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佛教慈濟基金會

明燈指引 以心造福

2018年慈青幹部研習營,課程營造地獄情景,慈青們蒙上雙眼被引領進入“地獄”接受不一樣的體驗。【攝影:蘇煒傑】2018年慈青幹部研習營,課程營造地獄情景,慈青們蒙上雙眼被引領進入“地獄”接受不一樣的體驗。【攝影:蘇煒傑】

“倘若無常來到,我們站在地獄門口,是否真能問心無愧?”慈青幹訓營的課程依循佛教典故描繪地獄景象,敲醒大家心中的覺知。短短三天營隊的體驗課程,換來的是慈青們真誠的懺悔心以及警惕心。


2018年3月16日傍晚,吉隆坡慈濟靜思堂迎來了近兩百位參與2018年馬來西亞雪隆慈青幹訓營“與神同行”的慈青<註1>,穿越了通往“地獄”<註2>的“初軍門”<註3>,準備接受為期三天的四個“地獄審判”<註4>。和以往不同的是,為了讓慈青們更加投入,營隊以改編自漫畫的熱門韓國奇幻電影《與神同行》劇情編排課程,帶大家走一趟地獄之旅。

“往前走!”
“安靜!”

慈青們蒙上雙眼,手搭著夥伴的肩膀,走進“熔岩地獄”。雖看不到前方,慈青們依然感受到周遭炎熱無比。“使者”粗暴地驅逐著大家往一個角落坐下,此起彼落的慘叫聲,讓慈青們感受到動物面臨宰殺前的恐懼。房內密不通風,慈青們不久便汗流浹背。這裡是“造”了“殺業”的慈青們,接受汴城大王<註5>審判的地方。

◎    熔岩地獄 殺業造作

在五濁惡世中,人類常刻意或不經意間犯下種種惡業,而在諸惡業中,殺業為最重。

建明:“爸,我要吃魚。我可以自己選一條嗎?”
爸爸:“好啊,今天是你的生日,就你選吧,要吃哪條就選。”
透過飾演話劇的角色,慈青們把日常生活中的場景與對白搬上舞台。慈青們的一個“間殺”動作,遭受了汴城大王的懲罰,“罪業卡”也因此落入慈青們的手中。

舉手投足無不是業,殺業定義深廣,重至殺人等滔天大罪,輕至資源浪費,無不是對生命、對物命造成傷害。

飾演“使者”<註6>的畢業慈青李馨怡(懿馨),勸勉慈青們要對自己所犯下的惡業起懺悔心,盡最大的努力,遠離惡業的無底洞。眾生平等,大地萬物皆有它存在的意義,沒有人有權利剝奪另一方的生命。無論是直接殺害或間接殺害,過錯都是一樣的。

來自廈門大學馬來西亞分校(Xiamen University Malaysia)的周建華“犯”了殺生罪,在炎熱的熔岩地獄“受報”。在站內,他和一同被送去受刑的夥伴,在使者的催趕下緊挨著彼此。被困在狹小的空間裡,建華深切感受到動物被困在籠子裡的心情,那一種壓迫感和炎熱的環境,實在不好受。將心比心,他了然動物也有靈性,需要人類的憐惜與關愛。透過親身體驗,他發願在這一生中要接引至少五個人一起來為善付出。

拉曼大學學院(Tunku Abdul Rahman University College)慈青李柔芸已茹素超過兩年,原以為自己的殺生罪業很輕,但在熔岩地獄裡,她被蒙著眼睛,受困在一個很狹小的空間,四周有如火燒一樣的炎熱;“使者”對眾人的呼喝,如同人類對待畜生一般,柔芸內心的恐懼油然而生。一聲聲的呼喚聲,讓柔芸回想起茹素前的自己,為了滿足口欲殺害生靈,如今感覺果報現前,不禁流下懺悔的眼淚。經過此次體驗,柔芸發願要生生世世都茹素,不再殺害無辜的生命。

◎    冰水浸手  懺悔不孝

“爸爸叫我幫忙做東西時,會有什麼反應?”

