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佛教慈濟基金會

虎媽換形象 兒女天地寬

趙蓓蓉改變態度,學會欣賞孩子的優點,尊重孩子想法,讓家庭也變得和樂。【相片:趙蓓蓉提供】趙蓓蓉改變態度,學會欣賞孩子的優點,尊重孩子想法,讓家庭也變得和樂。【相片:趙蓓蓉提供】以嚴厲見稱的虎媽,只要瞪孩子一眼,孩子心中就起疙瘩,不知接下來會有什麼事情發生?以前戰戰兢兢過日子的孩子,迎來全新的媽媽,親子間的關係更和諧,更親密。


志工趙蓓蓉皮膚白皙,臉上掛著微笑,誰會想到外表平易近人的她,曾是孩子心中敬畏的虎媽呢?

育有四個孩子的蓓蓉屬於早婚一族。“早婚讓我被人誤以為是行為的偏差,年紀輕輕就走入婚姻,所以我特別注重孩子的行為舉止,嚴厲管教。”這樣的教養方式,竟然化成無形的枷鎖,緊緊箍住孩子的身心靈。

◎ 一人受罰    三人遭殃

小小的人兒從三歲開始,就需依照媽媽蓓蓉編排的時間表過每一天。每天幾點起身、吃飯、如廁,每一個月定時換床鋪洗被單……

“我對個人和家庭衛生捉得很緊,時間表裡清清楚楚列明每件該遵守的事項,孩子必須遵行。他們不能做錯事,否則他們需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襪子忘了洗或放回原位,孩子就需要嗅著襪子五到十分鐘;上廁所時忘了沖水,就會被罰重複做一套如廁的過程,並且依著廁所的骯髒度來決定處罰的次數。

當時,三個孩子中只要一個做錯事被罰,另一個就需要替受罰者算次數,一個就在旁觀看整個過程;孩子被令不斷地重複這動作直到印象深刻為止。

◎ 殺雞儆猴   家常便飯

“現在想起來,孩子真的可憐,他們被罰的次數是以倍數來算。最高紀錄好像是四五百次。”一百次做不好,就兩百次,再來三百次,直到做好、做對為止。諸如之類的懲罰,只為了達到殺雞儆猴的效果。

次兒是被罰重複動作四百次的孩子,對他而言,這沒什麼可怕的。在他的觀念中,媽媽敢罰我,我勇敢受罰。不管他的書包多麼骯髒,被媽媽打罵多次,他依然故我。如此的教養模式,長子楊斌感受最深刻。“每一天醒來,我就會很小心地過每一分鐘,因為我不知道自己幾時會犯錯,或哪部分又讓媽媽看不過眼,結果最後挨罵或挨打是免不了的事。”楊斌心裡越怕,事情通常就越容易出錯,被處罰成了家常便飯。

孩子心中的恐憂,她沒看見,繼續自認為打是疼,罵是愛的教育。結果,大兒子善忘懦弱,二兒子變得愛唱反調,女兒則固執不已。

◎ 走入慈濟        幸運眷顧

2013年,蓓蓉帶孩子回娘家,孩子不知何故再次抵觸蓓蓉的底線,她失控鞭打孩子,更命令孩子不可哭出聲,否則懲罰會更嚴重。

蓓蓉的姊姊看到妹妹這般巨大的反應,覺得如此的教育方式有問題,但她沒直接指責妹妹的不是。直到某一天,接觸了慈濟的姊姊對蓓蓉說:“慈濟有親子班和慈少班,你帶孩子去報名參加,孩子會有所改變。”這一句“孩子會有所改變”,促使蓓蓉有興趣想瞭解慈濟。

另一邊廂,阿姨則對孩子們表示,你們要去參加這活動,只要媽媽來了,她就會有改變。孩子和媽媽各懷著不同心情參與,但是當時報名的人數眾多,能被錄取的機會渺茫,蓓蓉親子雙方都祈禱希望被幸運之星眷顧。結果皇天不負有心人,孩子都被錄取,得知消息時大家雀躍萬分。

那一年,每月的第二個星期日,她早上帶著二兒子上親子班,下午就帶大兒子參與慈少班。一年下來,她心不甘情不願地來上課,加上惰性使然,偶爾還會像學生般蹺課。

◎ 母子相擁  前所未有

某次上課,其中一個環節要母子互相擁抱,雙方不知所措,不知要如何靠近對方。

“無論我們說什麼,她都是罵我們。她一瞪眼,我們就不敢動也不說話了。要擁抱媽媽,我覺得很害怕。”當楊斌要抱媽媽的那一刻,心裡害怕這擁抱並不屬於他的,只要回到家,一切就好像從來沒有發生過一樣。

當彼此終於擁抱在一起時,那份連接打破了母子間存在已久的隔閡,關係拉近了。“我第一次感覺到這一擁抱很親密和舒服。”

由於楊斌是家中第一個孩子,媽媽蓓蓉對他的要求特別高,因為她相信大哥或大姊的一舉一動是弟妹的榜樣。“以往無論我如何提醒,楊斌總是掉三落四,事情總是做不好;參加慈少班後,他竟然自動自發去完成,不用我懊惱發脾氣。”

