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跪拜天地間 懺悔滌身心

第二場的朝山活動於5月6日進行,此場朝山起點於靜思堂外馬路,三步一跪拜,共一百零八拜至靜思堂內。【攝影:林振勝】第二場的朝山活動於5月6日進行,此場朝山起點於靜思堂外馬路,三步一跪拜,共一百零八拜至靜思堂內。【攝影:林振勝】

清晨六時,寧靜的吉隆坡慈濟靜思堂湧現人潮。約一千五百位志工與會眾聚集在宏偉的靜思堂外圍,人人抱持清淨虔誠心,隨著佛號聲朝山禮敬。


雪隆分會於2018年5月1日舉辦第一場朝山後,第二場的朝山活動於5月6日進行,此場朝山起點於靜思堂外圍馬路,人人三步一跪拜,共一百零八拜至靜思堂內。

◎ 對父母的愧疚 化為深深期許
    
在舉步、跪拜之間,人人思緒與心情各異。有者為了迴向、祈福,有者為了懺悔往昔之過,期許在五體投地跪拜中祈求身心靈獲得解脫。

來自安邦的環保志工朱雲山是第一次來朝山。眾人聚集朝山及莊嚴氛圍,讓他深感震撼。雖然跪拜之時,膝蓋被砂石擦痛,卻只是剎那間的皮肉之痛,但心中對父母的歉疚遠遠超過肌膚之痛。

原來,雲山平時習慣大聲對父母說話,往往會忘記要調和聲色。雖然他內心很愛父母,也知道對父母好,可是自己的言行卻不受控制。年輕時還不覺得態度有何不對,但至今已身為人父的他終能體會到為人父母的苦心和辛勞。

“其實,父母都年老了,爸爸已經退休,但媽媽還要工作,很辛苦。我不應該大聲對他們說話。”在朝山中,雲山想起父母一生含辛茹苦將子女拉拔長大,至今他還不能給予父母安定的生活,讓父母含飴弄孫,他覺得愧對父母。

朝山過後,雲山哽咽地期許:“我要好好孝順父母,希望不再對他們大聲說話,也希望能讓他們安享晚年!”祈願後,他感受到心頭頓時輕鬆許多。他期許明年可以邀約父母、太太和四歲的兒子一起參與朝山。

◎ 排除萬難朝山  慶幸趕上隊伍    

來自中國瀋陽的王穎,經營美容保健生意已八年,她受好友廖愛琌邀約,鼓勵她前來朝山共沾法喜,學佛的她一口答應。朝山前夕,身在美里的她特地搭飛機前來吉隆坡。

6日清晨,王穎準備出發前卻發現車子無法啟動,焦急的她撥電向愛琌求援。當時,愛琌車子已滿座,無法再容納她。愛琌只能安慰她:“別急,或許是妳的業障現前,快向菩薩祈求。”在這緊張時刻,住在公寓的王穎想回屋內另做打算,卻發現帶在身邊的電子感應卡遺失了,想回屋內也沒辦法。

當下,她放下一切掛礙,決定步行到靜思堂。愛琌提醒她路途很遠,她無法步行到靜思堂的。王穎默默唸著佛號沿著馬路前行,並期待能截攔到車子載她去靜思堂。

經過附近油站,她即刻跑去要求在添油的車主:“我付你五十令吉,可以載我去靜思堂嗎?”對方沒有回應,她只好站在馬路邊,在晨曦中向經過的車子招手,車子一輛輛奔馳而過,最後好不容易攔下一部計程車,奔向靜思堂。

七時許抵達靜思堂時,朝山已開始了,走在隊伍後面,回顧早上發生一連串的意外,王穎頗有心得:“今早所有的障礙都是消我的業障。人生路上難免坎坷,做每件事只要不放棄,總有成功的一天。”