慈青們所犯下的不孝舉動,一張張被張貼在X光片上,好比我們平日頂撞父母的話,正如釘子一樣一顆顆釘入父母心中,就算拔出也會留下傷疤。慈青學姊黃姿殷(懿殷)以“寒冰地獄”的“使者”身份與大家分享孟子說的“五不孝” <註7>

昏暗燈光,牆上以藍布配上白紗布的佈置,一縷縷的白霧在地面冒起,極低溫的空調,讓人感覺寒風刺骨,這裡就是寒冰地獄。犯下不孝的罪行的慈青,都會送到這裡來接受的刑罰。地獄使者把覆蓋在一盆盆冰水上的藍布掀開,並催促慈青們把雙手浸泡在冰冷的水裡。時間滴答滴答地溜過,寒冰地獄的氛圍變得越來越沉重,有者開始哭泣。

就讀雙威大學(Sunway University) 的慈青黃偉倫,對自己在小學四年級的叛逆行為深表懺悔,他常常為了要引起父母親和老師的注意,故意不做功課。最後他察覺無論如何叛逆,愛自己的人還是會不斷包容和善解他。在一次無意間,偉倫看到媽媽傷心流淚,他勇敢向媽媽表達懺悔,並答應要把功課做好。

得到“貴人卡”的龔政霖原本得以免除刑罰,但他堅持要體驗懲罰。把手浸泡在冰水裡,讓他體悟到自己只是承受皮肉之痛,遠不及父母承受的心靈之痛。在聽到《父母恩重難報經》經文時,他在心裡默默警惕要時時孝順雙親。

◎ 誠正信實  克制惡念  

“從自動提款機提出五百元,提款機卻吐出一千元,而戶口上卻只顯示扣了五百元。領了錢離開即構成偷竊罪。”

藉由辯論的平台,慈青們腦力激盪,思考何謂偷盜。慈誠爸爸<註8>林泰伸(濟諄)以評審員的身份分享,偷盜的意念像釘子,會注入在人的腦海中,時刻誘惑人去犯罪。為了避免貪念滋長,行動尤為重要,要養成不僥倖和不貪小便宜的心態。若不,小貪演變成大貪,則會鑄成大錯。

慈青學姊石佳雁(懿雁)補充道,一旦開始貪小便宜,日後便會一直嘗試佔別人的便宜。雖然偷盜是最輕微的罪行,但卻是大家最容易犯的。她勸勉慈青們要顧好自己的一念心,從佛教立場而言,起了偷盜的念頭便是造業。

善惡有報,犯下多項偷盜罪的慈青們來到了“劍樹地獄”。推開門,映入眼簾的是一道隧道,漆黑的四周不時閃起紅光,刺骨的冷風嗖嗖吹著,刺耳的尖叫聲此起彼落。並列在外的慈青們在隧道中匍匐向前邁進,體驗那刀劍如雨落的恐懼。地獄裡的“泰廣王<註9>”嚴厲地指控在場的慈青,並藉由影片讓大家瞭解世上的許多天災人禍,都源自人類點點滴滴的惡行。

來自世紀大學(SEGi University)的鄧薏潔鼓起勇氣,在眾人面前表達懺悔之意,得以免除了“刑罰”。薏潔述說小學四年級時的一段往事,為了滿足欲念,薏潔偷了母親的錢到販賣部買文具。一次的成功,讓薏潔產生僥倖的心理,得寸進尺,偷的金額越來越大。最終,薏潔偷竊的行為被母親發現了。母親不但沒有責怪她,反而對她循循善誘。如今憶起,薏潔還是落下懺悔的眼淚。母親的寬恕和教誨,讓她心裡感到內疚與自責,也讓她從此不敢再有偷竊的行為。

“因貪念而侵奪他,實則傷害自己的人格。”薏潔瞭解因緣果報,歷歷不爽,她期許自己要多行布施,以消除自己所犯下的偷盜罪業。薏潔誠實面對自己的過錯,更把貪念轉為滿足,內心輕安自在。

新加坡慈青幹部章彥慈認為,環境會影響一個人的念頭和行動。念頭有好、有壞,我們絕對不能把惡念轉化為行動,因為起心動念無不是業。彥慈在分站學習到如何控制自己的惡念,將惡念轉為善念,將貪念和欲望徹底去除,而慈濟是最好的修行道場。

