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佛教慈濟基金會

全職志工 是我的驕傲

張玉蓉很喜歡做包點,她在做包子的過程中明白這也是一種修行,要做好一個包子,軟硬要適中,還要有耐心,如待人處事一樣,要拿捏得好。【攝影:陸福祥】張玉蓉很喜歡做包點,她在做包子的過程中明白這也是一種修行,要做好一個包子,軟硬要適中,還要有耐心,如待人處事一樣,要拿捏得好。【攝影:陸福祥】

“我是全職志工!”張玉蓉驕傲地告訴別人。誰也沒想過,一、二十年來每天都是在等待先生孩子下班回家的她,投入慈濟後從內向的“自我”改變成以人為本的“大我”。


“今天你幾點下班?”

“幾點會到家?”

“別太遲回家哦!”

在還沒有投入慈濟之前,這一些對白每天都在志工張玉蓉家上演,只因她的生活重心除了家庭,還是家庭。

每天做完家務,處理好家裡的一切事物後,就是等待家人回家的時間。看著一分一秒滴滴答答地過去,無事可做的她感覺很漫長,先生華運成偶爾需要在星期日上班,還得要看她的臉色。先生委屈地說:“別人老婆罵先生不做工,而我家太太卻罵我太愛上班,星期日也不休息。”

◎ 揮別空閒日子

住在甲洞的玉蓉,在吉隆坡慈濟靜思堂籌建時期就聽聞過慈濟,卻沒有因緣和慈濟接軌;直到就讀小學的姪女上親子班,常常與她分享在課堂上的點滴,她才對慈濟有初步的認識,並有機會參與2014年的浴佛盛典。在浴佛時,得知雪隆慈濟靜思堂香積組長期需要人力支援,閒暇在家的玉蓉欣然答應,並留下了聯絡電話。

“可是這一等,沒等到有人聯絡我。”直到志工葉素芬(慮蓓)輾轉獲得玉蓉的電話,在她的積極邀約下,玉蓉陸陸續續參與了各項不同的活動。

走入慈濟後,日子開始充實了。每天孩子先生出門後,玉蓉就會到香積組報到。一開始,她一如既往,趕在家人到家前備好飯菜等待他們回家,誰也沒發現玉蓉的生活起了變化。其後先生知道她投入慈濟,生活變得踏實且開心,也支持她的選擇。

“我很怕和陌生人說話,常常一做完香積工作就溜了。”但玉蓉喜歡做麵包和包點,只要有做包點的日子,她都會留下來觀摩志工們做包點。

志工曾兆倫(濟亮)發現玉蓉對做包點特感興趣,因此邀約她加入包點組。“真的很開心可以加入做包點,畢竟這是我的興趣。”

◎ 人事連串考驗

本來每天只要來到靜思堂,玉蓉就很開心;可是漸漸地,煩惱出現了。“做一個包子,怎麼還有這麼多限制呢?大小要一致,要這樣的包法,要那樣的捏法,真弄不懂為何要這麼麻煩。”由於玉蓉對做包子的要求很高,組員怨言不斷。

除了做包子需要留意的事項繁雜,人多事雜,常需要面對不同的協調志工,不同的志工又有不同的說法,無法解決製作包點的問題,常常讓玉蓉起了無名火。

從年輕就很固執和強硬,家中任何大小事都是玉蓉說了算,其他人無法改變她的決定,加上我行我素的性格,更不易和別人相處。“我無求於人,沒有必要和人打交道。”“我執”和“我直”的性格,讓她在處理人際關係方面處處碰壁。

人我是非的困擾,她覺得很沮喪,感到很委屈,“我來付出怎麼還要被人講和罵呢?”她心中起了退轉心,不如回歸家庭去吧!

◎ 改變後的自己

玉蓉的道心受到考驗,內心受傷的她不知哭了幾回。曾經和玉蓉共事的志工丘婉靜(懿進),看著她一大早就來到靜思堂廚房打點、忙著善後,總是默默付出。婉靜不忍玉蓉被煩惱困縛,常和她分享上人的法。玉蓉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話,是婉靜告訴她說:“你會哭代表妳認真投入慈濟!”一句話敲醒了她。

玉蓉沒想到年紀輕輕的婉靜成了自己的善知識。婉靜提醒了她,靜思堂是一個讓自己修行和成長的道場,她擦乾眼淚後繼續默默地做好自己,並開始學習如何改變自己。

玉蓉從不苟言笑變得見人就打招呼,融入大家的圈子裡,和他們交流互動,改變自己內向和不愛與人打交道的個性。慢慢地,大家和她有說有笑,有者還願意和她分享生活點滴、活動上的法喜等。