看到孩子有改變,原本意興闌珊的蓓蓉願意繼續參與第二年的親子班和慈少班。

◎ 水懺演繹     懺悔過往

看似孩子在成長,媽媽蓓蓉卻在不知覺中,觀念和想法也隨之改變。

在《法譬如水》經藏演繹期間,楊斌帶動媽媽、阿姨和表姊參與其中。就讀下午班的他,用了晚膳就匆匆趕去吉隆坡慈濟靜思堂參加讀書會、練手語和彩排,積極之態讓蓓蓉自嘆不如。當時,她帶著配合和陪伴心態參與《法譬如水》。最後兩個月不間斷地練習和彩排,母子倆互動良多。

漸漸地,楊斌願意打開心門,和媽媽分享他的生活點滴和心情故事。“對他們而言,家裡唯獨我有權力說話,和要求他們做東西;如非必要,他們不會和我聊心底話。”

有次練習時,楊斌脫口而出:“媽媽,您犯的是這一業——語業。”語畢,她愣在當下,出不了聲。“換作是以前的我,一定會追著孩子來打罵。”
 
在演繹當中,蓓蓉開始注意經文“語業”裡表達的意義。這一段經文宛如是在說著自己,讓她恍然大悟。自己說出來的話,就像拿刀去割人,字字刺傷孩子們的心。

有次,楊斌讚歎媽媽很好,對他們嚴格是因為愛他們。“但脾氣無明一來,就等如和一隻老虎談判,我們有事怎麼敢告訴您、和您分享?”蓓蓉聽了才警覺自己在孩子心裡是這般恐怖。先生楊國富也很婉轉地向太太表示,要在適當的時候講適當的話。

◎ 兒子成就    圓滿培訓

2016年,全新的開始。楊斌在慈少積極付出,蓓蓉在教育組和社區活動也表現得很精進。她學習收斂情緒和脾氣,用同等的高度和孩子溝通。每一次看到不如意的事情,或要發脾氣時,她時刻提醒自己,深呼吸三十秒後才開口說話,讓情緒得以有緩衝的空間,不輕易出口傷人。

活動繁忙期間,楊斌和媽媽各有各忙。她看見在付出中的孩子慢慢找回了信心和自主,親子關係越來越好。

“孩子的轉變和成長,讓我發現了孩子的好。以前我只看到他們的缺點,從來不會以不同的心去看待他們好的一面。”

由於蓓蓉還有一個五歲的稚兒需照顧,因此無法心無掛礙參與活動。當要踏上培訓道路時,她猶豫了。“是楊斌成就我培訓,讓我今年可以回去受證!”

當楊斌從全球慈少人文營回來後,他告訴媽媽,師公上人老了,希望媽媽能精進一點,回臺受證,成為靜思弟子。蓓蓉嚴肅地回他,這不是一條容易的道路,培訓需要花時間和精力付出,受證後更要積極承擔,而不是停頓。

“這就是佛心師志嘛!”楊斌誠懇地告訴媽媽,他能幫忙她照顧弟弟,顧好家裡,讓媽媽無後顧之憂,安心接受培訓。

楊斌說到做到,蓓蓉和先生週末上課。他在家照顧弟妹,帶著弟妹包辦家務事,不需父母操心。即使課業上無法有優越的表現,但他自動自發溫習功課,打好基礎。當一家大小要參與活動,大家各就各位地做好本分事。

楊斌的轉變,讓虎媽的形象不見了,同時接引爸爸楊國富走入慈濟,成為見習志工。

人生來個急轉彎,生命畫出一道彩虹。蓓蓉學會欣賞孩子的優點,尊重孩子的想法,改過自己的急性子。愛的感動,善的循環,家庭變得和樂溫暖。

 

 

趙蓓蓉(右二)於慈少課程圓緣時分享孩子楊斌(中)的成長。楊國富(右一)因受到兒子的影響而投入慈濟。【攝影:黃文興】   兒子的成就,讓趙蓓蓉(左一)可以圓滿培訓的道路。【攝影:劉美賢】

趙蓓蓉(右二)於慈少課程圓緣時分享孩子楊斌(中)的成長。楊國富(右一)因受到兒子的影響而投入慈濟。【攝影:黃文興】
 
兒子的成就,讓趙蓓蓉(左一)可以圓滿培訓的道路。【攝影:劉美賢】
 
趙蓓蓉於培訓共修會上分享參與志工後的喜悅。【攝影:劉美賢】   始於親子班因緣,趙蓓蓉受證成為慈濟委員。圖為趙蓓蓉(左一)於幸福校園計劃頒發典禮時承擔工作人員。【攝影:謝瑞添】

趙蓓蓉於培訓共修會上分享參與志工後的喜悅。【攝影:劉美賢】
 
始於親子班因緣,趙蓓蓉受證成為慈濟委員。圖為趙蓓蓉(左一)於幸福校園計劃頒發典禮時承擔工作人員。【攝影:謝瑞添】

人間菩薩招生

將善念升起的剎那,
化為永恆的善行!

您是否經常覺得很想助人,卻找不到合適的方式?忙碌中,一再讓這樣的善念升起又降落,卻一直沒有真正去實踐?舉手之勞就能成為慈濟會員護持慈濟志業。

新芽助學

馬來西亞影像新聞

馬來西亞影像新聞

靜思書軒

靜思書軒

慈濟大學社教中心

慈濟大學社教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