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佛教慈濟基金會

2017

花草傳遞美善 幸福很簡單

淡雅清香的花在浴佛典禮,與萬人結好緣;活動後,它即成了母親節的禮物,讓人請購回家。【攝影:林振勝】淡雅清香的花在浴佛典禮,與萬人結好緣;活動後,它即成了母親節的禮物,讓人請購回家。【攝影:林振勝】

浴佛臺上以鮮花裝置,以花供養,報答佛恩,讓到來的會眾對浴佛佈置留下莊嚴和攝心的印象。一盆盆的供佛花品在活動結束後,志工和會眾都結緣回家,有的回家供佛、有的送給母親或太太作為母親節禮物。


幸福其實很間單。雖然沒有紅玫瑰的嬌豔,也沒有康乃馨的溫馨,莊嚴的浴佛典禮的花帶回家送禮,更有意義,期許每一年都可以繼續收到這份禮物和祝福。

志工郭金桃(慈暖)收到這盆雅緻的花品後,發自內心的喜悅、歡樂。

5月14日,金桃三代同堂一起參與三節合一的浴佛慶典,她同時承擔工作人員。連續兩天,感動和法喜滿滿的她,回到家才感覺身體累了。

當天也是母親節,她打趣地對孩子說:“今天媽媽放假當皇后,不做家務,晚餐由你們安排。”二女兒買了蛋糕回家慶祝,大兒子打包了幾樣素菜。沒有餐館的喧嘩和排長龍場面,一家人在家裡享用一餐溫馨的晚餐,共度天倫之樂。

“這盆花送給妳,今天浴佛後請購回來的,給妳當母親節禮物。”晚餐後,在浴佛典禮擔任公關,負責接待法師的同修葉忠霖(濟脩)將在浴佛臺上供佛的花品,請購一盆回來送給金桃。

她看著這盆雅致的花,掩不住心裡的歡愉。“師兄很有智慧,借花敬佛,結緣了這份母親節的禮物給我,做好事的同時,這花亦可以和萬人結善緣,一舉兩得。”

◎    生產線和時間賽跑

5月14日清晨,在吉隆坡慈濟靜思堂的浴佛典禮。浴佛臺上一尊尊琉璃佛佇立著,前方擺放著一盆盆高雅的蘭花和供佛花品。天寬地闊,散發著莊嚴靜謐的氣氛。今年圓桌的浴佛臺設計是由擅長於室內設計的張蓮惜承擔,而一百八十盆的供佛花品則由王楨媛負責。

    5月13日一早,從臺灣遠道而來的楨媛和一群志工坐在靜思堂的底層空間,為第二天的供佛花品而努力。桌上擺滿了一個個以海綿為底座的花器,地上的桶裡放著非洲菊、太陽花、蘭花、勿忘我等供志工插花之用。

“這一次共有一百八十盆的供佛花品,我們預計需在下午五點前完成,所以大家都在和時間賽跑,需要一條‘生產線’來協助。”時間緊湊,因此她很感恩社教中心花道學員和社區志工在號召下,紛紛加入助陣。

作為“生產線”的第一線志工,他們首先將底部的葉子處理好,再交由楨媛接
手第二部分處理主幹,接著由擅長花道的志工負責插主花,最後則是補花,整盆花才算完成。

“整盆花最重要的部分就是主幹,如果底部插得不好,兩邊的蘭花就無法均勻,呈現不出弧度的美感。”因此,每一次還未插上作為主幹的蘭花前,楨媛需檢查眼前第一線已插好的底部葉子。

◎ 母女互調崗位成就

“慈露多次邀約我在浴佛時過來協助,我都無法成行。今年終於有空檔能過來,因此就和女兒一起飛過來。”人稱王媽媽的劉惠子(慈受),是楨媛的媽媽。今年已七十多歲的她,在二十一歲就學習插花,累積四十多年的花道經驗。

往年的王媽媽因為需要負責在臺灣中正紀念堂舉行的浴佛大典的佈置而無法答應慈濟雪隆分會執行長簡慈露的邀請。今年因緣成熟,她終於應邀蒞臨雪隆參與浴佛的佈置。

長年累月在受母親熏陶下,年紀輕輕的楨媛也投入花道世界。母女倆在生活上多了花藝為話匣子,彼此常常互相交流。從事電腦動畫的楨媛,以往的事業和生活都忙碌不已,只能利用閒暇的時間指導和插花,直到兩年前將工作重心放緩後,才有更多時間投入在花道裡,因此促成這次和媽媽來吉隆坡參與浴佛佈置的因緣。

這一次越洋參與佈置的母女,彼此交換崗位。王媽媽負責社教中心內的花道擺設和佈置,希望每一個來到社教的會眾能置身在充滿人文氣息的空間,將心情沉澱下來;楨媛就負責供佛花品的部分。