就如臺灣志工方漢武(濟皓)曾對她說過,一個人的力量再大,比不上團隊的力量可貴。玉蓉終於頓悟,包點組是一個團隊,只有大家互相合作,才能成就每一個包子的製作。

“原來以前的我是那麼地固執,對人要求高,卻不會和他們交流!這就是上人所說的,未成佛前,先結好人緣;每一個人是一面鏡子,我終於體會了。”現在面對問題,她會找書來參考,也學會將別人的指責當教育,把讚歎當警惕,提醒自己要注意好自己的一舉一動。

“以前我說了算,現在我說算了,把自己縮小,彼此和氣快樂。”這樣的轉變,讓她和家人的互動比以前多,關係也更親密了。

猶記得,有次大兒子在外發生意外,將新買的鞋子弄壞了。玉蓉得知後卻責怪他,沒有把新鞋照顧好。孩子還揶揄她,鞋子比孩子還重要,對孩子一點都不關心。

不久前,孩子發生車禍,回到家看到媽媽,她輕輕地拍一拍他的肩膀,溫柔地問候:“你有沒有大礙?人沒事就好,車子壞了再修就好了。”結果,孩子緊緊地抱著玉蓉大哭起來。從一個命令者變成聆聽者,玉蓉學會先聆聽才說話發表意見。

孩子現在願意和玉蓉分享自己的心情故事,生活和工作上的點滴。女兒還笑說:“媽媽吃素到火氣也沒有了。”

隨著時間的流逝,玉蓉慢慢地從做包子中明白這也是一種修行。要做好一個包子,軟硬要適中,還要有耐心。麵粉加上水和酵母,配上耐心,等待它發酵,形成一個個麵糰。“太快,麵糰發不起;太久,麵糰會變老。這好比待人處事一樣,要拿捏得恰恰好。”

2015年參與《法譬如水》經藏演繹後即茹素的玉蓉,積極參與慈濟大小活動,尤其是香積的工作,經常可以看到她付出的身影。當時玉蓉抱著當個快樂志工的想法,培訓或受證與否對她而言沒有分別。

某一天,玉蓉無意間在臉書看見臺灣志工呂秀英(慈悅)分享的一席話,讓她改變了初衷。

慈悅表示,如果每一個人都只願意當快樂志工,那上人的如來家業由誰來扛呢?短短的一句話,讓玉蓉靜靜思考箇中含義,決定往培訓道上前進。

培訓過程中,玉蓉更明白為何要成為上人的弟子、制度存在的必要;也透過在各志業體的付出,深入瞭解慈濟的脈動。玉蓉明瞭煩惱都是在考驗自己的道心,現在的她在遇到問題時,就會多聞法、多看書,學會以智慧去應對,用慈濟四神湯:知足、感恩、善解和包容去化解。

在11月遠赴臺灣花蓮的玉蓉,篤定這一條菩薩道是永遠的方向,她要告訴上人,生生世世追隨上人,而且“全職志工”的身份是她的驕傲。

 

 

在未投入志工行列前,玉蓉的生活重心只有家庭。圖為玉蓉與家人在旅遊時,歡喜地合照留影。【相片:張玉蓉提供】   張玉蓉(左二)在葉素芬(右一)的積極邀約下,陸續參與了各種不同的活動。【攝影:劉美賢】

在未投入志工行列前,玉蓉的生活重心只有家庭。圖為玉蓉與家人在旅遊時,歡喜地合照留影。【相片:張玉蓉提供】
 
張玉蓉(左二)在葉素芬(右一)的積極邀約下,陸續參與了各種不同的活動。【攝影:劉美賢】
 
張玉蓉(左二)參與香積志工時遇到不少貴人。曾兆倫(後排中)邀約她製作包點,臺灣志工方漢武(左三)提醒她團隊的重要性。【攝影:陸福祥】   志工丘婉靜(中)不忍玉蓉(右一)被煩惱所困,常與她分享佛法。【攝影:陸福祥】

張玉蓉(左二)參與香積志工時遇到不少貴人。曾兆倫(後排中)邀約她製作包點,臺灣志工方漢武(左三)提醒她團隊的重要性。【攝影:陸福祥】
 
志工丘婉靜(中)不忍玉蓉(右一)被煩惱所困,常與她分享佛法。【攝影:陸福祥】
 
張玉蓉終於體會到結好緣的重要。圖為她於華裔照顧戶新春發放時為照顧戶修剪頭髮,與他們結一份善緣。【攝影:伍詩昱】  

張玉蓉終於體會到結好緣的重要。圖為她於華裔照顧戶新春發放時為照顧戶修剪頭髮,與他們結一份善緣。【攝影:伍詩昱】

人間菩薩招生

將善念升起的剎那,
化為永恆的善行!

您是否經常覺得很想助人,卻找不到合適的方式?忙碌中,一再讓這樣的善念升起又降落,卻一直沒有真正去實踐?舉手之勞就能成為慈濟會員護持慈濟志業。

新芽助學

馬來西亞影像新聞

馬來西亞影像新聞

靜思書軒

靜思書軒

慈濟大學社教中心

慈濟大學社教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