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佛教慈濟基金會

破繭而出 生命改寫

過去吸毒販毒,危害社會;現在劉栐希口說慈濟,募心募款,回饋社會。【攝影:侯秀葉】過去吸毒販毒,危害社會;現在劉栐希口說慈濟,募心募款,回饋社會。【攝影:侯秀葉】

“我小時候很壞!脾氣暴躁,對父母不孝不敬……”劉栐希一開口,自認是個不受教的壞小孩。


1976年生於小康之家,爸爸是建築承包商,上有兩個姊姊一個哥哥,是家中的幺兒,劉栐希(本希)備受家人寵愛。

大他兩歲的鄰家哥哥吞雲吐霧,看著這位“哥哥”從口裡噴出陣陣輕煙,很有架勢,他羨慕得很。好奇心重的劉栐希有樣學樣,請“哥哥”教他,十二歲的他就此染上抽菸的惡習,一次,無知的他甚至被“哥哥”帶到風月場所去“見識見識”。說到這,劉栐希露出一副無可奈何的苦笑。

他自認:“小時候讀書很聰明,可是升上中學變了樣,三個月有兩個月沒踏進校門。”因為逃學不愛讀書,國中唸了一年轉獨中,在獨中兩年留班兩年。因為他翹課,媽媽用心良苦要求警察合作,把他抓上警局告誡一番,以示警惕;但是爛泥糊不了牆,劉栐希無心向學,最後只得輟學。那年,他不過是個不知人間疾苦的十四歲少年。

十四歲出外打天下,從事過建築水泥工、修理摩托車、羅里司機、汽車噴漆工人和保健品直銷……十七歲那年,他曾當上最年輕的直銷經理,意氣風發的他,手下會員多,雖然只是一名是經理,但他豪氣得很,四處請吃請喝,他可以賺三千花六千,面不改色。日子過得逍遙,他連工也不做,只當個醉生夢死的十八歲青年。

“十八歲後,我都沒做過什麽工作。”原來他當時結識了一位損友,受不了誘惑,嘗試服搖頭丸,沒想到就此欲罷不能,在毒海裡浮浮沉沉。吸毒之後再販毒,當時觀念偏差的他認為:“染上毒品是我自己的事,我並沒傷害人;販毒是人家有需要,我提供他毒品,是在幫助他。”劉栐希調侃自己:“那時,我是全職的壞人。為了賺快錢,別人敢做的我也做,別人不敢做的我敢敢做。”最嚴重的一次,是以鏹水嘗試自製毒品,不但不成功,反而讓鏹水灼傷了手腳,手臂至今仍留下難以抹滅的痕記。

浪蕩在外,家人只知道他在做壞事,卻不清楚他在做哪些壞事。媽媽拿他沒法子,姊姊對他束手無策,卻也不放棄,找來心理輔導師陪伴。

一個家有人吸毒,整個家庭就亂糟糟,也危害社會。曾經因毒品作祟,不時產生幻覺,疑神疑鬼,恫言要殺人,再嚴重一些,他點火燒屋、爆竹炸屋、爬上屋頂破壞電線,失常的舉動頻頻發生,吵得家人雞飛狗跳……

疼愛他的二姊劉秋梅無計可施之下,不得不報警,前後四次被當作精神病患分別送入士拉央、馬大、巴生、芙蓉四家醫院接受治療。甚至在2014年送他入戒毒中心,期待他能走上正途;3個月出院後,情況稍有好轉,但不久“舊病復發”。

眼看孩子異於常人的行為,不知情的媽媽除了求神拜佛之外,也請人來勘查家中的風水有那裡不對的。當知道孩子嗜毒的真相後,無助的她日夜擔心,以淚洗臉;二姊劉秋梅也不捨這個么弟的墮落,日日盼他浪子回頭。

這樣的日子不知過了多少個秋冬,在遇上生命中的貴人後,才有了轉機。

◎    遇到貴人 不放棄不嫌棄

因為嗜毒,他失去了信用,失去了尊嚴,身邊的朋友漸漸遠離,劉栐希孤單又寂寞。慶幸的是後來結交了一位慈濟志工,不時跟他保持聯絡。“師兄常常跟我說慈濟,他不嫌棄我,也不放棄我,一再包容我的錯,默默地陪伴我,甚至每天用手機傳送靜思語給我。”

眼看他冥頑不靈,一天,師兄耐不住對他說了一句重重的話:“如果你還當我是你的朋友,你就聽話,把它戒掉吧!”

朋友們都離他而去,感懷這位師兄不離不棄的關懷與陪伴,劉栐希認真把話聽進去,說戒就戒,2015年1月戒毒成功,他驚訝自己戒毒的那股毅力和勇氣,現在他覺得那是願力。那一年的一個晚上,他做了一個夢。迷迷糊糊中依稀是師兄在催促他:“你快快去靜思堂做慈濟!”夢醒,他速速來慈濟捐款,爲尼泊爾的地震災民獻愛心。自此走入慈濟的大門,踏上他的重生之旅,找到了回家的路。

劉栐希直言:“加入慈濟是為了回報師兄對我的恩情,我不能辜負他對我的厚愛。”

想到還沉淪在毒海的同道朋友,戒毒成功的劉栐希決定拉他們一把,於是主動將自身不堪回首的經歷跟他們分享,苦口婆心規勸他們不要重蹈覆轍、重新做人。劉栐希的真誠,感化了兩位道上的朋友,棄邪歸正。

“從受證那天開始,我就真正戒了菸!”說來奇怪,最難戒的毒癮戒成功了,只是他還戀戀不捨手上那根菸,幾經折騰,才把從十二歲到四十一歲(也就是2017年)的菸癮給戒了。

