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愛和時間 等先生點頭的那一天

李桂英圓滿多年心願,終於可以回臺,讓證嚴上人別上委員證。【攝影:王秀玉】李桂英圓滿多年心願,終於可以回臺,讓證嚴上人別上委員證。【攝影:王秀玉】

先生從職場上退下來,是志工李桂英夢魘的開始。先生的種種行為舉止,無不在挑戰著李桂英的耐性,但為了家庭的圓滿,她選擇息事寧人,即便付出也要靜悄悄地,不願先生再次大動肝火,她足足用了七年的時間,就等待先生點頭的那一天……


 “七年,七年了,我終於圓滿我的願望,今年終於可以光明正大回臺,站在上人面前,讓上人為我別上委員證。”志工李桂英激動地說出心中多年來的渴望。
2010年,人稱熊媽的培訓志工李桂英已符合受證委員的條件,只等待先生的點頭,就能隨著團隊踏上飛機到另一個國度、慈濟志工稱之為心靈故鄉的臺灣花蓮接受上人授證,成為第一代靜思弟子。

桂英認為回到臺灣去受證,作為志工是何等高興和驕傲的事情,因此能獲得家人的同意就像一段婚姻得到家人的祝福,是多麼開心的事情。家裡的每一個人對媽媽能回去見上人都給予祝福,唯缺當時在外地做工的先生。

“想起來是自己的膽怯,沒有和先生好好地談,當年才無法如願見上人。”回想起來,桂英感到懺悔。

◎ 菩薩道上有障礙

1999年,二女兒在芙蓉就讀師訓,認識了慈濟團體。身為教師聯誼會一員的她,常常參與當地的活動。每一個月第二星期天是芙蓉殘障院機構關懷的日子,因此載送女兒回校的熊媽順道就和女兒一起付出。漸漸地,每月第二星期天,她聯同兩位朋友和女兒固定去該機構做關懷。

“那時不知這是慈濟團體,也不知道團體的規則,很好奇怎麼做善事還要列隊,師兄在前,師姊在後,沒穿制服的我們排最後。”
 
後來當地志工知道桂英來自增江,就轉介她回到當時的慈濟吉隆坡聯絡處,由該處的志工陳金菊(慈懇)接引她。成為志工後的她,積極參與慈濟的各志業體活動。

“只要邀約熊媽,她只要能做到,絕對不會說不。”慈善訪視、雙溪毛糯痲瘋病院及新古毛殘智障院(Taman Sinar Harapan Kuala Kubu Bharu)關懷及服務、環保點的香積等工作,幾乎都可以看見她的身影。從見習到培訓,培訓過程順暢無阻,直到最後的關鍵階段需得到家人的認同。結果,她碰上了障礙。

人稱熊爸的先生從職場上正式退下來,回到家中,希望可以看見家人、太太能多陪伴,但是事與願違,熊媽活躍於慈濟,週末和週日常常不見她的身影。對慈濟沒有深入瞭解,加上道聽途說,熊爸很反對。

熊爸以往只是不贊同熊媽的參與,但她沒想到先生的反彈力這般強大。夫妻倆彼此長期缺乏溝通下,種下了先生對慈濟不諒解的因,開始以行動控訴熊媽的積極。

某天,熊媽從活動中回到家,發現怎麼掛在晾架上的志工服變得支離破碎了?那時的她不以為意,以為是熊爸在發發脾氣而已。她靜靜地將架上的衣服包括制服收起來,繼續處理她的事情,不提制服的事情,也不和他吵鬧,認為先生脾氣過了,就沒事了。

熊媽繼續穿梭在家業、事業和志業之間,把熊爸的碎碎念當作耳邊風,她沒想到先生不僅以語言來表達他的不滿,甚至在行動上作出無聲抗議。

“一步步回想起,其實在家舉辦聯誼會時,先生已經開始發出不滿的心聲,只是沒在志工面前表現出來。”當時的他在志工面前晃來晃去,做出無聲的抗議,但是沒人察覺這是不滿志工到家裡來的反應。

靜下心的她,想起上人的一句話,即使多麼愛做慈濟,還是要先把家業和事業安頓好,才來付出。這一句話安撫了熊媽慌亂的心,她沒跟先生起爭執,為了讓先生安心,她選擇放慢腳步,減少晚間的活動或會議,慢慢將自己的重心點放在家裡。

◎ 轉換付出的時段

社區志工知道熊媽愛做慈濟的那一份心,大家願意成就她和她的先生,家庭和樂最重要。“她早上時間比較有彈性,交代了事情給員工,她就可以做自己的事情。有一些慈善個案可以在平日去關懷,就由她去跟進。”志工張燕萍(慈孜)用巧思,使得熊媽可以繼續發揮其良能。