◎ 待人以誠  莫造口業

走進包容教室,大家仿佛走入一條壞話街,只見街道邊兩面牆上貼滿的惡言惡語。慈青們眼觀牆上的惡語,接著閉上雙眼,用耳聆聽生活中常出現的對白。對白中不乏對父母的不耐煩、對朋友的恭維以及辱罵別人的字眼。慈青們這才瞭解,原來自己在日常生活中犯下的語業多不勝數。畢業慈青郭美君(懿君)為大家解說惡口與重話、愛語與綺語的分別,勸勉大家要謹言慎行。

“語業有四如刀刃,刀刀見血能傷人。”

人與人之間因瞋恨心而起的口舌紛爭,為了阿諛奉承而口是心非、口蜜腹劍,為了掩蓋事實而說謊等等,導致現今的社會動盪不安。佛說語業四惡:惡口、妄語、綺語及兩舌,凡夫常在不知覺間犯下種種的語業。罪業的累積,果報現前,慈青最終墜入“拔舌地獄”。

地板上鋪滿了粉紅色的紗布,角落還有一盆盆結滿豐盛果實的橘子樹。舒適明亮的環境以及甘甜的橘子,來到這裡的慈青無不陶醉其中。守護拔舌地獄的泰山王<註10>緩緩說出,這粉紅地板代表過去犯下語業者的舌頭,甘甜的橘子則是在舌頭上犂田、耕種出來的。

到拔舌地獄站接受刑罰的慈青蔡慧鈴來自蕉賴師範學院(Institut Pendidikan Guru Kuala Lumpur)。她踏入鋪滿粉紅色綢緞的房間時,懷疑不是在地獄裡。房內室溫適中,還可以吃水果,讓惠玲以為來到天堂。當聽到泰山王解說水果是用受刑人的舌頭當肥料種出來時,她才感到不寒而栗。在這一站,她體會到一句謊言不管是大或小,都會影響別人、傷害別人,嚴重的話甚至會釀成殺業。在拔舌地獄站接受懲罰後,慧鈴期許自己日後能斷除語業。

看著自己手上貼滿勾勾的罪業造作單,來自國民大學醫學院(Hospital Universiti Kebangsaan Malaysia)的慈青張曼穎懺悔地表示,自己不知不覺中犯下種種語業。中學時,個性叛逆的曼穎常對父母口出惡言。為了母親的健康,她希望母親戒菸,自以為苦口婆心的勸告,卻傷害了父母。曼穎從分站體驗中體悟到一片好意的告誡,要以更柔和的語氣來傳達。

◎ 那些電影教我的事

這次的營隊的課程設計與編排,串聯下映不久的韓國奇幻電影《與神同行》,旨在增強慈青們對因緣果報的認知,並引導他們省思無常來時,站在地獄門口的他們,是否真的能問心無愧?教育志業同仁王巧梅(懿巧)提醒慈青,日常生活中不管身口意業,都要時時自我警惕,避免造就惡業。

“很多時候蒙蔽一個人的不是假象,而是他的偏見。”

電影《與神同行》告訴我們很多事情不能只看表相,眼睛看到的、耳朵聽到的,不一定是事情的真相。日常生活中,我們常常會依據自己的判斷,為別人的行為貼上標籤。這不一定是事情的真相,只是我們對他們存有偏見而已。巧梅告誡慈青們,若是用這樣的心態對待別人,將會失去人緣、夥伴的信任、團隊的支持,最後失去了人格。

“死亡其實並不可怕,可怕的是生與死之間發生的種種。”

人類往往懼怕死亡,然而透過電影教會我們,我們應該害怕的不是死亡的到來,而是在世時舉手投足間所犯下的錯誤。就算在世時僥倖不受懲罰,然而生前所造下的惡業,往生後依然會遭受果報。

地獄的存在,除了懲罰造下惡業的亡者,也警惕著世人要時時心存善念,以免造業過多而淪落地獄,受盡無間苦難。

慈青是社會的棟樑,也是未來的希望。此次營隊善用方便法門,以體驗與故事警醒慈青們,舉手投足無不是業,要時時守好自己的身口意。

 

