鞠躬下臺 迷茫人生看見曙光

舞臺上一幕幕的劇情在臺上呈現,臺下真實的人生卻是正要開始。【攝影:林振勝】舞臺上一幕幕的劇情在臺上呈現,臺下真實的人生卻是正要開始。【攝影:林振勝】

當燈光一暗、音樂一響、一幕幕不孝不順的劇情在舞臺上呈現時,臺上一群青少年馬上入戲:他們忤逆父母、糾眾打架、鋃鐺入獄……一曲劇終,演員林忝瑞下臺後,心中瞭然,臺上的戲結束了,臺下真實的人生卻正要開始……


 
“我們一定要用心演出,演得越像損友越好,讓大家看見壞人是多麼的可惡!這樣就沒人敢做壞人啦。”一群青少年聚集在一隅,談論即將演出的《子過》<註>劇情;大家互相揣摩彼此的表情,務求在正式的演出中,能將角色發揮得淋漓盡致。
  
對飾演損友的林忝瑞而言,《子過》裡的壞人角色不難演。因在真實人生中,他也曾是叛逆的少年。而今,在舞臺上,他演的不僅是自己熟悉的角色,更是在演繹自己過往的人生。
  
◎ 和過往人生徹底告別
  
2018年6月10日,慈濟雪隆分會為籌募吉隆坡慈濟國際學校建校基金,特地在八打靈再也喜來登酒店(Sheraton Petaling Jaya Hotel)舉辦一場素宴。宴會上,由一群青少年配合志工演出的《子過》音樂手語劇,不但吸引了全場人的目光,也讓在座為人父母者感觸良深,有者更忍不住頻頻拭淚。
  
臺上短短十分鐘的演出,瞬間就結束了。然而,對用心演出的忝瑞而言,鞠躬下臺並不代表戲演完了,他反而體會到自己是在和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做了最徹底的告別。
  
“在戲裡,我演二個角色,一個是演維持正義的警察,一個是演打打殺殺的壞人。我演的壞人角色很真實,就像我過往的人生一樣,抽煙、喝酒、打人、傷人;我曾是這樣的壞人。”
  
十七歲的忝瑞憶述往事,稚氣猶存的臉上有著一絲悔意。他難忘自從父母離異後,原本隨爸爸生活的他曾經離家出走,過了整整半年浪蕩街頭的生活。那段期間,有一餐沒一餐的他交上損友,開始過吃喝玩樂、糾眾打架、鬧事的混混生涯。直到今年四月,因為擔心健康不好的媽媽,便決定回家和媽媽同住。
  
“那時,我才知道有慈濟志工每月上門關懷媽媽,也幫助媽媽的生活費。我很感激他們。所以願意跟隨志工參與慈濟活動。”忝瑞沒想到當他隨同志工到老人院送愛、到新古毛殘智障院付出,看到的是完全不一樣的世界,這個世界沒有打打殺殺,只有需要幫助的可憐人。當他學習如何去送愛、如何付出時,他才感受到心靈的平靜及從心底湧出的喜悅。
  
此次,在志工的邀約及鼓勵下,忝瑞答應演出《子過》,原以為只是演演戲,亮亮相;然而,在彩排中,他和演出的慈少們成了朋友。在這群年齡比他小的慈少身上,他看見個個的語文能力都比他強,而大家對事情都有正確的看法,這讓他深感敬佩。
  
“我只是讀到中三就沒讀書了,我終於明白受教育才會懂事理、辨是非,不容易去做壞事。”忝瑞不諱言,透過此次演出,他看見過往的無知,也瞭然教育的重要性。他希望今後能半工半讀,在為生活打拼的時刻也充實自己。
  
“以前所做的一切、所過的生活是毫無意義的,無疑是白白浪費時間和生命。我不想再做壞人,為社會製造更多問題。我要做行善的好人,開開心心、好好的生活,不讓父母為我擔心!”
  
在現實生活中,選擇對的路做對的事,讓生命變得有意義和有價值,這是忝瑞演繹後的自我期許。
  
◎ 珍惜當下盡孝的機會
  
十五歲、就讀中三的鍾駿傑參與慈少活動多年,他曾演出《水懺演繹》,手語劇《一念之間》和《跪羊圖》。這回,他不但再次演出《跪羊圖》,也在《子過》裡演兩個角色,一是本性善良卻常無意傷了父母心的不孝孩子,另一個則是飾演和父母吵架、離家出走和損友混在一起的壞孩子。
  
“在演繹不孝的孩子,我感覺有自己的影子,因為我曾經和父母吵架,也曾經怨過父母。想起來,真的很後悔。”駿傑回想曾因參加學校課外活動而遲回家,被爸爸責問就很不開心,以為爸爸在干涉他的自由,遂擺出臭臉和爸爸吵架。
  
他也記得,有一次因考試成績未達到媽媽的要求,結果,假期間被媽媽禁足在家,當時覺得媽媽不應該這樣嚴厲待他,心中難免萌生怨言。
  
如今,在演繹當中,駿傑漸漸體會到父母愛子女、擔心子女的心情,尤其看到劇情中子女為追求享樂和事業,棄父母於不顧,父母卻倚門苦盼的一幕幕,深深打動他的心。他驀然領悟到行孝真的不能等,不能等到父母老了才來後悔為何不對父母盡孝?!要珍惜現在可以盡孝的機會,善待父母,才是為人子女應該做的事。
  