回首那段劉家“兵荒馬亂”的日子,劉秋梅不斷搖頭嘆氣:“那段日子真的很糟糕、很糟糕!”感受到家人的愛,他不諱言:“因為家人的堅持,我才有力量走下去。”

◎    當眾懺悔 是心靈的洗滌

2017年11月赴臺受證,法號本希,他在自傳裡發願“生為慈濟人,死爲慈濟魂。”一趟回到心靈故鄉之旅,令他最感動也難忘的莫過於南非“黑珍珠菩薩”的難行能行。受證回來,他發願:“我會以慈濟為重。只要慈濟需要我的時候,我一定會出現。”

在受證團中,抽到的靜思語是“行孝行善不能等”,他覺得很不可思議,宛如指引他前行的方向。曾經他這樣想:“等我有錢發達了,才去做善事。”現在他說:“不用等發達就可以做好事了。”

如今,他履行諾言,慈濟哪里需要他就哪裡去。不但行善也盡大孝,把媽媽帶到環保站當志工,做訪視、上培訓課,期待媽媽跟他一樣朝“當上人弟子”的目標前進。在眾人前,他宣稱:“我願把天下老者當我的父母來孝敬、把與我同齡的當兄弟姊妹來愛護,把別人的孩子當自己的子女來疼惜。”

一切的改變,給他家人莫大的安慰,尤其一向疼愛他的大姊和二姊,還有老媽媽。家人歸功慈濟的感化,姊姊不斷道感恩、感恩、再感恩;老媽媽舒了一口氣說:“我終於可以放下了,他現在很乖、很孝順。”

懺悔即清淨;一次次的懺悔,是一次次的心靈洗滌。在培訓課程上,志工成長班或慈濟集衆的活動上,他自揭不堪回首的過去,當眾發露懺悔,向老媽媽下跪認錯,殷切的誠意牽動在場的與會者,心情隨著他的分享起伏。

直到今天,劉栐希繼續收師兄每天傳來不同的靜思語,他把它當作座右銘、行事的準則。現在讀《靜思語》,做好事是他每天的功課。

◎    隨傳隨到 單純心做慈濟

“阿Kent,請過來幫忙。”星期六,回收車來到環保站,欠缺壯丁上貨,社交群組緊急布達“求援”的訊息。只要一聲愛的呼喚,劉栐希隨傳隨到。環保志工昵稱阿Kent的劉栐希是環保站的得力幫手。大太陽底下卸貨、汗水濕了衣襟;細雨紛飛中搬貨,淋個像落湯雞,身是涼的,心卻熱乎乎地,他一心要完成手上的工作。

掃地、掃地、掃心地。一回,靜思堂的一角,有他打掃的身影,見到志工,他自嘲:“這些灰塵好像我過去的錯誤,我要把它掃乾淨。”靜思堂外,手揮交通棒,指引車子找到泊車位。此刻的他,一臉正氣,有誰會相信他曾經“沉淪毒海”。

社區粗重的工作總會想到他,訪視志工一通電話,劉栐希即時報到,行動不便的照顧戶有他照應,志工安心不少。有人讚歎:“阿Kent很單純,叫他做什麼,他就做什麽。”

他,二十年的迷茫人生猶如南柯一夢,夢醒了,在慈濟。

過去吸毒販毒,危害社會,見到他的出現,人們會說:“有壞事要做了。”現在口說慈濟,募心募款,大家改口說:“有好事做了。”

《三字經》說:“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習相遠。”說明了人的本性有其善良的一面。但生活在這大染缸裡,“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故心性也就因人而異,甚至有天壤之別。不經一番痛苦的掙扎,那能輕易衝破逆境。

善良的種子本來就在每一個人的身上,只是人生某一階段,暫時烏雲罩頂,不見天日罷了,劉栐希就是一個例子。

 

生於小康之家,劉栐希(前排右一)十四歲出外打天下。十七歲,他是最年輕的直銷經理,開始染上惡習。【相片:劉栐希提供】   劉栐希2015年戒毒成功,成為慈濟志工。2017年11月赴臺受證,法號本希。【攝影:吳志忠】

生於小康之家,劉栐希(前排右一)十四歲出外打天下。十七歲,他是最年輕的直銷經理,開始染上惡習。【相片:劉栐希提供】
 
劉栐希2015年戒毒成功,成為慈濟志工。2017年11月赴臺受證,法號本希。【攝影:吳志忠】
 
訪視志工一通電話,劉栐希即時報到,行動不便的照顧戶有他照應,志工安心不少。【攝影:蔡德青】   在社區共修會,劉栐希當眾發露懺悔,向媽媽、姊姊下跪認錯。【攝影:何維美】

訪視志工一通電話,劉栐希即時報到,行動不便的照顧戶有他照應,志工安心不少。【攝影:蔡德青】
 
在社區共修會,劉栐希當眾發露懺悔,向媽媽、姊姊下跪認錯。【攝影:何維美】
 
劉栐希的改變,家人歸功慈濟的感化,二姊(右一)不斷道感恩;媽媽(右二)也舒了一口氣。【攝影:何維美】  

劉栐希的改變,家人歸功慈濟的感化,二姊(右一)不斷道感恩;媽媽(右二)也舒了一口氣。【攝影:何維美】
 

人間菩薩招生

將善念升起的剎那,
化為永恆的善行!

您是否經常覺得很想助人,卻找不到合適的方式?忙碌中,一再讓這樣的善念升起又降落,卻一直沒有真正去實踐?舉手之勞就能成為慈濟會員護持慈濟志業。

新芽助學

大馬慈濟新知

大馬慈濟新知

靜思書軒

靜思書軒

慈濟大學社教中心

慈濟大學社教中心