虔誠一念心,王穎突破重重障礙,終於趕上這趟朝山路,圓了心願。

◎ 顧好自己的心    孩子才會安心

“我跪拜時,心很清淨,甚至還可以聽到自己的心跳聲。”十六歲的伍愷陽朝山後,對身邊的媽媽孫麗玲訴說感受之際,臉上露出一絲微笑。

愷陽是和媽媽、弟弟特地從關丹坐巴士來此朝山。年少的他雖然是第一次朝山,在跪拜之間並不覺得辛苦,雙膝跪在柏油路上也不覺得疼痛,腦海反而湧現自己的錯誤行為。

“我曾經因為課業讓父母操心,我很懺悔沒有完全把心放在課業上,沒有好好讀書得到更好成績。我也懺悔時常和父母頂嘴、爭執,甚至意見不和會和爸爸吵起來,現在,爸爸不在了……”愷陽瞭然即使要親口向爸爸懺悔,也沒有機會了,他唯有把對爸爸的懺悔化為行動,要好好孝順媽媽。

麗玲欣慰這一趟朝山行,終於讓愷陽有所體會。她回想早前通過視頻看到5月1日的朝山畫面,深深感動,得知靜思堂還有朝山活動,而且兩個兒子都有意願參與,便立刻動身前往車站購買車票,並於5月5晚上八時抵達弟弟位於甲洞的住家。朝山當天,她和孩子凌晨四點就起身,天末亮就來朝山。

麗玲笑瞇瞇地說,整日奔波不感疲累,反而感恩有機會朝山洗滌身心。

麗玲不諱言,當她開始跪拜之際,心情起伏不定。她回想兩年前,丈夫因癌症往生後,她自己也因長期照顧丈夫而累垮,甚至檢驗到子宮有腫瘤而動手術。雖然捱過病苦,但她發現自己和兩個兒子卻越走越遠,彼此無法好好溝通。

每次當她和兒子們起爭執時,她就難過地想是丈夫的往生改變了整個家庭,畢竟,處在青少年階段的兒子向來和丈夫比較親近。現在,失去爸爸的他們彷彿變得孤單,也不常和她訴心事。

麗玲因為必須獨自撐起整個家庭而感到壓力,因此,與兒子意見不合時,情緒也波動很大,愛嘮叨、會發脾氣。“我在朝山時,看見身旁的愷陽由始至終都虔誠地三步一拜,那刻,我突然想到自己先要把心定下來,才可以幫助到孩子,才能讓孩子心安,不會感到孤單。”

心念一轉,麗玲頓覺壓在心上的煩惱減輕了。置身在慈濟志工的隊伍後面,她很慶幸幾年前投入慈濟成為志工後,雖然因要照顧丈夫及工作,無法積極參與活動。但她從來沒放棄志工身份,而她也堅持兩個兒子參加慈少班接受美善的熏陶。在丈夫往生前後,關丹志工的關懷、陪伴,協助她辦理丈夫的身後事,是支撐她的一股力量。她也從上人的開示中,明白種種的磨難是一種考驗。

“關關難過關關過,一家人應該心連心一起走。今天,我真的感受到和兒子的心開始貼近了。”麗玲感動愷陽與她分享朝山的感受,她欣慰自己決定來朝山、洗滌身心,是對的選擇,也是新的開始!

儘管朝山活動圓滿完畢,然而在人人的心中,一百零八拜不是懺悔、祈願後就成為零,而是化成永遠烙印在心中的體悟,時時刻刻提醒自己不再犯錯。

 

 

約一千五百位志工與會眾抱持清淨虔誠心,隨著佛號聲朝山禮敬。【攝影:陳國雄】   山現場莊嚴的氛圍,讓第一次來朝山的環保志工朱雲山深感震撼。【攝影:莊貴賀】

約一千五百位志工與會眾抱持清淨虔誠心,隨著佛號聲朝山禮敬。【攝影:陳國雄】
 
山現場莊嚴的氛圍,讓第一次來朝山的環保志工朱雲山深感震撼。【攝影:莊貴賀】
 
孫麗玲(右)欣慰這一次朝山,是她和兒子伍愷陽(中)及伍愷源(左)彼此之間一個新的開始。【攝影:楊家超】   王穎專程從美里搭飛機過來吉隆坡參與朝山。【攝影:蔡德青】

孫麗玲(右)欣慰這一次朝山,是她和兒子伍愷陽(中)及伍愷源(左)彼此之間一個新的開始。【攝影:楊家超】
 
王穎專程從美里搭飛機過來吉隆坡參與朝山。【攝影:蔡德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