靜思堂香積需要切菜人手、幸福校園計劃需要校訪和家訪、急難時的勘災和發放、慈善個案向政府或機構的申請,只要是日間的崗位和任務,就會看見熊媽及時付出的身影。

“我把志工服放在公司或車裡,慈濟活動結束後,志工或妹妹就會協助我清洗。”山不轉人轉,過程實在不容易,但要在菩薩道上修行畢竟不是件簡單的事。

每月的環保日,熊媽一直以來都是負責新增江花園環保點的香積。“每到環保日時,我趁著他還沒睡醒或出門後就趕快烹調,如炒米粉、炒飯、煮糖水等簡單的食物。”偶爾碰到熊媽在廚房忙碌煮食,先生嘴裡還是會嘮叨,並揶揄她做些不收錢的事情。或許這數年感受到熊媽的轉變,因此他的聲色及反應不若之前的激烈。

◎重投培訓的隊伍

2015年,燕萍不斷地鼓勵熊媽抽出時間參加志工培訓課程,希望她能多聞法,瞭解慈濟的脈動,和慈濟的法脈接上軌。唯因緣不成熟,上課的日子總是和熊媽出國採購的日子撞期。

歲月就在付出和忙碌中溜走,2016年,慈濟五十週年慶,這一年熊媽經歷了一場生命拉拔之戰,體會無常就在身邊。“當下我感到自己的時間不多,開始思考我的方向,促使我想要再次投入慈濟,圓了我當年要當上人弟子的願。”再次投入培訓的熊媽,懊惱要如何讓先生從不反對到點頭放行,對她是一個挑戰和考驗。

2017年是一個轉捩點,年初先生因肺積水入院,燕萍聯同志工楊允信、黃麗雲(明彩)等志工到醫院探望。他對大家的到來不理不睬,志工用軟實力的對話,化解了他冷漠的對待,對志工的關懷和問侯總算有回應。“當時的他還是對慈濟有諸多不滿的地方,但我們就讓他說出心裡的話。”燕萍回想當時的情景時,其實自己也有點擔心,不知道該如何打破彼此間的隔閡,當下也是硬著頭皮去打開話題。

事情漸漸有了轉機,當培訓志工需要做家訪時,與志工閒聊間,先生表示只要熊媽把事情做好,不忘了家庭的責任,他不再反對她做慈濟。

◎ 守得雲開見明月

“重新開始不容易,畢竟停頓了好久,上人的教誨需要溫故知新。”終於能光明正大地投入慈濟,回到這個大家庭,熊媽很開心也很感概,歲月的推進,志工和活動多了很多,讓她感到有點陌生。

“靜寂清澄,志玄虛漠;守之不動,億百千劫;無量法門,悉現在前;得大智慧,通達諸法。”無量義經的這八句經文時時刻刻迴盪在熊媽腦海中,當面對問題時,提醒她要守之不動。

熊媽表示這幾年是一個學習過程,如何將上人的教誨運用在生活中,以智慧化解煩惱和考驗,自己成長了許多。“那幾年自己在慈濟的腳步放緩,先生有看在眼裡,原本對也是志工的女兒不理睬,最後也願意學習烹調素食給女兒吃。”

以一顆堅定的心作為她的動力,不放棄自己所愛,一步一腳印地往前走,終於得到先生的放行,可以放心去做她所愛的慈濟。

七年前,沒有得到先生的認可和贊成,成了熊媽受證的最大障礙;七年後,她終於獲得先生的點頭和祝福,圓滿了她要成為上人第一代靜思弟子的願望。

一趟回到心靈故鄉之旅,出發前的幾天幾夜,熊媽的腦海頻頻出現上人的身影,更期待見到上人。

終於到了受證當天,穿上旗袍的她,心情很緊張,手心還不斷地冒汗。看著上人就在眼前,耳邊不斷傳來《想師豆》的曲子,淚不禁地掉下來,當下心裡很心酸。

“自己感到很慚愧,當年為何沒有勇敢一點走出來,把握機會和先生好好地溝通,否則不需要等了這麼多年才能回來見上人。”熊媽感觸地表示。別上委員證,成為上人的弟子後,她發願要更精進。

 

 

李桂英(前排左二)與家人的合照。【相片:李桂英提供】   因為二女兒的因緣,李桂英認識了慈濟團體,母女倆一起在慈濟道上付出。【相片:李桂英提供】

李桂英(前排左二)與家人的合照。【相片:李桂英提供】
 
因為二女兒的因緣,李桂英認識了慈濟團體,母女倆一起在慈濟道上付出。【相片:李桂英提供】
 
每月的環保日,李桂英(前排左一)都在新增江花園環保點付出。【攝影:黃慧欣】   李桂英的堅持,終於得到先生的認可,重新在慈濟的菩薩道上發揮良能。【攝影:王秀玉】

每月的環保日,李桂英(前排左一)都在新增江花園環保點付出。【攝影:黃慧欣】
 
李桂英的堅持,終於得到先生的認可,重新在慈濟的菩薩道上發揮良能。【攝影:王秀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