深知父母是愛自己的,駿傑暗下決心,今後不管遇到什麼事,都不對父母發脾氣,也不以惡劣的態度和語氣對待父母,一定要做到孝順、不讓父母操心、煩心。
  
駿傑慶幸此次有機會演出,不但心靈有滿滿收穫,更因能為慈濟國際學校盡一分力而感到喜悅。在他年少的心中,深信良好的教育是足以改變一個人,甚至一個家庭。他回想脾氣有點霸道、要求有點嚴格的媽媽因為參加慈濟的大愛媽媽課程,在靜思語教學的熏陶下,他看見媽媽的態度變得柔和,對他也不再苛刻,反而會用商量的語氣解決問題。
  
在媽媽身上,駿傑發現教育改變人的力量,因而,他深信,慈濟國際學校建好後,可以讓更多孩子來接受美善教育,當人人都懂得做人的道理,那麼,社會就會變得祥和。
  
◎ 自我警惕不做壞人
  
今年十四歲的張晉翔是第一次演出,但他一點都不緊張。因身邊有同是慈少的丘文旭陪伴,兩人都飾演《子過》裡的壞人。原不願意參與演繹的他坦言,因為文旭一直邀約,他才會走上舞臺試試看。
  
在演繹過程中,看到兒子做壞事被警察抓去坐監牢;當坐牢的兒子要求父母救他出來,父母只能老淚縱橫……他很感觸原來做壞事是這麼可怕,真的是一失足成千古恨。
  
向來只喜歡活在虛擬世界裡的晉翔在舞臺上看到真實世界的可怕,不由起了恐懼之心。他坦言在電腦的虛擬世界裡,自己可以順心所欲,要做什麼都不受限制,即使做壞人做壞事也沒人理會,但現實世界卻不一樣,一旦做了壞事就很難有回頭路。
  
晉翔很感恩有一群慈少陪伴他,把他從虛擬世界拉到現實世界來,讓他看到現實世界裡的真實人生而有所醒覺。演繹後,他承諾要好好讀書,將來做一個頂天立地、光明磊落的人。
  
儘管在劇情裡只有幾秒的戲,動作也不多,但晉翔和文旭一樣,都很認真的在揣摩,對他們而言,這場戲很重要,哪怕只是幾個動作,他們都務求要演得傳神,讓人人因為看到壞人可怕可惡的一面而自我警惕:不做壞事不做壞人!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臺上一齣戲,讓青少年們各有體悟和感受,戲雖然演完了,可是,現實中漫長的人生卻還在等待他們去演繹;這群青少年對未來充滿了信心和期待,他們相信只要有愛的教育,人人都會是好人,到處是好人的世界肯定是美好又溫暖的。
 
  
<註>:《子過》是音樂手語劇《父母恩重難報經》裡的一個曲目,內容述說孩子的不孝不順雖然傷盡父母心,但為人父母依然為子女操心、煩心。

  

 

由一群青少年配合志工演出的《子過》音樂手語劇,不但吸引了全場人的目光,也讓在座為人父母者感觸良深。【攝影:曾文發】   對林忝瑞(左)而言在現實生活中,選擇對的路做對的事,讓生命變得有意義和有價值,這是忝瑞演繹後的自我期許。【攝影:林振勝】

由一群青少年配合志工演出的《子過》音樂手語劇,不但吸引了全場人的目光,也讓在座為人父母者感觸良深。【攝影:曾文發】
 
對林忝瑞(左)而言在現實生活中,選擇對的路做對的事,讓生命變得有意義和有價值,這是忝瑞演繹後的自我期許。【攝影:林振勝】
 
在演繹當中,鍾駿傑(左一)漸漸體會到父母愛子女、擔心子女的心情,心靈有滿滿收穫。【攝影:陳德銘】   晉翔很感恩有一群慈少陪伴他,把他從虛擬世界拉到現實世界來,讓他看到現實世界裡的真實人生而有所醒覺。【攝影:蔡德青】

在演繹當中,鍾駿傑(左一)漸漸體會到父母愛子女、擔心子女的心情,心靈有滿滿收穫。【攝影:陳德銘】
 
晉翔很感恩有一群慈少陪伴他,把他從虛擬世界拉到現實世界來,讓他看到現實世界裡的真實人生而有所醒覺。【攝影:蔡德青】
 
(左起)林忝瑞、鍾駿傑、丘文旭、張晉翔,這群青少年對未來充滿了信心和期待,他們相信只要有愛的教育,人人都會是好人,到處是好人的世界肯定是美好又溫暖的。【攝影:林振勝】  

(左起)林忝瑞、鍾駿傑、丘文旭、張晉翔,這群青少年對未來充滿了信心和期待,他們相信只要有愛的教育,人人都會是好人,到處是好人的世界肯定是美好又溫暖的。【攝影:林振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