王媽媽善用大自然賦予的花花草草,甚至是枯木為題材,經過其巧手點綴,一個看似無生命的花朵或樹木,也化身無聲說法。

◎ 設計背後的含義

“臺灣和馬來西亞的浴佛典禮在花藝設計呈現的樣式上雖然不同,但是在人文這區塊其實是一樣,兩者都要包含慈濟人文精神在其中。”對楨媛而言,如何將慈濟人文精神透過花來說法,這是很大的挑戰,因為考驗一個花藝設計師的經驗和能力。當自己面對瓶頸和困境時,她就會向在花道上經驗豐富、在慈濟道路上資深的媽媽請教,討論該如何將人文融入在花道中。

即如今年的浴佛典禮以“靜思法脈”、“日月”和“山河”的圖形為主題的三個部分所形成,楨媛在了解今年企劃的方向後,經過思考而決定以日月為供佛花品的主題。

“非洲菊代表日,蘭花的弧度就像月亮。日月、日月,日日月月做慈濟,我們秉承著上人的精神做事,大家能日日月月惦記慈濟,種福田做好事。因此我運用這樣的概念而做出這樣的花藝設計。”拿著盆花的她一一指出設計背後的含義。除此之外,她將在臺灣稱為“星辰花”的“勿忘我”添加在寓意日月的盆花裡,除了有點綴之意,同時代表日月星為一體,所以整體的呈現上就更完美。

由於本地的花材不是她在臺灣一般慣性使用和熟悉的花種,加上吉隆坡的天氣酷熱,花材的選擇就需要多方考量。一句靜思語:“有心就有福,有願就有力”,安撫了楨媛懊惱的心。為此,楨媛一抵達吉隆坡的第二天,即在志工的陪同下,到花圃和花店去了解當季盛產的花材。

多方了解後,在選擇花材方面,楨媛就以當地、當季生產的花為考量的因素,第一其價位不高,第二為當季生產的花兒,就地取材方面更容易。

◎ 花品化身無聲說法

在插花的過程中,總有小花、小枝葉等的部分因為無法被使用而被丟棄。為此,楨媛總是想盡辦法將花草的每一個部分用上,讓它們都能發揮功能。

“我們在插花時都以環保為方向,盡量不浪費任何一個花苞或葉子。”她當場示範如何將在他人眼中已無用的小蘭花延長其物命。只見她拿起剪刀,將蘭花的梗莖斜角度削剪,頓時它成為了補花的角色,填補盆花較空缺的部分。

一盆盆花品在眾人和合之下終於完成。

5月14日早晨四點,志工將花品搬上浴佛臺,置放在蘭花之間,讓蒞臨現場的每一個會眾沐浴在馨香的環境中。

眼前淡雅清香的花品,看了讓人心裡感到特別溫馨和歡喜。在浴佛典禮時,這些花品和萬人結上了好緣;活動後,它換個身份,成為母親節的禮物,這是何等殊勝的因緣啊!

 

劉惠子和王楨媛母女倆專程從臺灣前來吉隆坡,擅長插花的她們分別協助社教和浴佛臺的佈置。【攝影:陳國雄】   匯聚多位懂得基本插花技巧的志工,抓緊時間插好一盆盆的花,以獻供在浴佛臺。【攝影:陸福祥】

劉惠子和王楨媛母女倆專程從臺灣前來吉隆坡,擅長插花的她們分別協助社教和浴佛臺的佈置。【攝影:陳國雄】
 
匯聚多位懂得基本插花技巧的志工,抓緊時間插好一盆盆的花,以獻供在浴佛臺。【攝影:陸福祥】
 
前方的非洲菊為日,周邊的蘭花帶彎度為月,中間加上星辰花為星。王楨媛配合雪隆浴佛隊形,用心地選花材,以日月及星辰為插花主題。【攝影:蘇煒傑】   浴佛臺上一尊尊琉璃佛佇立著,前方擺放著一盆盆高雅的蘭花和供佛花品。【攝影:黃寶發】

前方的非洲菊為日,周邊的蘭花帶彎度為月,中間加上星辰花為星。王楨媛配合雪隆浴佛隊形,用心地選花材,以日月及星辰為插花主題。【攝影:蘇煒傑】
 
浴佛臺上一尊尊琉璃佛佇立著,前方擺放著一盆盆高雅的蘭花和供佛花品。【攝影:黃寶發】
 
原本是浴佛典禮上的花,在活動結束後化成母親節禮物。志工葉忠麟將花請購回家送給太太郭金桃。【相片:郭金桃提供】  

原本是浴佛典禮上的花,在活動結束後化成母親節禮物。志工葉忠麟將花請購回家送給太太郭金桃。【相片:郭金桃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