<註>:
1) 慈青:慈濟大專青年聯誼會的簡稱。
2) 地獄:佛教以地獄(捺落迦)為六道(或說五道)之一,認為命終後,依生前所造善惡業力,而投生六道輪迴,造惡業者,投生於地獄或其它惡趣。地獄界爲輪迴流轉中最痛苦、最低劣的生存界。
3) 初軍門:《與神同行》電影中通往地獄的大門。
4) 地獄審判:《與神同行》電影中,亡者在投胎之前需要在地獄接受地獄王的審判,讓地獄王來定奪生前所犯罪行,並給予應得的懲罰。
5) 汴城大王:《與神同行》電影中管理及懲戒殺生罪的十殿閻羅之一。
6) 使者:《與神同行》電影中為死者辯護或指控死者的代表。
7) 五不孝:(一) 四肢怠惰,不願工作賺錢養育父母 (二)喜愛下棋賭博、喝酒,不理會父母日常衣食 (三)一心當個守財奴,只偏愛自己的妻子兒女,不理會父母所需(四)終日沉溺聲色、縱欲狂歡,讓父母親蒙羞 (五)逞勇好戰,三不五時就和人打架鬧事,進出官府像進出家門一樣頻繁,使父母親擔心。
8) 慈誠爸爸:陪伴慈青的男眾慈濟志工,教導慈青生活禮儀及道德倫理,並導正慈青不良習氣。
9) 泰廣王:在冥界主管地獄的十殿閻王之一,乃第一殿閻王。
10) 泰山王:在冥界主管地獄的十殿閻王之一,乃第七殿阎王。

 

(資料來源:劉欣穎、柳慧晶、鄭安妮、吳安妮、譚佳薇)

 

 

營隊以戲劇化的方式呈現出因果道理,旨在增強年輕人對因緣果報的認知。【攝影:黃煒犍】   “造”了“殺業”的慈青們走入“熔岩地獄”接受汴城大王發的審判。【攝影:蘇煒傑】

營隊以戲劇化的方式呈現出因果道理,旨在增強年輕人對因緣果報的認知。【攝影:黃煒犍】
 
“造”了“殺業”的慈青們走入“熔岩地獄”接受汴城大王發的審判。【攝影:蘇煒傑】
 
走入壞話街,街邊墻上貼滿的惡言惡語,讓慈青們自我反省日常生活中所犯下的語業。【攝影:龍艷婷】   藉由辯論的平台,慈青們腦力激盪,思考何謂偷盜。【攝影:黃煒犍】

走入壞話街,街邊墻上貼滿的惡言惡語,讓慈青們自我反省日常生活中所犯下的語業。【攝影:龍艷婷】
 
藉由辯論的平台,慈青們腦力激盪,思考何謂偷盜。【攝影:黃煒犍】
 
周建華(右二)了然動物也需要人類的憐惜與關愛。他發願在這一生中要接引至少五個人為善付出。【攝影:蘇煒傑】   薏潔憶起小時候因滿足欲念而偷母親的錢,她感恩母親非但沒有責怪她,還耐心教導。【攝影:黃煒犍】

周建華(右二)了然動物也需要人類的憐惜與關愛。他發願在這一生中要接引至少五個人為善付出。【攝影:蘇煒傑】
 
薏潔憶起小時候因滿足欲念而偷母親的錢,她感恩母親非但沒有責怪她,還耐心教導。【攝影:黃煒犍】
 
章彥慈表示要時時控制好心念,因為起心動念無不是罪。【攝影:龍艷婷】  

章彥慈表示要時時控制好心念,因為起心動念無不是罪。【攝影:龍艷婷】
 

 

人間菩薩招生

將善念升起的剎那,
化為永恆的善行!

您是否經常覺得很想助人,卻找不到合適的方式?忙碌中,一再讓這樣的善念升起又降落,卻一直沒有真正去實踐?舉手之勞就能成為慈濟會員護持慈濟志業。

新芽助學

大馬慈濟新知

大馬慈濟新知

靜思書軒

靜思書軒

慈濟大學社教中心

慈濟大學社教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