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佛教慈濟基金會

一畝扭轉人生的菜園

經歷過風花雪月的日子,志工楊張華(左)因為一畝田的因緣,在慈濟找到了平實無華的人生。【攝影:李偉建】經歷過風花雪月的日子,志工楊張華(左)因為一畝田的因緣,在慈濟找到了平實無華的人生。【攝影:李偉建】

馬來西亞巴生實業家楊張華從事木製家具製造業,事業在年少就發展順遂,得志之時也開始了夜夜買醉的人生。不過就在大兒子的特殊兒童學校出現運作基金短缺的情況時,他毅然把校旁的空地轉為有機菜園以幫補校方開支;不過也因為這一畝菜園,牽起了他與慈濟的緣分,進而改變了自己的人生。


雪蘭莪巴生特殊學校(Sekolah Khas Klang)長期照顧特殊兒童的教育,舉凡生活教育、體能復健或職能訓練,都是校方關注的重點;然而,這一所學校因營運費用短缺,面臨關閉的危機。原本鮮少出現在校方會議的楊張華,因代替妻子出席會議而得知這個消息,他當下決定開墾校園旁的空地來種植有機蔬菜。

◎ 小愛化為大愛

一開始種植蔬菜,楊張華(本克)的出發點很簡單,“那時想到學校欠缺經費,種菜可以賣,至少讓學校有一些收入,而且學校也有食堂,這些菜還可以讓學生吃,而且要吃得健康,所以才會想到有機種植。”不過楊張華對於農耕一竅不通,就在自家工廠附近找到一位種菜的阿嬤討教,原本阿嬤認為很多人對於有機種植無法堅持,一開始還不願意傳授相關經驗,但經過多次的拜訪,還載著阿嬤到校園旁參訪,最終才用誠意打動他,楊張華自此在校園旁開啟了閒來農耕的生活。

會接觸巴生特殊兒童學校,緣由是楊張華的大兒子是早產兒,一開始出生時並無察覺異狀,但在餵食母乳時發現孩子進食的速度緩慢,偶爾還會嗆到而嘔吐甚至全身會缺氧發紫;因免疫系統欠佳還必須三天兩頭往醫院跑,後來才檢測出原來大兒子患有軟骨骨生成障礙綜合症(Léri-Weill Dyschondrosteosis),身體發育會較一般小孩遲緩,而且心臟亦有孔。

回想當時煎熬的時刻,楊張華說道,“開始的時候,我會很心痛,和很多人一樣,我也不知道能做些什麼。”但是豁達的他很快就轉念,“醫生告訴我們說,盡量把他養大,才有機會做心臟手術,有了這樣的方向,我告訴自己不可以放棄,我們要給他一個機會,有一天他會慢慢好起來,我接受他跟一般的小朋友的不同,可是他每一天都在進步,只要我們不放棄就是了。”在心臟手術後,大兒子的情況果真日趨平穩,如今外表還像個單純的小孩,但實際上已十七歲。

因為這份不放棄的堅持,在大兒子七歲時,楊張華把他送到特殊學校就讀。楊張華不畏懼他人異樣的眼光,常常帶大兒子出門,他坦言,很多擁有特殊小孩的家庭都會避嫌,選擇封閉他們,但他帶著孩子讓他看世界,兒子才不會對陌生事物充滿好奇,門一打開就往外亂跑。

“他現在能夠走路也一件不是簡單的事,在兩歲的時候,他還不會走路。”坐在大兒子旁,摸著他的腳板,楊張華分享,“因為發育遲緩,所以要不斷靠復健才慢慢學會走路,都不知道當時往復健中心走幾趟了。”如今,他把這樣的經驗帶到特殊學校,把兒子的案例貼在告示板上,鼓勵其他家長,校方亦聘請物理治療師,每天伴隨學生復健,希望他們都能早日站起來。

“因為比較常來學校,接觸了更多特殊兒童,我才了解很多特殊孩子的家庭都是破碎。”他因此更積極投入校內活動,種植有機蔬菜照顧孩子們的健康,籌劃復健室讓孩子可以站起來。2017年11月除了是他回臺受證的重要日子,他更舉辦義賣會為學校募集營運費。“我會這麼做其實要感謝大兒子,他可以說是上天派來的貴人,因為陪伴他成長才帶給我這樣的經驗,加上孩子心智單純,因此我們做的每一件事,一舉一動都會影響他,而我和太太的每個當下都要很用心,就變成說我們要好好地做人。”

如今,楊張華每天把孩子送到學校,還不忘到菜園走一走,有機蔬菜在經過一段時間的土壤培養,收成已算豐碩;不僅可以自給自足、供貨給餐廳,還有餘力送給臨近的老人院與孤兒院,與他們結善緣;也因為供貨的關係,楊張華才有機會認識慈濟。

◎ 放下杯子 人生重來

在為種植的有機蔬菜找尋銷路時,楊張華從網路找到了慈濟志工林梅莉(慮閔)經營的素食餐館,經過數次的洽談,當林梅莉在決定接受菜園的供貨前,就前來學校了解狀況;楊張華仍然記得,當校園內許多小朋友看到梅莉時,都會主動趨前擁抱,彷彿非常熟悉的樣子,梅莉看到他驚訝的樣子連忙解釋,原來校內許多學生都居住在巴生殘障兒童中心(Persatuan Penjagaan Kanak-kanak Cacat Klang, PPKKCK),而慈濟志工都會定期前往該院關懷。

