戴秉汶】
 
周福興自動請纓協助愛極樂環保教育站的回收箱資源處理事宜。【攝影:楊秀麗】
 
周福興總會用詼諧幽默的方式,跟環保站的長輩們“博感情”,讚歎她們,也適時關心她們的近況和需要。圖為他與環保志工陳亞妹的互動。【攝影:楊秀麗】   周福興在環保點向尼泊爾客工說慈濟。【攝影:陳聯喜】

周福興總會用詼諧幽默的方式,跟環保站的長輩們“博感情”,讚歎她們,也適時關心她們的近況和需要。圖為他與環保志工陳亞妹的互動。【攝影:楊秀麗】
 
周福興在環保點向尼泊爾客工說慈濟。【攝影:陳聯喜】
 
大姊周美蘭(著灰衣者)給予周福興最大的支持。【攝影:陳聯喜】  

大姊周美蘭(著灰衣者)給予周福興最大的支持。【攝影:陳聯喜】
 

人間菩薩招生

將善念升起的剎那,
化為永恆的善行!

您是否經常覺得很想助人,卻找不到合適的方式?忙碌中,一再讓這樣的善念升起又降落,卻一直沒有真正去實踐?舉手之勞就能成為慈濟會員護持慈濟志業。

新芽助學

馬來西亞影像新聞

馬來西亞影像新聞

靜思書軒

靜思書軒

慈濟大學社教中心

慈濟大學社教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