在林梅莉的多次邀約,加上好奇心驅使下,楊張華參與了在巴生殘障兒童中心的月常慈善活動,“我第一次去就看到許多實業家志工,也都是認識的,他們的工廠都在我工廠附近,看見他們為小孩子洗澡,老實說我心裡非常奇怪,甚至帶有些許懷疑。”心中雖有滿滿的疑惑,楊張華依舊出席下一次的活動,也親眼看見同一群實業組志工在彎腰服務;那時他才漸漸相信,原來身段是可以放下的,只要有愛心,任何人都可以行善付出;因此他才願意投入志工的行列。

從慈善活動開始,接著回臺參與全球實業家靜思生活營,他的志工足跡漸漸遍布各樣活動,有時在烈日下指揮交通,時而在環保站做分類,偶爾是台上鼓隊的一員,還能在廚房顯廚藝,如此多姿多彩的志工生活,他既感慨又欣喜地說,“以前都把時間浪費了,現在反而要更加珍惜,我覺得在慈濟,我得到最大的收穫就是可以重新做人,就好像reborn(重生)。”

年少得志的楊張華,早年木製家具生意的發展非常順遂,訂單可說是不間斷,甚至還可發展到海外。雖然事業日益蓬勃,但他花在公司的時間卻能夠減少,一頓早餐就可以花上兩,三個小時,和朋友一起談天說地,回到公司辦事不久又外出午餐;平時工作日到了下午五點可說是他最期待的時刻,和一群貪杯的朋友到酒吧開始歡樂時光,而這樣的歡樂通常延續到凌晨才結束,有時需要勞煩酒吧工作人員驅車跟隨護送回到家,隔天起床卻忘了前一晚發生的事,酒駕檢測不通關還有意外碰撞也屢見不鮮;如此酩酊大醉的生活日復一日地上演。

楊張華亦曾反思,想要脫離夜夜買醉的生活,但總被杯中黃湯牽引;一直到了投入慈濟活動以後,他才把生活重心轉移,把平日閒暇時間都用在利益人群的活動中。當問及為何會在短時間內有如此大的變化時,他笑了笑,耸一耸肩,連自己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或許心裡早已厭倦紙醉金迷的生活,在接觸慈濟了以後才找到了人生的新方向。楊張華的妻子蔣淑甄能發現他的改變,“他原本就是對父母非常孝順,照顧家庭的,就是喜歡喝酒,不過現在他非常精進了,照著證嚴上人的教誨在做,除了工作,還把時間花在特殊學校或是慈濟,每天早上起來還會做家務,這是我之前無法想像的。”

就在2017年巴生支會的歲末祝福中,楊張華上台與共計兩千五百名會眾分享自己的心路歷程,從大兒子出生進而為人生所帶來的改變,因為一畝菜園而接觸慈濟再告別過去荒唐的“貪杯”人生,重大轉變讓台下的觀眾為之動容。當大兒子上台獻花感謝養育之恩時,楊張華也藉著這一束花向太太“求婚”,彷彿請求她接納自己重生以後的第二人生。“當我在台上拿著這一束花的時候,心裡想說我們年輕時並沒有這樣的‘求婚’儀式,所以當下就做了一個這樣的決定。”更讓楊張華高興的是,妻子之後主動提出要接受培訓,成為真正的慈濟人。

每天早晨,楊張華一如往常載送大兒子到特殊學校,當車子經過位於學校另一方的慈濟巴生支會會所時,兒子會雙手合十;只要聽說爸爸要出席慈濟活動,兒子還會表現得非常興奮,主動幫忙拿背包呢!因為兒子,楊張華開始為學校裡的其他特殊兒童著想;因為學校的菜園,他開始接觸慈濟,改變自己的習氣,也要帶著家人一起走菩薩道。楊張華在多個角色,小愛與大愛之間不斷換轉,耕耘自己的大良福田。

 

 

2017年12月31日巴生歲末祝福會場,志工楊張華與眾侃侃而談他的過往與“重生”。【攝影:李偉建】   對著心智緩慢的兒子,楊張華給予無限的耐心與愛心。【攝影:許(音包)玲】

2017年12月31日巴生歲末祝福會場,志工楊張華與眾侃侃而談他的過往與“重生”。【攝影:李偉建】
 
對著心智緩慢的兒子,楊張華給予無限的耐心與愛心。【攝影:許(音包)玲】
 
指著改變自己人生的一畝田,志工楊張華心裡充滿了感激。【攝影:許(音包)玲】  

指著改變自己人生的一畝田,志工楊張華心裡充滿了感激。【攝影:許(音包)玲】
 

人間菩薩招生

將善念升起的剎那,
化為永恆的善行!

您是否經常覺得很想助人,卻找不到合適的方式?忙碌中,一再讓這樣的善念升起又降落,卻一直沒有真正去實踐?舉手之勞就能成為慈濟會員護持慈濟志業。

新芽助學

大馬慈濟新知

大馬慈濟新知

靜思書軒

靜思書軒

慈濟大學社教中心

慈濟大學社教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